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节 确凿的证据
黄射怒火高涨,信心亦如战鼓般擂响,他全然没有留意到自己心跳的异样,反倒激昂道:“爹,孩儿一时不备被赵达阴谋算计,如今他们反倒用释放孩儿做谈判的筹码、行所谓的恩惠,天底下如何会有这般道理?”
  “射儿……”黄祖看着黄射的变化,老眼中满是骇然,“你……你……怎么了?”
  不但黄祖,就连他身边的铁甲护卫都是不由自主的挡到了黄祖的面前,隔开了黄祖和黄射。他们都看到黄射一张脸红的可怕,好像涨满了鲜血就要渗透出来的皮球。
  “我没事,我好得很,前所未有的好过!”
  黄射一生龌龊的心思,倒从没有眼下这般热血激荡的时候,那一刻他就觉得自己都要飘飘的飞了起来,大笑道:“爹,杀了……”
  杀了他们!包括了单飞、张辽还有见到他落魄的甘宁,然后再指挥大军荡平赵达等人一雪前耻!
  杀!
  将所有人杀个干净!
  心中热血澎湃,黄射感觉自己就像个掌控天下的将军般,蓦地感觉嗓子暗哑,“他们”两字不等出口,热血尽数的涌到了脸上,然后他就燃了起来!
  众人惊呼阵阵,无论黄祖和兵卫、还是单飞和张辽,其中亦包括不可一世的黄射。
  眼前微赤,黄射蓦地发现周围大亮,如同日光笼罩了他周身。随即他发现自己右腕微痛,抬腕望过去,发现自己手腕上居然冒出了火光。
  微微发愣,黄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是不是在做梦?他手腕上怎么会着火?可他不过下一刹就已发现,不但他的手腕燃了起来,一只手也烧了起来。
  火光转瞬间就燃遍了黄射的周身。
  不止是热血。
  黄射整个人燃烧了起来,刹那间亮过了四周熊熊的火把。
  哀嚎一声,黄射终于发现自己的不对,同时感觉到周身针刺般的痛楚,拼命向父亲冲了过去。
  “爹,救……”
  “我”字尚未出口,一团火焰从他喉结的地方冒了出来,烧断了他最后的言语。
  砰!
  黄射重重的撞在铁甲兵士竖起的盾墙上又反弹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时候如柴禾般熊熊而燃,却再没有了声息。
  那些铁甲护卫见黄射瞬间变成个火人向黄祖冲来,几乎毫不犹豫的击飞了黄射,眼睁睁的看着黄射燃得不能动弹,没有人上前一步。
  他们经历过鲜血的洗礼,但从未见过这般恐怖、如此诡异的事情。
  从黄射疯狂到其周身冒火变成火球,不过刹那的功夫,但对所有人来说,几乎和噩梦一般。<>
  怎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居然会烧了起来?而且看起来要变成焦炭?
  冷风吹过,黄射烧的更旺,空气中传来令人作呕的味道。
  人体自燃?
  单飞看到这般奇诡的现象,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在他那个年代,偶尔会出现人体自燃的现象,那人莫名其妙的就“火”了,或许是行走间、或许是在床上,烧起来根本没有任何预兆。科学家对这种事情只有假设,却不能真正解释为何会发生这种现象。
  人体的奇妙本来就是难以想象。
  他却不想这种现象会出现在黄射的身上,可他随即意识到一个致命的问题——黄射死了,这笔帐肯定会算到他单飞的身上。
  “单飞,我从未想到过你会有这般狠毒!”黄堂的声音给如火如荼的局面加了难言的冷意。
  单飞微微吸气,“杀死黄射的难道不是你吗?”
  二人话落,风声啸远,周围只余火把和黄射尸体燃烧的声音。
  事发极为的突然,很多人都在想着黄射为何会被烧死,却不想黄堂、单飞这快就互指对方是凶手!
  黄堂眼中有厉芒微闪,“单飞,我早知道你的狡诈非比寻常,不然你也不会年才弱冠,就坐上摸金校尉统领的位置。可我真的没想到你在阴险的设局杀人后,居然还会反咬一口。”
  他那一刻说的极为大义凛然,一番话说出来后,旁边不明真相的兵士听了,均觉得大有道理。
  单飞益发的冷静。
  越到这种时候,他反倒不急于发怒,他虽未见到黄祖那面的动静,但已知道事情的迫在眉睫,“我如何设的局?”
  黄堂沉声道:“你故作大方,看似要放了黄射,实则和赵达不知道将什么诡异的手段用在黄射的身上。你算准了黄射回转的时间,让他死在黄祖面前,用心着实狠毒不堪!你这样的人,说话谁会相信?黄祖,派人杀了他!”
  众人将信将疑,就算张辽都是有些怀疑——他不是怀疑单飞,而是感觉赵达倒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单飞眼见周围的兵士就要上前,还能冷静道:“我却有不同的看法,最后接触黄射的人才最可能是杀人的凶手,方才握住黄射手腕的是你黄堂。”
  围观的兵士闻言,神色不由狐疑——他们不知道赵达的为人,但亲眼看到是黄堂和黄射做了最后的接触。
  黄堂眼皮微跳,嘿然冷笑道:“你觉得谁会信你?我是黄射的叔父,你们却是劫持了黄射的凶徒!”
  “是,你是黄射的叔父。<>”单飞这种时候丝毫不会退让,“但我亦知道,你是火神祝融的后代。你在黄射回转后的确表现的像个叔父,对黄射关心的言语任凭哪个都听得到。但黄射蓦地冒火的时候,你身为火神祝融的传人,为何根本无动于衷?你这快就和黄射断绝亲戚关系了?”
  黄堂嘴角微微抽搐。
  “我等骇异黄射的变化无法对付这般诡异的事情,但以你黄堂的本事,没道理看也不看,任凭你的‘侄子’被活活烧死!你早知道他必死无疑,你也盼着他被烧死,因此下手杀他的就是方才握着他手腕的你!”单飞昂声叱道:“黄堂,你杀人的手法是巧妙,但并非全无破绽。黄祖虽老却不糊涂,他到现在还不下令,就是因为也有此怀疑。”
  众兵士一听,不由又觉得单飞说的极有道理。
  铁甲兵卫环护下的黄祖果然没有任何动静。
  黄堂从未想到这少年观察如此入微,火光下,他感觉自己额头微热,仰天长笑道:“单飞,若论口舌之辩,我实在不如你。”
  他深知辩解之道,以退为进反站在制高点博取众人的认同,随即反击道:“老夫本是行大事不拘小节,不想区区一个关心黄射的动作居然被你认为有杀人的嫌疑,而老夫和你等同样的震惊,亦被你认为见死不救。但天理昭昭,什么事情并非你说了就算,而是需要确凿的证据。你有确凿的证据认为老夫杀死了黄射?”
  单飞微笑道:“好像你也没什么确凿的证据认定我是凶手的?”
  黄堂滞住。他不但在冥数身居要职,就算在荆楚黄氏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从来自负明辨无双,哪想和单飞争辩处处落在下方。
  单飞知道这时候人心易变,穷追猛打道:“但你却是死死的咬住我是凶手不放。黄射一死,亲人难免震惊难过,但你这个亲叔叔却根本无动于衷,将方才的关怀瞬间就丢到九霄云外,径直就来咬定是我下的手,贼喊捉贼的迹象未免太过明显一些!”
  众兵士暗自点头,均觉得这少年说的极有道理。
  黄堂怒吼声中就要纵越冲来,单飞冷冷道:“你理屈词穷,准备杀人灭口了吗?”
  黄射被烧死之时,单飞心中亦是极为的震撼。他虽然不齿黄射的为人,但知道这人的死活关系绝对不小。他本来也不确定黄射之死是否和黄堂有关,但黄堂迫不及待的指认倒让他立起疑窦。
  长长的吸气,黄堂瞬间平复了立杀单飞的念头,冷冷道:“你说的不错,大家都没有确凿的证据。若是常人,定然被你混淆黑白的本事所骗。<>”
  他轻轻的一句话就将单飞的指认翻篇,知道围观的众人多是墙头草,有主见的不多。他要说服的本不是墙头草,而是一直默然的黄祖。
  “但你这么狡猾的人却忘想了最关键的一点。”黄堂故作惋惜的摇头道:“你有要杀黄射的理由,因为黄射和你数起冲突,而且你一直在图谋荆州。但我是黄射的叔父,却没有要杀他的缘由!”
  话音落地,众人凛然。
  围观众人多被单飞所言提醒,细想之下都感觉黄堂的举动的确有点奇怪,但听黄堂这般结论,又认为黄堂说的不差。
  黄堂没有杀人的动机。
  单飞暗自皱眉,正考虑其中关系的时候,就听甘宁在他身后道:“我有你黄堂要杀黄射的缘由。”
  众人惊愕。
  谁都没想到这时候甘宁会挺身而出指责黄堂。
  黄堂心中困惑,不解这个做贼的为何这般说,他自认杀人的手法天衣无缝,哈哈笑道:“甘宁,我早感觉你和单飞走的极近,不想你会如此丧心病狂来指认老夫,你疯了不成?”
  甘宁那一刻却是出奇的冷静,“你怕我说出你杀人的缘由吗?”
  这时黄射尸体上的火焰已灭,唯有焦炭还闪着火星。
  黄堂斜睨了黄射的尸体一眼,暗想老子这般的杀人手法可说是毁尸灭迹,就算黄射自己都是不知死因,你区区一个甘宁会知道缘由?
  “我只怕你说不出缘由的。”黄堂叹息道,他自负绝不会被甘宁说出原因所在,不想甘宁的一句话差点让他跳了起来。
  “夜星沉威胁你黄堂的时候,我正巧在场!”甘宁缓声道。
  .
  ps:偷香实体书已经发售,京东当当天猫都有销售,完全不一样的设定故事,同样的精彩!欢迎兄弟姐妹们购买阅读!多谢你的支持!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36:16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