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悬崖
    龙川是一条大河,甚至可以说是迷乱之地中的第一大河。河面宽广到一眼望不到边,几如大海,同时也是迷乱之地中名气最大的河流,因为到了这里,就是迷乱之地中部和外围两个地域的分隔线。

    龙川也是一条十分危险的河,阔大的河流中隐藏着无数匪夷所思、凶残强大的怪物,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分界险地,除了人族中的元婴境大修士可以轻松通过外,再往下的金丹修士到了这里,往往就开始有些吃力了。

    而一旦通过龙川,再往南行,迷乱之地中部地域的各种凶险只会有增无减,以金丹修士的道行过去,不说一定陨落吧,至少也是非常的得不偿失。至于金丹境以下的,那就直接死了这条心了。

    所以久而久之,这条龙川大河就成为了众所公认的分界线,也是迷乱之地中危险的代名词之一。

    不过,凡事并无绝对,龙川虽然危险,但也不是完全不能通过,比如残留在迷乱之地中的蛮人,就有过能渡过龙川的举动。

    魔教多年来受天下正道打压,东躲西藏的,在迷乱之地中也有不少人,时间久了,他们便也知道了一些秘密,其中就包括如何渡过龙川。虽然那办法有点危险,但确实也是一个法子就是了。

    陆尘对此心里是知道的,不过这个法子绝不是从这几百丈高的悬崖上摔下去,那样的后果基本就两种:摔死,或摔个半死,然后被河里的怪物妖兽吃掉。

    所以,陆尘现在真的已经是到了绝境之中,无路可退,穷途末路。

    何毅拿着他的长剑,指着陆尘,眼中目光冷峻,死死地盯着陆尘,寒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弟弟?”

    陆尘手捂着胸口,站在那边咳嗽了起来,同时,从他身旁传来了一声低沉的怒吼声,是阿土站到他的身边,对着何毅怒目而视,露出了一双锋利的獠牙。

    何毅的目光扫过阿土一眼,面色纹丝不动,似乎根本没有将阿土看在眼里,只是盯着陆尘,眼中杀气凛冽,冷冷地道:“快说!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陆尘左手一搭,扶在旁边阿土的脊背上,又咳嗽了起来,阿土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眼中有关切担忧的神色。

    陆尘微微摇头,用手轻拍着胸口,似乎因为伤势太重而有些痛苦的样子。

    阿土忽然怔了一下,目光在陆尘的手掌上停留了片刻。

    随后,陆尘抬头看了一眼何毅,道:“我知道他,但往日在昆仑山上也没什么交情。”

    何毅皱了皱眉,目光略微柔和了些,但仍有几分戒备,冷笑了一下道:“那你好好地提他做什么?”

    “逃命啊。”陆尘毫不犹豫地说道,“只要能让你分神一下就够了。”

    何毅默然,看着陆尘的眼神中仍有杀气,但心里却是想起了弟弟死去的那一天,他在他血肉模糊的身下所看到的那个血迹写成的字迹。

    ※※※

    那个殷红的字就像是一根针,一根刺,瞬间刺痛了何毅的心,让他想到了那个早上,他亲眼看到自己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弟弟就死在那个院子里。

    人死不能复生,死了就是天人永隔,纵有再多遗憾,也是弥补不了了。

    何毅觉得自己欠弟弟何刚很多很多,他本该将他好好照顾,让他成才。自己这一生醉心仙途,本是并无杂念,就盼着日后何刚能够娶一房妻子,或寻觅一位道侣,为何家传承香火下去。

    只是,这一切终究都化为云烟消散了。

    他默默地想着,手中的长剑却是抬起,带着几分讥诮冷笑之意,又是伸向陆尘的面前,道:“你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

    陆尘并没有异动,只是苦笑了一下,道:“算了,权当你赢了吧。”

    何毅冷笑一声,但眼底还是掠过一丝得色,这份心情倒不是终于压制胜了陆尘,而是他想到了千里之外的昆仑山,还有那位强大无比的化神真君。

    如果能够将此人的首级带回昆仑山,敬献于天澜真君座前时,想必他老人家一定会欢喜异常的吧。

    真君弟子,天字道号!

    这些东西光是想一想就足以让何毅有一种全身热血沸腾的感觉,无限向往。

    所以,他决定不再拖下去了,他冷冷地看着陆尘,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和天澜真君又究竟有什么关系?”

    “我和那个死光头能有什么关系?”陆尘龇牙咧嘴,带着几分痛苦地说道,然后往后退了一步,道,“不过我也很奇怪啊,你为什么其他人不管,偏偏盯住了我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呢?”

    何毅脸色一沉,道:“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你若是再……”

    话音未落,突然,他眼角看到陆尘一只手掌猛地又是一抬,一股熟悉的黑气又涌了出来。何毅顿时如条件反射般直接向后翻身退出去了丈许,同时冷笑道:“雕虫小技,还妄想再害我一次吗……”

    这一次他的说话声陡然戛然而止,原因只是陆尘刚才突然用动作逼退了他,但手上却并没有施展出例如“墨砂”那种阴毒手段,而是直接沉寂转身,然后大步冲了出去。

    前方就是悬崖!

    背后的何毅骤然变色,怒吼一声,往前冲去,同时伸手抓向陆尘的后背。

    但陆尘这一次行动用尽了全力,速度极快,竟是在何毅手掌抓住他身子之前的片刻,猛然直接从这几百丈高的悬崖上跳了下去。

    罡风凛冽,怒涛狂野,巨大的龙川大河河面就在身下,并且在迅速地扩大接近着。

    一切,仿佛都要到了尽头。

    站在悬崖上的何毅正惊愕处,突然身边一阵风起,却是那只巨大的黑狼直接也冲出了悬崖,对着陆尘坠落的方向也掉了下去。

    半空之中,阿土很快就追上了陆尘,陆尘咬了咬牙,猛地一转身伸手抱住了阿土,片刻之后,他俩的身子越来越小,化作一个黑点,几不可见。

    最后,只听“砰”的一声大响,他们更是直接坠入了那迷乱之地中最凶险无比的龙川大河里,溅起了一片浪花。

    悬崖之上,何毅持剑愕然,面上有茫然疑惑之色,但过了片刻后,他“哼”了一声,却是扭头往回走去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