第609节 出乎意料
    火光熊熊,照得树影中的黄堂脸色阴晴不定。??
  
      单飞一听黄堂所言,本待立即反驳,陡然间心中微跳,“原来楚天赐死时,黄先生就在凶案现场?”
  
      暗影中的黄堂冷冷道:“我若不是身在当场,如何知道你等就是凶手?”
  
      “你亲眼目睹是我动手杀了楚天赐?”单飞反问道。
  
      黄堂微有犹豫,终于道:“自然不是你亲自动手,但你不是和曹营一伙的?”
  
      “你看到是曹营中哪个动手杀了楚天赐?”单飞追问道。
  
      黄堂微滞,他一盆脏水就这么泼过去,本觉得单飞急怒攻心下会忿然反驳。赵达擒住黄射的事实在眼前,无论单飞怎么辩解,他黄堂都会死咬住这件事实不放,哪想到单飞极为冷静的追问事实缘由,让他心中难免画魂。
  
      对他来说,编个谎言并不是为难之事,但他亦知道,单飞这般追问,就可能想要寻找他话语的问题。
  
      谎言总会有漏洞的。
  
      单飞有什么目的?
  
      黄堂只以为抹黑后随即开打,哪里想到还要接受审查。眼珠微转,黄堂用冷笑掩饰住心中的不安道:“我为何要和你说这些事情?”
  
      单飞目光微亮,“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黄堂人在暗处,眼中闪过凛然,只怕坠入单飞的圈套,随即喝道:“单飞,你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你和赵达合谋害死楚天赐,如今又想暗算黄祖……一计不成这才用黄射威胁黄祖。你们早就蓄谋已久,不然为何会抓住黄射?”他绝不敢小瞧眼前这少年,因为能从冥数安然逃出的单飞靠的不是运气。
  
      单飞不知道黄射如何会落到赵达手上,但想着黄射这种二世祖和曹丕类似,都属于吊儿郎当的阶段,被早有算计的赵达擒住并不稀奇。
  
      “黄祖将军,我不知赵达做了此事。”
  
      “你一句不知就能推诿一切?”黄堂厉喝道。
  
      “当然不能。”单飞决绝道:“我去让赵达立即放了黄射,不用条件!”
  
      一言落,黄堂愣住。
  
      不止是黄堂,在场众人谁都没有想到单飞会这般许诺,黄祖闻言多少意动,他为人阴冷老辣,但毕竟年迈,如今念及的除了长生,也只有膝下的儿子。
  
      可黄射却被赵达所擒!
  
      听闻这消息后,黄祖心中怒不可遏,他派黄射前往襄阳给刘表贺寿,本意是知道云梦泽注定波诡云谲,想让这个不太成器的儿子远离危机,哪想到命运使然,黄射还是卷了进来!
  
      听闻赵达传信那一刻,黄祖心中瞬间有个念头转过——是要求长生、还是救儿子?
  
      要救儿子就要妥协,如此一来,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可若是不依,以赵达的心狠手辣,黄射绝对活不下去。
  
      黄祖正迟疑间,听单飞这般承诺倒是有点儿意外之喜。
  
      黄堂神色却冷道:“单飞,我知道你为何会要这么做。你不是想见赵达放黄射,而是借机想逃。”
  
      单飞本不知楚天赐死的时候黄堂是在当场,听黄堂自承此事时,他脑海中早将一切关联,感觉这个黄堂大为可疑。听黄堂执意挑拨,单飞反倒更有定论,“我要离去随时都可,不用找什么借口。”
  
      “你不觉得自己太过自信了些?”黄祖凝声道。
  
      一人忽然道:“卑职倒觉得单大人所言不错。”
  
      众人微怔。不想这时候居然有人会替单飞说话。
  
      单飞回头望去,见说话的人却是甘宁。
  
      甘宁当初奉命清除外围的敌手,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反被张郃带人暗算,若非单飞的面子,他甘宁和一帮兄弟已然死在曹军的埋伏中。
  
      记得曹军的深仇,甘宁对单飞却一直极为感谢和信任。
  
      信任不是凭空而来。
  
      先有刘备推崇、后有单飞救命,甘宁早就铭记在心,眼见黄堂咄咄逼人,虽知自己在荆州并不得志,开口就会为以后惹下麻烦,但他还是决定为单飞分辨。
  
      果不其然,黄堂冷笑道:“甘宁,你当初本可为蔡瑁将军解围,可听说你却和单飞将一帮手下带入曹军的埋伏中,你用一帮兄弟的鲜血换取投靠曹营的本钱,不觉得问心有愧吗?”
  
      “你……”甘宁不是善于辩解之人,被黄堂一句话就质问的满脸涨红。
  
      单飞一旁道:“黄先生,你在这种时候顾左右不提黄射的事情,莫非不想救黄祖将军的儿子吗?”
  
      “你……”黄堂自负口舌如剑,当初就算面对夜星沉都能侃侃而谈,不想被单飞一句话问的无语,半晌才道:“我自然想救。”
  
      “那就好办了。”
  
      单飞轻舒一口气道:“黄先生不放心我去救黄射,我就留在这里好了。有劳甘将军前去曹营知会一声,就说我单飞请赵达放过黄射。”
  
      “赵达会听?”黄堂只感觉匪夷所思,不信赵达会将到嘴的肉吐出来。
  
      “黄先生去要人,他们自然不会听的。不过甘将军却是不同。”单飞道:“他说的话,我们有人会认同!有那些人劝说,赵达不会不听。”他指的是孙策和张辽,暗想在这种时候,张郃多半也会向赵达陈述利害。
  
      甘宁垂头不语,没想到外人比荆州势力还要信任自己。
  
      转望黄祖,单飞摊手道:“这是我如今能想到最为可行的方法,黄祖将军若不想儿子死在这里,倒不妨试试?”
  
      黄祖沉吟半晌,终于还是觉得不妨试试,“甘将军,有劳了。”
  
      甘宁不说二话的就向乱石堆的方向走去。
  
      黄堂冷笑道:“黄祖,你莫要被单飞的诡计所骗,若是这样就能救回令郎的话,那真的有鬼了。”
  
      单飞微笑道:“心中有鬼的人看哪里都是鬼了。”见黄堂目光凌厉的望来,单飞平静回望道:“黄先生若是不信的话,不妨和我赌一局。甘宁若是带黄射回转,你要输点什么?”
  
      黄堂却不回应,只是站在暗处转动着眼珠,不经意的向远方望了眼。
  
      夜正沉,星亦沉。
  
      火光照不到更远的方向。
  
      脸色沉冷,黄堂眼皮子不知为何轻微的跳动,低头望向自己的手掌——那里有一道黑线顺着掌心向腕部蔓延,已过内关穴道。
  
      风呼啸,化作夜星沉冷漠的声音——黄堂,我不杀你,但等这道黑线从你的手臂上延到了天池、再注入天泉后环包你的心脏时,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会死的非常凄惨!不过你虽中了毒,还有五天活命的机会。你背叛了冥数,我还是可以不杀你,甚至能为你解了中的毒,你黄堂虽然让人憎恶,但不过是宿命下的可怜虫罢了,我只需要可怜虫帮我做些事情,却不用取它的性命。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失信。
  
      手掌轻微的颤抖,他那之前还是一腔雄心壮志,但蓦地听闻自己不过还有五天性命的时候,几乎接近崩溃。
  
      ——你要我做什么?
  
      他所有的计划全部搁浅,只想如何再延长自己的生命。他不奢望长生了,哪怕活到百来岁也好。
  
      ——这里的所有人都难再有什么变化,因为他们均是宿命的傀儡,唯一的变数是单飞,也只有单飞能改变一些事情。无论他要做什么,你只要阻止他达成目标!
  
      不多时,乱石堆的方向有脚步声传来。黄祖见状,不由稍分开前方的铁甲护卫望去,就见儿子黄射正有些胆怯的走来。
  
      黄射左手处是甘宁,右手处跟着一魁梧的汉子,黄射见到父亲时大为欣喜,知道这条性命多半捡了回来,不过他却不敢冲向父亲,只因为身旁那汉子架在他脖颈上的钢刀!
  
      汉子正是张辽!
  
      终究还是心痛儿子的性命,黄祖喝道:“单飞,你说过,无条件的要放了黄射!如今又要耍什么花样?”
  
      单飞见张辽前来倒是不出意料,赵达绝不会将自己置身这种险境,张辽在曹营中虽不受重视,但赵达却知道张辽在关键的时候可以托付重任。
  
      张辽见单飞平安无事,略有点头,眼中有丝询问之意。他自然听到甘宁将此间的事情简洁说明,他信甘宁。
  
      有些人或许是敌人,但在这种关头却会彼此信任,因为他们能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张兄,放了黄射吧。”单飞望向张辽道。
  
      张辽收刀。
  
      黄射不想当初未曾放在眼中的少年居然救了他一命,心中羞怒难言,黄射还能故作镇静的向父亲的方向走去,同时提防着张辽的动静。
  
      一人突然拦到黄射的身前。
  
      黄射骇的几乎坐倒在地,却被那人伸手拉住。
  
      黄堂拉住了黄射的手腕,低声道:“不用担心了。你……有没有受伤?”他关切的声音虽低,众人倒是听的清楚。
  
      感觉到黄堂手掌中有股热力顺着他的手臂向上,温暖着他的心房,黄射着实感激道:“黄叔父,我没事。”
  
      有了黄堂的掩护,黄射迅疾的奔到黄祖所率的阵仗中,只觉得一时心中激荡,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单飞、张辽、赵达,你们这些蠢货,你们擒住我,还可以让我爹做些事情。可你们居然放了我、你们居然就这么放了我?这世上还有比你们更蠢的人?哈……”
  
      他自被赵达捉住后,心中一直觉得是奇耻大辱,得单飞释放性命,他非但没有感激,心中更是忿然。
  
      这小子当初就在荆州牧府前抢他中意的女人白莲花,害他颜面尽失,如今还过来羞辱他?这不是放了他,而是在羞辱他!他堂堂黄射如何会受这小子的羞辱?是可忍、孰能忍?眼下这个除去单飞的机会,他不会放过!
  
      他心中激荡不休,却没有留意到父亲看着他时露出的骇然神色!
  
      .
  
      ps:感谢兄弟们给的治疗偏方,老墨挑些试试,多谢了!
  
      .(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