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执着
    自动门打开,两名听到动静的基德人士兵跑进来。还没等他们看清发生什么事时,一道白花花的影子闪了过来。希米尔一拳痛砸在左侧士兵的下巴,那名士兵当场昏迷。伸腿一勾放倒右面那个,接着人半空旋转,屈肘落下撞在士兵的脖子上,这名士兵立刻翻起白眼,脑袋不自然地垂至一边。

    拍拍手,女孩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找了件给病人穿的白色长衣套在身上,便走了出来。手术室外的走廊空荡荡的,警报一直响个不停,似乎这个区域的基德人已经撤离了。希米尔来到监控室,从智脑里看到关于魔影国舰队的信息,她想了想,该是艾伦已经破坏了空间兵器,到了转移古斯人的环节。

    “再给你加点材料好了。”希米尔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踢开智脑终端机的面板,再从机械手臂里取出两条数据线,她将之插进终端机的插槽里,然后用机械臂上屏幕的光键把一段编写好的程序写进基德人的智脑里。很快大屏幕一黑,然后浮现一行行浅绿色的读数。起初只有几行读数,可很快读数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奥米斯加上许多武器平台开始变得不听操作。不是拒绝命令,就是胡乱开火,给基德人制造了不少麻烦。

    收回数据线,希米尔听到外头响起了脚步声。她连忙找了个角落藏起来,抱紧了从刚才士兵那捡来的步枪。这时监控室的门打开,有魁梧的身影钻了进来。希米尔立刻举起枪,但看清那个人时却欢叫了声跑了出来,原来从门外进来的是塔罗。老人看到希米尔完好无损,不由心中一喜,然后急急道:“小姐,咱们快走。”

    希米尔一边跟他们走出监控室,不忘问了下如今的情况。

    塔罗带着希米尔往前走,和那几个佣兵不时轰杀闻声赶到的基德人士兵,老人不忘回答希米尔的问题:“现在破坏炮已经让艾伦陛下炸了,如今魔影国的舰队已经在基德人的第一防区与之交战。按照计划,会有一支运输队前往避难所转移我们的族人,现在艾伦陛下为了让我们顺利进入皇宫来救你,正在大门那边拖住萨弗呢。”

    希米尔“啊”了声,道:“我们去帮艾伦陛下吧。”

    老人抓住她摇了摇头:“小姐,那种等级的战斗岂是我们能够插手的。我们去了反而给陛下添乱,听我的,我们现在立刻去避难所那边,族人也需要你啊。”

    希米尔权衡了一番轻重后,点头同意。这时整条走廊猛烈一震,接着远处一圈波纹迅速蔓延过来。塔罗立刻抱着希米尔蹲下,并背对着前方。那圈波纹迅速经过他们身边,接着猛烈的冲击波才席卷而过,整条走廊两边的墙壁都给震出了片片裂痕,塔罗背上泛出血丝,老人咬咬牙道:“陛下他们的战斗已经波及到这里,小姐,我们快走!”

    确如塔罗所言,艾伦和萨弗的交战已经深入皇宫。萨弗能够坐在基德人皇帝这张宝座上,的确有他几分本事。艾伦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有人可以将任意金属组合成多种战争机器,从最开始挡住他一刀的盾,到之后的炮台,再到现在的自律人型兵器,萨弗简直就像一个魔术师。此刻艾伦眼前便站着六架人型兵器,它们身高达三米,全是由萨弗控制的金属碎片组合出来的。前面两架手持长柄战斧的人型兵器大踏步朝艾伦逼来,单是前冲的动作就声势十足,左右两架钢铁傀儡同时举斧。艾伦拖行着破灭赞歌从它们身边一闪而过,两具傀儡具是一顿,接着腰部错位,身体上下分家。

    剩余四名持长枪的傀儡同时逼近,艾伦冷哼一声,巨刀连连遥斩。刀锋处拉出道道光线闪过这些傀儡,将它们身体分家。他的目标根本不是这些傀儡,而是从一开始就躲在后面的萨弗。艾伦越过傀儡组成的钢铁防线,他和萨弗之间再无阻碍。

    萨弗面无表情地抬起手,当既艾伦身后那六架人型兵器立刻分解,化成六道金属龙卷倒撞而回。艾伦眯了眯眼,身形骤停且轻轻一晃,便让两条金属龙卷从身侧擦过。六条金属龙卷在萨弗手边呼啸,并迅速组合。碎片组合成构件,构件再进一步组合,转瞬萨弗多了条粗大的金属手臂,那金属拳头足有桌面大,就这么略微一收,再猛的直轰艾伦。艾伦矮身扑前,让金属手臂从自己背上呼啸而过。那条手臂一击不中,却又呼的散开,在艾伦周围旋转组合。当所有金属组合完成之后,艾伦已经给关在一个密封的立方体里。接着六面墙壁均翻起排排炮口,顿时密密麻麻的炮口全对准了艾伦,竟然看不到一丝规避的空间。

    人在立方体外,萨弗看到立方体的纹路亮起时,嘴角现出一抹冷笑。他的能力十分特别,可以用金属构建出他所知道的一切战争机械。如果萨弗愿意,他甚至可以凭空造出一艘星舰来。当然,即使对他来说那种消耗也非常巨大。而在他这种千变万化的能力面前,至今还没有对手能够伤到他一根毫毛。现在这个立方体非但可以封闭对手,而且里面会出现炮群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轰炸,萨弗都忘记有多少对手就是死在他这个立方体里了。

    可这次似乎是个例外,立方体中骤然冲起一条灰龙。那是由灰色火焰构成的怒龙,灰龙冲天而起,只要稍一感觉,就可以感应到那灰焰里的磅礴气机,以及几分锐利的杀气,接着立方体四分五裂,一道黑影从灰龙开出的缺口中高高跃起。萨弗抬头看去,看到的是已经激活暗王形态的艾伦。艾伦身后暗炎双翼张至极限,片片暗炎飞舞,看不清他的具体容貌,却不妨碍萨弗感受那如渊似狱的恐怖压力。那就像站在一面扑天盖地的浪墙前,随时可能粉身碎骨。

    “你这种能力虽然有趣,可说真的,我觉得卡加索都要比你强。”

    萨弗身体轻轻一震,怒道:“你竟然把卡加索那个连脑袋也长满肌肉的家伙拿出来和我相提并论?”

    艾伦落到地上,巨刀轻触地面,淡淡道:“至少他的痛苦胎衣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力量的极至,而你?恕我直言,摆弄这些玩具你可以干得了什么?”

    “玩具?”萨弗大怒:“你又怎么了解机械之美。本来只是冷冰冰的金属,通过我的双手,它们能够创造出这世间最美丽的画面,是我赋予了它们灵魂。又有谁能够做到这一切,就连两位至尊都不行!”

    艾伦摇摇头:“你也是够执着的,两位至尊的确办不到。但我想对于他们来说,摆弄这些东西可不是他们的追求。至尊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不断发掘自身的潜能,那才是力量之本。很可惜,你对力量的理解有严重的偏差,死物便是死物,你只不过让它们能够自如活动,那和赋予灵魂相差太远了!”

    “闭嘴。”萨弗怒极,抬起黄金战戟。立方体的碎片立刻浮起,再加以组合,片刻后百来块菱形的金属体。尖端朝向艾伦,端口亮起源力的光芒,竟是如同浮游炮般的武器。下一刻艾伦所在的位置已经被交错的光束切割得支离破碎,萨弗脸上先是出现笑容,突然笑容僵住,因为那交错的光束里,艾伦的身姿正如泡沫般溃散。

    那仅是一道残影。

    有风吹过,接着景物倒退,萨弗撞进了一面墙壁里才看到艾伦横刀的身影,以及他那从小腹中喷溅而出的血浪。他就这么一路飞出去,不知道撞塌了多少面墙壁。那些倒塌的墙壁,犹如萨弗摇摇欲晃的信念之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