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8章 大巧不工
    光束枪一阵横扫,把皇宫深处冲出来的一队士兵扫翻。艾伦和塔罗汇合,在老人后面还跟着四五个异星人佣兵,他们用星舰作为掩体和基德人开始交战。艾伦则捉着塔罗问:“你们来这干什么?现在你们应该去避难所和同胞汇合,等待我们的舰队来到。”

    “那件事我已经交付给另外一个可靠的家伙了,避难所那边用不上我们,可小姐等着我去救。”塔罗大声说,不忘探出身去开几枪。

    艾伦摇头道:“我来皇宫就是救希米尔的,你们根本不用走这么一趟。”

    “小姐说过,我们的同胞得陛下解救已经是天大的恩惠,所以我们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怎么能事事都劳烦陛下。”老人拍拍胸口道:“何况我虽然老了,打仗却没怕过谁。”

    艾伦笑了笑,忽然脸色一肃道:“萨弗来了!”

    皇宫里一道威势冲天而起,气息中带着几分怒意,正迅速朝他们这个方向而来。片刻后,皇宫的大门整个炸飞了出去,艾伦抬手生出一片灰焰包裹住他们几人,将那些飞来的碎片弹飞。再往大门看去,一道身影从漫天尘嚣里走了出来,正是全付武装的萨弗。他手中持着一把黄金战戟,朝艾伦的方向一点,戟尖激射出一道光束,原来是远近可用的兵器。艾伦手中巨刀一扫,便把光束弹开,从星舰后走了出来。

    萨弗不同西迪,见到艾伦即知身份,当下点头连好几声“好”,然后才道:“我以为是谁能这么轻易侵入第五层区,炸了我的能量转换机房,原来是魔影国的皇帝亲至。艾伦陛下,好大的见面礼啊。”

    “怎么也比不上萨弗陛下的手笔,用一颗星辰之心来招呼我,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艾伦微笑说。

    萨弗心中一惊,艾伦竟然知道破坏炮的能量来自星辰之心,要知这种事他并末向外透露,便连弗里乌斯也不知道。然后看到飞舰后的塔罗等人,萨弗顿时明白过来:“原来希米尔那个贱人已经投靠了你?”

    “没错,所以你看,我来接希米尔殿下了。”

    萨弗哈哈一笑,说:“希米尔就在我的皇宫里,可艾伦陛下要接回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艾伦朝塔罗撇了眼:“你们能找到希米尔吗?”

    塔罗点头:“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在殿下身上做了下手脚,方便我们追踪到她。”

    “那你们去找希米尔,我来招呼萨弗陛下。”

    萨弗冷笑道:“你觉得我会放他们过去吗?”

    艾伦点头:“你会的,难道你不想要极地秘图的其它残片了?”,他抬起手,空间腕轮转过一片淡淡的光芒,那两片秘图残片便出现在艾伦手中。

    萨弗眼力何其锐利,一下就看出艾伦手中两块残片果是真品,当下一惊道:“你怎么得到的?”

    “具体的过程就不必向你报告了吧,反正你只要知道它们在我手上。如果你想去追塔罗,那我现在就毁了它们。”

    这时塔罗带着几名佣兵已经往皇宫其它方向而去,萨弗眼珠乱转,最终点头道:“就算我不去追,那些人也别指望救出希米尔。”

    “如果这样还救不到人,那我也没办法了。”艾伦笑眯眯地说,同时把秘图残片放回空间腕轮里。这样一来,萨弗想要得到剩下的残片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干掉艾伦。

    或者,被艾伦干掉。

    明白到这一点,萨弗再不保留,气机全力开放,整个皇宫的地面都在震动。可萨弗并没有就此打住,气机反而水涨船高,节节攀升。这时以萨弗为原点,一圈如同电板回路般的光纹铺展开去,且不断扩散。只要是金属物质但无法阻止这圈光纹的蔓延,反而是那些石块则被光纹放过。片刻之后,光纹已经遍布地面和周围的建筑,然后被光纹蔓延到的地方皆依纹路上下起伏、分离成难以计数的碎片不断升起,然后绕着萨弗绕绕旋转,如同宇宙之间的星云。

    艾伦眯了眯眼,突然闪前,破灭赞歌有些笨拙地斩了出去。可落在萨弗眼里却是别有一番意味,他只觉巨刀斩来,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它推动一起朝自己挤来。这实是艾伦一刀牵引了空间源力所致,于是这看似不起眼的一刀,威力却大得出奇,已经达到大巧不工的境界。萨弗岂敢怠慢,手中黄金战戟抬起,那些飞旋的金属碎片立刻组合成一面巨型厚盾落在萨弗身前。艾伦的巨刀斩在厚盾上,厚盾亮起一片繁复的纹路,竟把那一刀的威力吸收了个十之七八。艾伦略感讶异,破灭赞歌斩在厚盾上时,感觉就像斩在一个鼓涨的皮袋上,颇有种无处使力之感。到了他们这种层次,比拼的非但是战技力量,也有对空间源力的掠压。艾伦一刀牵引空间的源力,萨弗的巨盾何曾不是如此,否则哪来吸收艾伦刀劲的能力。只是萨弗掠夺的空间源力虽不及艾伦,可运用巧妙,而且凭空便创造出这面金属巨盾,能力也古怪得紧。

    这时萨弗战戟前指,巨盾突然变形重组,迅速形成一个炮台。炮台具有多根炮管,也不用萨弗操作,便数炮齐发。看着如同一般的自走炮台,可从炮口里轰出的不是能量光束,而是空间源力,那就不能等闲视之了。艾伦大为惊讶地看向萨弗,基德人对机械的狂热是出了名的,没想到萨弗的能力竟然可以凭空创造这种机械单位,可说是把那种狂热发挥到了极致。

    这是哪?

    在希米尔睁开双眼的时候,脑袋如同一个生锈的齿轮缓缓转动起来。不过很快女孩眼神变得清澈,摆脱了那种刚苏醒的迷糊。她记起自己接受萨弗的审讯,现在看来自己应该是在基德人的手术舱里。基德人的手术舱能够进行多种类别的复杂手术,看上去他们应该是把自己的身体检查了遍。

    希米尔不由庆幸自己还活着,毕竟纳米机器人什么的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她还活着,要不就是检查还没完成,要不就是发生了其它的事情萨弗根本没空理会她。希米尔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多一些,她检查了下自己的机械手臂,手臂一切如常,只是电池被拿走了。希米尔一笑,启动了机械臂的备用电池。

    片刻之后,手术舱的舱盖整个飞了出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