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绝境
    如今被天下人视为洪水猛兽的魔教,其真名其实是叫做“三界圣教”,有些旁支小宗的对祖辈历史一知半解,也有误称为“三界神教”的。

    根据魔教自古传下来的典籍考据,这所谓的三界对应的是天、地、人,指的是仙、人、鬼三界,但是事实究竟如何,这种说法到底有无根据,却是众说纷纭。

    魔教中人对此坚信不疑,并以迎请真神下凡一统三界为至高目标,而正道中人对此往往嗤之以鼻,因为有史以来除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上古神话,从未有过任何证据证明过仙界、鬼界的存在。

    而三界圣教中的信徒为了要打破界限迎请真神,往往异想天开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夸张越界之举,移山填海都是小事,生灵涂炭都在所多有,这就是正道中人所不能忍了。

    就算不说那些替天行道的大道理,你一个教派乱搞,搞到天下大乱,搞到要山崩地裂、伤亡惨重也不顾,那别人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于是,天下群起而攻之。

    三界圣教也是强悍厉害的教派,一言不合也是大打出手,哪怕与全天下为敌也是眼都不眨一下,大概在那些狂热的信徒心里,这也是真神的磨砺也说不定吧?

    不过信仰归信仰,哪怕你再狂热再厉害但肯定还是打不过全天下天怒人怨的所有人,于是这么连年大战下来的后果就是圣教变成了魔教,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为了生存下来,魔教也不得不与时俱进,低调龟缩很多年,然后多了许许多多魑魅魍魉歪门邪道的东西,然后随着与正道这漫长而且看起来永无止境的斗争,这些诡异邪门的法门道术越发厉害了。

    陆尘在魔教里的时候,因为身份尊贵地位重要,所以知道了很多的秘密,也学到了很多这样阴毒邪门的本事。

    其实当年他偶尔也曾经想过,自己是不是真的天生就是干坏事的料,不然为什么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一学就会呢?

    比如多年后的今天,他对何毅放的这个“墨砂”,就是魔教中一种极阴毒的手段。

    黑雾突如其来,来势汹汹,一下子挡在何毅眼前,何毅大吃一惊,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但随即立刻醒悟过来,一声怒啸,挺剑直刺,要将那个突然发动偷袭的陆尘刺死。

    然而这一剑却是刺空了,想必是刚刚搞出这片黑雾后,陆尘就直接翻开身子离开了原地。

    何毅刚想有所动作离开这片黑雾,好看清陆尘的所在,但忽然间眼睛猛然一痛,竟是不由自主地流下泪来,同时,两只眼睛里似乎突然像是有刀子插进来一般,一时间痛苦不堪。

    何毅大吃一惊,心中震骇,眼睛是何等重要部位,又是柔弱异常,哪怕是金丹修士锤炼肉身,眼睛也同样是最薄弱的地方之一。当下他不敢犹豫,连着后退数步,闭紧双眼的同时,左袖震荡荡开雾气,右手灵剑却是掠起在身前,防备陆尘那厮突然反噬偷袭。

    不过他显然想多了,陆尘毫无落井下石的意思,只听低吼咆哮声连串响起,他却是抱住阿土,一人一狗直接落荒而逃了。

    何毅口中怒骂一声,又退了数步之远,此刻眼睛周围已无黑雾,他立刻坐下运功驱毒。

    毕竟是强大的金丹修士,何毅的肉身强韧早已远胜凡人,这黑雾的毒气对他并不能造成太大伤害,事实上这毕竟只是魔教中阴毒的小手段,对付普通修士或许还可以,但对付金丹以上的高手来说,也就只能恶心恶心人了。

    约莫半刻左右,何毅便一跃而起,但原本一张英俊的脸上则是在眼眶周围多了十几个黑点,看上去实在有些瘆人。

    何毅猝不及防下居然着了这种阴毒小手段,实在是令他怒不可遏,一声怒啸声直上云霄,也不肯善罢甘休,直接便向远方追了过去。

    ※※※

    这一夜下来,何毅连着追上了陆尘数次,但每一次陆尘都会对他施展某种更加阴毒诡诈的手段法术,有些着实是匪夷所思的手段,让何毅吃了好几次亏。

    不过何毅很快也发现了,这些看起来吓人且阴毒的小手段,其实对他功效有限,在强大的金丹境灵力护体之下,他最多也只是有些皮肉伤,但饶是如此,随着吃亏次数增多,何毅也是越发愤怒起来,对陆尘越发愤恨,出手也是越来越凶狠。

    不过在每一次追上陆尘的时候,何毅在每一次厮杀争斗的中间,都忍住了没有下最后的杀手,因为他要抓住这个来历身份异常神秘的魔教奸细,好好地盘问一下,到底他有什么秘密,又和天澜真君有什么关系?

    而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突然提到了何刚?

    弟弟的死,难道与这个人有关?

    一想到这里,何毅便如同五内俱焚一般,双眼中如欲喷出火来。

    一路南逃,耍尽阴谋诡计,陆尘与阿土拼命逃亡着,但受重伤在先,何毅又是根基扎实之人,两边的距离越来越短,陆尘赖以逃命的手段也几乎消耗殆尽。

    然后,在某一刻的时候,他们和后面紧紧追赶的何毅,突然都听到了一阵低沉雄浑的水声。

    如一只巨龙在前方低吟,仰首阔步在广袤的迷乱之地荒野之中。

    龙川。

    大河龙川。

    分隔开迷乱之地凶险莫测危机四伏的中部和外围地域的界河。

    挣扎多时、已经疲倦欲死的陆尘此刻只能是无力地趴在阿土的脊背上,任凭它一直向前方冲去。

    说起来,阿土的耐力与速度在这一次的逃亡中真是展现得淋漓尽致,简直到了一个可怕的丝毫不知疲倦的地步,陆尘能够苟延残喘到这时,除了那些越来越不灵的小手段外,基本上也就全靠阿土了。

    不过此时此刻,当前方的水声越来越大时,阿土却突然猛地踩脚,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其势头之猛,甚至险些将陆尘直接从背上摔了下去。

    陆尘疲惫地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只见他们此刻不知何时,竟是跑到了一处悬崖之上,在他们脚下,足有几百丈高的绝壁下方,就是那条龙川大河了。

    他们竟是逃到了一处绝境之中。

    阿土刚想回头,却只听一声长笑,一个人影从天而降,拦在了他们唯一的出路之前。

    正是双眼多了许多诡异黑点的何毅,持剑挡在了他们身前,然后冷笑着看着他们,杀气大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