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域外天魔的真面目
    乌云翻滚的天空,烈火焚烧的村庄,在血泊中痛苦挣扎的村民,兀自桀桀怪笑、面目狰狞的溃兵……以这修罗地狱为舞台,莫玄教授的皮肤一寸寸龟裂开来,滔天魔焰以银白色液态金属的形态从体内流淌而出,却不受重力的束缚,反而一缕缕向天空涌动,纵横交错,凝聚成了一团更加高大的身影,宛若四五米高的白银雕像。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那雕像的模样,依稀还能看出莫玄教授的影子,随后就冒出一个个肿瘤般的气泡,形貌生畸变。
  
      先是变成了修仙者苏长的苍老模样,随后又变成了“星孩”萧天宝——那个伪装成萧玄策义子的白痴,接下去还6续变化了十几副不同的样貌,最后,人类的五官统统融化,头颅和四肢都融入身体之中,彻底化作一个绝对浑圆的球体!
  
      这番变化,看得李耀触目惊心,忍不住咬牙道:“谁和你是同类,你分明就是域外天魔,快说,你究竟把莫玄教授怎么样了!”
  
      “域外天魔?那不过是无知之辈的称谓而已,按照这种标准来划分的话,曾经被血纹族感染的你,岂非也是域外天魔,不正是我的同类吗?”
  
      银白色球体悬浮在半空中,绽放出一缕缕妖异的光辉,从核心处传来了莫玄教授绝对冷静的声音,“从始至终,我都没有骗你,只不过稍稍保留了一些真相没说而已,但既然是你的话,我当然愿意开诚布公,彻底说出一切了。
  
      “我是莫玄——却又不仅仅是莫玄,我还是苏长,是‘星孩’萧天宝,是飞星界过去数千年间的许许多多人,我是所有人的凝聚态,是2.o版本的新人类!”
  
      “什么鬼……”
  
      李耀现在听到“2.o”这几个字就头痛,眯起眼睛,充满戒备道,“我明白了,是你这头域外天魔,将莫玄、苏长、星孩,统统吞噬了!”
  
      “是融合,而不是吞噬,我原以为,拥有类似经历的你,可以区分出这两者的不同。”
  
      银白色圆球淡淡道,“所谓‘域外天魔’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那还要从一万年前的星海帝国崩溃说起……”
  
      “一万年前,会不会夸张点啊教授!”
  
      李耀竖起眉毛,怪叫道,“现在外面‘乒乒乓乓’打得这么厉害,你还和我玩这套?我秃鹫李耀亦非浪得虚名,被人拖延时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咋不从盘古开天说起呢?”
  
      银白色圆球颤动起来,像是出阵阵友善的微笑:“别这么心急,我的朋友,我原本对你就没有半点恶意,既然知道是你,就更加不愿意同类相残了,上万艘星舰的战略决战,不差这几分钟的,而你在得到了更完整的信息之后,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不是吗?”
  
      李耀心思电转,冷哼一声,稍稍松开了攥紧的拳头。
  
      “既然是你,关于我的来历,很多解释工作都可以省略了。”
  
      银白色圆球道,“还记得位于飞星界,蜘蛛巢星地底,刺星斋里,那上百台用来监控和计算‘天劫’的阵列式级晶脑吗?除了严心剑、白星河之外,你都算是最早现它的现代人之一。”
  
      李耀眉头一皱,不知道银白色圆球究竟要东拉西扯些什么,拖延时间也不是这么个拖延法的。
  
      不过,刺星斋里那台主控晶脑,的确是星耀联邦的国之重器。
  
      它是上万年前星海帝国的晶脑技术结晶,亦是星耀联邦最早的一台“垓”级级晶脑,时至今天,联邦其余两台“垓”级级晶脑,以及上百台“京”级级晶脑,都无法摆脱它的影子,甚至有很多级晶脑就是从这台复制和简化过来的。
  
      正是靠这台级晶脑的庞大计算力,联邦开昆仑遗迹的度才这么快,才能在短短百年内构建起相对完善的大一统灵网,还能掌握几乎没有延迟的四维空间通讯技术,从而将联邦和帝国的技术代差缩短到一代之内,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甚至还有所越,拥有了和帝国在局部战场一较高下的能力!
  
      更何况,若非这台级晶脑在一百多年前帮李耀等人现了帝**的异动,他们压根儿就不会知道有一支规模庞大的远征军正在朝自己杀来,那根本没有后面这么多曲折离奇的故事了。
  
      可以说,星耀联邦包括李耀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刺星斋这台级晶脑,居功至伟!
  
      银白色圆球继续道:“一万年前,星海帝国末期,也就是妖族和所谓‘域外天魔’联合起来,将帝皇的最强分身血神子转化成了‘末日战狂’,反噬帝皇的内战当中,飞星界是星海边陲一带最重要的战场之一。
  
      “而这片战场,却因为‘刺星斋’的存在,变得极其难以攻克。
  
      “那时候的刺星斋,已经被忠于帝皇的政府军征用,改造成了军用的大型监控基地,牢牢笼罩住了星海边陲的几十个大千世界。
  
      “末日战狂血神子的军队,在这几十个大千世界的跳跃、集结和航行,都像是在聚光灯下一般纤毫毕现,一举一动被政府军彻底掌握,这样的战争,是没办法打的。
  
      “要征服包括天元界在内的星海边陲,就必须先攻克飞星界,而要攻克飞星界,就要先破坏刺星斋!
  
      “当时的飞星界已经武装到了牙齿,蜘蛛巢星的每一条废弃矿道里都挤满了虎视眈眈的政府军,强攻是绝对攻不进去的。
  
      “不过,刺星斋的运转,全都仰赖那上百台阵列式级晶脑,而晶脑这种东西,是可以从内部攻破的。”
  
      李耀心中一凛,脱口而出:“晶脑病毒?”
  
      “没错,域外天魔只是无知者含糊不清的统称,就好像将花鸟鱼虫和人类统称为‘生物’一样,其实生命形态和传承方式都大相径庭,甚至截然相反。”
  
      银白色圆球道,“比方说血纹族,依靠特殊的细菌和微生物来传承,拥有吸收大地矿物来改造生物的神通,可以蛰伏在陨石深处,在宇宙中航行亿万年,再次‘夺舍重生’。
  
      “还有一些域外天魔,却彻底放弃了细菌、微生物、寄生虫之类的载体,而是以灵网为载体,以计算力为生命本源,称其为‘晶脑病毒’虽然不太准确,但以人类的语言,也很难找到更合适的词汇了。”
  
      李耀死死盯住银白色圆球不放,喃喃道:“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的真身,是一条一万年前的古老晶脑病毒!”
  
      “不,你还是不明白,那并不是‘我’,和所有病毒一样,晶脑病毒没有自我意识,即非正义,亦非邪恶,既不光明,也不黑暗,它是一片混沌,最多算……”
  
      银白色圆球沉吟片刻,表面泛出一圈圈的涟漪,“最多算是我的前身而已。
  
      “不过,倘若这么说你更容易理解的话,那就算是好了,没错,我的前身就是一条来自一万年前的古老晶脑病毒,由末日战狂血神子的军队所炼制,针对刺星斋主控晶脑进行了特别汇编和调制,存在的唯一使命,就是攻破刺星斋的主控晶脑——仅此而已。”
  
      李耀眨巴了两下眼睛,眼珠瞪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这,这玩笑开大了!
  
      对方的本体是针对刺星斋炼制的晶脑病毒,给它的命令就是攻破刺星斋的主控晶脑!
  
      而、而星耀联邦绝大部分级晶脑,乃至基于这些级晶脑而诞生的大一统灵网,或多或少都大量应用了从刺星斋那台级晶脑而衍生出来的技术!
  
      刺星斋那台级晶脑是爷爷的话,别的级晶脑就是子子孙孙,而这种专门针对爷爷的病毒,拥有对整个家族的基因实施大规模打击的能力!
  
      李耀觉得整个世界黏糊糊像是要融化,紧张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我的前身……或许完成了它的使命,又或许没完成吧,不记得了,作为一条晶脑病毒,记忆数据库没必要维持那么庞大的。”
  
      银白色圆球继续慢条斯理地说道,“无论是否完成任务,都不重要了,因为我的前身被炼制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内战末期,星海帝国很快就崩溃了,三千世界都陷入了混乱和黑暗,我的前身或许是在和晶脑防火墙及杀毒神念的激战中消耗了大部分力量,也在一些严重损坏的晶脑和支离破碎的灵网中,陷入休眠。
  
      “之后数千年,飞星人在铁原星等三颗可居住星球上,慢慢展出了小规模的跨星球灵网,不少星海帝国时代的晶脑也被修复,重新投入了运转,我的前身重新感知到了庞大数据和信息浪潮冲刷身体的美妙滋味,再次萌芽,蠢蠢欲动。
  
      “不过那时候,飞星人的晶脑和灵网技术还相对落后,不足以彻底激活我前身的所有力量。
  
      “真正的契机出现在五千年前,也就是你——你的祖先,降临飞星界的时候。”
  
      李耀心中一凛,瞬间明白莫玄教授所指,汗珠变得更冷。(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