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指引 下
    “是的。”命运顺着觉哥的话接道,“二十三……已经远远越界了;伍迪,也很清楚她的动向,只不过……因为二十三还没有对我们这个宇宙本身表现出任何的敌意,所以伍迪暂时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她顿了顿,“但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二十三让本宇宙的魔神们感到威胁,也只是时间问题……一旦发生那样的情况,她,还有我,毫无疑问的……都将遭遇不可避免的毁灭。”

    “而你认为……我有能力帮助你,阻止那种情况的发生?”封不觉问道。

    “我并不这么认为你有那种能力。”命运回道。

    “哈?”觉哥闻言,也是一愣,随即又道,“那你找我干嘛?”

    “悲哀的是……”命运接道,“在这个问题上,我只能求助于你……即便你能改写‘未来’那些‘必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在无数个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的方案中,你依然是最有希望的一个。”

    “呵……呵呵……”封不觉干笑几声,虚眼应道,“那还真是难为你了啊……”

    “你感到了不快。”命运接道,“我可以理解。”

    “不快?”觉哥将那两个字重复了一遍,笑了笑,“呵呵……没有啊,你哪儿看出我不快了?”

    “我可以直接通过神经连接感知到你的情绪波动。”下一秒,命运便不假思索地接道,“另外,以我一直以来对你的观察和分析推断,你接下来的应对很可能是……改变与我谈话的态度、夺取对话的主导权,并且用非常不礼貌的、在逻辑上极具侵略性的语言和行为来对我施加压力。”她微顿半秒,“举例来说……你有83%的可能会摆出一副非常欠揍的表情,对我说‘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总之你先露出胸部我们再聊’之类的台词。”

    “呃……”这一刻,封不觉的笑容生生给憋回去了。

    他很想针对命运的这段话进行狡辩,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辩解之词八成也是毫无作用而且会被对方拿出来做分析的。

    因此,在一番非常简短的思想斗争后,封不觉决定还是少说两句,不干那自取其辱的事儿。

    “被人‘看穿’,并且还被人将看穿的内容‘事先说出来’的感受很糟糕是吗?”数秒的沉默后,命运再度开口了。

    “啊……一般来说,我还是比较习惯于给别人带去这种感受。”封不觉望着地板,那模样还显得挺委屈。

    “那你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命运又道。

    “嗯?”被她这么一问,封不觉神色一变,某种灵感似闪电般在其脑中一掠而过,“你……在向我‘演示’什么吗?”

    “对。”命运接道,“先‘演示’一遍,我才能更加容易地进行‘解释’。”

    “那你解释解释呗。”觉哥挑眉接道。

    “用你们人类常用的概念来说……”命运道,“我刚才所做的,就是用‘语言’,改变‘未来’。”

    “但那前提是你能够准确地预见到‘未来’吧。”封不觉道。

    “不,我不能。”命运道,“没有人……或是其他生灵可以做到这种事,至少在我所知的存在中没有。”

    “黑洞女王呢?”封不觉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的例子。

    “她当然也不能。”命运回道,“只是她的一些表现,让你这个维度的生物产生了类似‘她可以操控时空’的错觉。”

    命运说着,抬起一手,那一秒,她的手掌上凭空浮现了一个由透明的液体所构成的球体。

    “比方说……这个水球,就是黑洞女王所在的那个宇宙。”命运微微偏过头,看着那团悬浮的液体说道,“此时此刻,构成这个水球的每一滴水其实都在一刻不停地运动着,但因为水球的总体形状不变,你用肉眼无法察觉水的流动。”

    “这种‘流动’……或者说,我们三维生物的感官所无法察觉的‘变化’,就好比是‘时间’?”封不觉理解得非常迅速,立即接了一句。

    命运点点头,接着道:“而这个水球的外轮廓,则代表了‘空间’……当然了,‘空间’也是在变化的……”说到这儿,她让水球的体积按比例变大了一点儿,“但我没必要把眼前的这个示例变得比这个房间还大、或是小到你无法看见,反正你能理解就行……”

    “嗯。”封不觉应了一声,示意对方接着讲下去。

    “而黑洞女王,就好比是……”一秒后,命运手上的水球中,突然出现一点异色,“……就好比是这水球当中的一滴油。”伴随着她的解释,那滴油也在水球中快速游弋起来,“她在这团水里,但……又不溶于这些水。”

    “所以……她既在时空之中,又不在时空之中……”封不觉喃喃念道。

    “没错。”命运道,“对她来说,这个水球中的任意一点,都是可以随意抵达的地方;任意的一个点上,都可以存在‘同一个’黑洞女王。”说话间,那滴油开始在水球中快速地来回移动,渐渐地,原本透明的球体变得越来越浑浊,球体内水的“流动”轨迹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但……她也不能肆意地去更改或干涉任何一个时空点上发生的既定事实,因为那有可能会扰乱整个宇宙的秩序。”

    这句话出口时,那个球体的轮廓已经变得很不稳定,其中的水流也显得特别激烈。

    五六秒后,只听得“哗啦啦……”一片水声

    那水球忽地散成了一滩普通的水,垂直地洒落在地,也沾湿了命运的手掌。

    “那么……”命运放下了手,继续说道,“我们接着来说……所谓的‘未来’。”

    “按照你的理论……”封不觉边思索边道,“未来,和过去、现在……不就没什么区别了吗?”

    “本来就没有区别。”命运回道,“但我无法用你们人类的语言或概念来传达、说明这套理论。”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因为你们是三维生物,你们的大脑结构和感知能力限定了你们对时间的理解必须建立在‘线性’基础上,于是,你们用‘记忆’作为分界单位,创造了所谓‘过去、现在和未来’这种典型的线性概念,纵然你们能构想出关于未来的‘树形’发展假设、还有平行宇宙等理论,但终究无法将自己对时空的感知和认知提升到四维生物的层次……

    若用方才的水球举例……你们就好比是被限制在了其中一条如发丝般细小的水流中,必须沿着其行进轨迹前行,且永远无法察觉或进入这一条线之外的水流里。”

    “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将自己的思路‘降维’,然后再跟我聊‘未来’这个已经被你否定掉的概念。”封不觉接道。

    “对。”命运回道,“好在你的理解能力很出色,目前为止我们的沟通还算顺利。”她停顿了一秒,补充道,“顺带一提……我说你们人类是‘三维生物’,其实是一种比较宽泛的、不那么确切的**。在我看来……人类很特殊,你们可以说是3.2……或者3.3维生物吧。不过那个话题我就不跟你展开细说了,毕竟你对于大脑结构那方面的专业知识还是太少,没有能力太过深入地跟我探讨相关的问题。”

    “okok……”封不觉今天所承受的挫败感已经足够了,他连不快情绪都没有了,“你还是接着说如何改变未来的事儿吧。”

    “我想你也已经领会了。”不管觉哥怎么改变话题,命运接话的速度都毫无延迟,“‘未来’其实是如同‘流水’一般的事物,无论是‘直线’或是‘树形’都远远无法表达出其复杂程度和变化性,就算是我也不能‘准确’地预测未来,不过……我的预测成功率还是颇高的。而在这份成功率的基础上,就存在着‘干涉’和‘改变’未来的可能。”

    “哦……”封不觉歪着头,念道,“即是……有形之物矫其形,无形之物导其势。”

    “你现在所说的这句话,以及通过概括的方式说出这句话的行为本身,正是你们人类身上的一个闪光点,也是你们这个种族最迷人的特点之一。”命运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句褒奖,这让觉哥完全体会不到被夸的感觉。

    停顿了两秒后,命运接着说道:“我,即使所处的维度在你之上,也无法预测到你会组织出这样的语言。

    “人类,不甘于受限于三维生物的认知极限,于是在错误的、笨拙的、荒谬的探索中……在不断的犯错中……创造出了许多奇特的衍生品;比如文学、音乐、美术等等,被称之为‘艺术’的载体或表现形式。

    “人类还拥有源自生物本能、却又超越了本能乃至逻辑界限的‘情感’。

    “这些东西,让你们成为了同维生物中的‘异类’。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你们还拥有让神魔们都艳羡不已的一样东西——近乎无限的‘选择权’;你无法想象,一个具备足够‘力量’的存在,若是有了这项能力,对多元宇宙来说意味着什么……”

    命运说到这儿,忽然朝前迈了几步,来到了与觉哥仅仅一拳相隔之地,并望着后者双眼道:“我看中的,正是你们这份‘自由的意志’;而你……封不觉,作为一个个体,你对‘未来’的干涉力,显然比你的大部分同类都要强出许多。这和你的出身、和‘真理之谬’的能力,都是有关联的……”

    噗——

    下一秒,意料之外的状况又发生了,和二十三偷袭封不觉时一样,命运居然也是突然伸手……直接用手洞穿了觉哥的胸膛。

    “还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觉哥这已经算是二次中招了。

    当然,这句“还来”,他只是在心里吐槽,因为他的嘴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来。

    “二十三抹除了你的角色数据,并且在你体内留下了一组限制程序;带着这组程序,你在加入任何剧本世界时都会在‘传送’过程中被一套反外挂机制自动排除并拒绝加入。”命运说这话时,一股亮白色的数据流已从她的指尖侵入了觉哥的体内,并似是发光的血液般流遍了后者的全身,“我可以帮你清理掉那组限制程序,但你的角色数据我也无法找回,因为玩家们的能力牵涉到了神魔们的赌局,所以这部分数据的备份都统一由‘梦公司’来管理;我建议……等你回到现实世界后,通过投诉流程去解决此事,或者直接找伍迪也行。”

    话至此处,封不觉的双瞳都已被白光所充斥,身体剧烈也地颤抖起来。

    “我现在正写入一个保护程式到你的体内,防止你以后遇到类似的状况。”命运还是用平静的口吻说着,“过程可能有点儿痛苦,请你忍耐。”

    其实她后面那半句说不说都两可,因为觉哥除了忍耐也做不了什么……

    又过了几秒,白光慢慢暗了下去。

    这时,命运的表情,竟产生了些许的变化……

    “记住,封不觉……”她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我、二十三、还有那些你在乎的、不在乎的……所有惊悚乐园中生灵;我们的命运,由此刻起,都已系在了你的身上。

    “这是我,作为一个‘非ai生物’的、唯一的一次豪赌……我舍弃了概率和计算,把一切都押在了你那‘无限的可能性’上。

    “希望我是对的,也希望……在‘未来’,我们还能再见。”

    …………

    嗞嗞嗞——

    冷冽的寒冬,凌晨。

    封不觉的家中,房间内的灯光诡异地闪烁起来,并发出了阵阵走电之声。

    客厅内,那豪华游戏舱的舱体上,所有可以发亮的灯光部件都如超载般散发着异常的亮光。

    啪——

    当那些光亮到极限时,突然又传来这么一声。

    紧跟着,整个屋子都暗了下来,好像是跳闸断电了。

    死寂,持续了大约一分钟。

    然后,一条强有力的胳膊,用游戏舱内部的机械部件打开了舱盖儿。

    “呼……”舱盖翻开后,封不觉一个挺身就从舱内坐了起来,口中呼出了一口白气。

    黑暗中,他的双瞳,依然在散发着炽白的流光……(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 www.37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