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节 迎接挑战
甘宁一语落地时,众兵士多是茫然困惑,黄堂拳头倏紧,整个人看起来和黄射般亦是要燃了起来。
  
      黄射自燃是焚烧自己,黄堂要燃却是想要毁灭甘宁!
  
      单飞心中倏亮,明知不会是黄堂的对手,还是闪身挡在了甘宁的身前。
  
      甘宁看着那为他遮挡的身影,眼中露出感激之意,他到如今终于明白刘备为何会和单飞称兄道弟。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你当时被夜星沉所抓,一直卑躬屈膝的求饶,恐怕想不到丑态尽数露在我的眼中。”甘宁那一刻再不去想太多,多年来的郁闷和不满喷薄而出,“你看似高高在上,实则不过是个可怜虫——宿命下的可怜虫罢了!”
  
      黄堂闻言心头剧烈的一跳。
  
      他方才听到甘宁说他被夜星沉所擒时,就知道事情不妙,如今听甘宁重复夜星沉所言,立即明白这小子着实听到了不少。
  
      黄堂心中震撼,但他毕竟是久经算计的人物,心思急转间不怒反笑道:“编下去!老夫倒很想听听你这投靠了曹营的叛徒、曾经的贼人如何来诋毁老夫?”
  
      甘宁脸色又赤,忿然道:“甘兴霸是做过贼,但你黄堂比贼又强在哪里?我当年纵横江上,不过是以暴制暴,可你呢?为求活命亲手杀了自己的侄子又嫁祸旁人?”
  
      黄堂脸色红赤,不是羞愧,而是提起了功力。
  
      甘宁沉声道:“我被张郃伏击,之后对单大人极为感激,但对曹军却想还以颜色,这才带兄弟悄然潜到围困蔡将军的曹军之后。不过蔡将军随即溃败,一团混乱中我知道出手无用,见赵达还留有人手守在蔡将军营寨之外,正想将其聚歼,不想却见到夜星沉拎着高高在上的黄堂大人趁乱而出。
  ”
  
      黄堂嘿然冷笑,“然后呢?”
  
      甘宁并不畏惧道:“之后我就听夜星沉以你的性命为要挟,让你破坏单大人的事情。我当初虽不知道单大人要做什么事情,可知道他做的绝不是害人的买卖。而你就是贪生怕死,这才要阻挠单大人行事。”
  
      环望那些手持刀枪的兵士,甘宁激荡道:“如今我已明白单大人要做什么!单大人是为了我甘宁这种人,也是为了你们不用无辜的送命!”
  
      有兵士缓缓的低垂了刀枪。
  
      “说的好!说的真好!”
  
      黄堂大笑道:“你甘宁不但投靠了曹营,信口胡柴用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污蔑我黄堂,居然还开始蛊惑军心,你真以为我等不会斩了你?”他不用再问细节,已知道甘宁将当初的情形悉数听到,杀机已起,黄堂心中还有一丝犹豫。
  
      甘宁直视黄堂凌厉的眼神,摇头道:“我没有污蔑你。”
  
      “这都是你的片面之词了。”黄堂冷冷道:“我也可以说你甘宁贪生怕死,早被曹营收买,这才在这里颠倒是非了,可老夫怎会这般卑鄙?”
  
      他自身极为擅长这种伎俩,此刻将这种方法用出来亦知道大多数人会陷入糊涂中,毕竟这世上有脑子的人太少了。
  
      甘宁一字字道:“如果我是颠倒是非的话,那你右手的黑线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夜星沉给你下的毒开始沿着手臂上延了?”
  
      黄堂右手微缩,早藏在袖口之中。
  
      单飞如何会错过这个细节,立即道:“黄堂,戳穿甘宁的‘谎话’很简单,只要伸出右手即可,你不要告诉我们你手抽筋了伸不出来?”
  
      火光熊熊,照黄堂脸色阴暗。
  
  
      众目睽睽下,所有人看到黄堂这般模样,都是难免神色异样。
  
      黄祖脸上浓烈的杀气再也无法遮掩,他没想到被他一直轻视的甘宁还有这般的细心。
  
      良久,黄堂缓缓回头道:“黄祖,你真的信锦帆贼的胡说八道?不管真相如何,若不是单飞赵达他们,黄射绝不会死的。”
  
      如今这局面,混淆是非易,但黄堂深知要去除黄祖的疑心已不容易。
  
      黄祖此时沉默的可怕。
  
      他的儿子活生生的被烧死在他的眼前,事到如今,黄祖居然仍旧一言不发?!黄祖究竟想着什么?
  
      黄堂心中悸动,知道黄祖对他有了疑心,不过他并不畏惧,他一直畏惧的只有夜星沉一个。如今他还是需要问上一句来决定接下来的步骤。
  
      不用再管单飞有什么行动,只要杀了单飞就万事皆休!
  
      夜星沉让他黄堂阻止单飞的计划,然后才会给他解毒。眼下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杀了单飞不亦算是阻止单飞的计划?
  
      单飞不好杀!
  
      黄堂对这点心知肚明,他知道自己武功或远在单飞之上,但要击败单飞容易,杀了他却很困难。
  
      能用无间的单飞可说有着最有效的逃命手段。
  
      他黄堂必须用一些方法才行。
  
      “我不信锦帆贼的胡说八道。
  ”黄祖的声音冷冰冰的传来,虽有丝颤抖,但还是决绝道:“黄堂,我助你杀了单飞,这里的兵士……你可调用。”
  
      单飞、甘宁讶然。
  
      他们将因果详细说明,暗想以黄祖的头脑,没有道理看不出黄射的死和黄堂有关,可黄祖居然还是要帮黄堂?
  
      心中凛然,单飞猜不透究竟,但明白眼下的形势已极为险恶。
  
      黄堂精神大振,他亦不明白黄祖到底有什么打算,但听黄祖这般说,他立即决定借用这个机会杀了单飞。至于黄射的问题,杀了单飞再说。朋友是用来卖的,关键时候,亲人亦是一样。区区一个黄祖虽是有点能力,但还不被他黄堂放在眼中。
  
      “单飞,看来任凭你口齿如何伶俐,黄祖将军还是睿智之人,终究看穿了你的把戏。”缓缓上前一步,黄堂阴笑道:“你一直将自己营造成个高尚的人物,如今到了证明的时候。”
  
      单飞看到黄堂笑的不怀好意,还能微笑道:“看来还是像阁下这般厚黑无耻活得更轻松一些。想要高尚就得吃亏,就要受苦,而且关键的时候还不能逃避,这世上为何会这样?我其实很想问黄先生一个问题,高尚难道是枷锁吗?”
  
      黄堂笑容终敛,对单飞的问题避而不答,也因为他根本无法回答,“我知道,哪怕这里有千军万马,哪怕你本事不如我,但我真的很难杀死你。”
  
      单飞眉头微跳,他听出黄堂不死不休的用意。
  
      “可是甘宁和张辽绝对逃不出这里了。不要说老夫在此,就算黄祖将军埋伏在外层的江夏射勇在,这二人就不会全身而退,不然我黄堂的名字倒过来写。”黄堂一摆手,早有雄兵四方聚集,将此间里外三层的包围。
  
      甘宁、张辽心中凛然。
  
      江夏射勇本和丹阳青巾同入天下八大精兵之列,这些年来,孙策以青巾军纵横江东,能与之抗衡的就是江夏射勇。
  
      张辽虽不如甘宁般知晓射勇军的神通,但亦知道这只队伍无论远攻近射都是闻名天下,更可怕的是这些人还很善于肉搏暗器。
  
      射勇军本和刺猬般,又有豺狼般的矫健!
  
      甘宁和黄堂撕破脸皮,见黄祖居然无动于衷不由心灰意冷,他知道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心中已生离意。可他亦知道自己和张辽虽是高手,不过人力有穷,有黄祖亲率的射勇军加上里外荆州兵的围堵,再加上黄堂的出手,他和张辽活出这里的机会绝对是微乎其微。
  
      单飞缓缓道:“黄先生这么说,肯定早有打算了?”他到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客气,实则是将全部的气力留在对决之上!
  
      “是啊,你很聪明。”
  
      黄堂皮笑肉不笑道:“你不是一直想和我赌一局?如今老夫就和你赌一次!击败老夫,老夫做主放了张辽和叛徒甘宁。”
  
      “甘宁不是叛徒,他行事问心无愧。”单飞正色道:“无论你怎么泼脏水,但我知道甘宁是够兄弟义气的!他对得起黄祖和这里的所有人!”
  
      甘宁眼中有泪。
  
      黄堂反倒怔了下,没想到单飞在这种时候还会为甘宁分辨,不过他倒不再纠缠细节,微笑道:“好,你击败我,我就放了甘宁和张辽。”
  
      “不用。”
  
      甘宁、张辽齐声道,他们如何看不出黄堂的用意?黄堂想击杀的是单飞,黄堂和单飞这般做赌,就是不想让单飞离去。
  
      “单大人,我甘兴霸的事情自己解决,不用你再插手。”甘宁热血上涌道。
  
      张辽简单回道:“单兄弟,甘宁说的不错!”
  
      他张辽的事情亦要自己解决,无须婆妈的再说什么。他来到这里,从来没有去想怎么活着离开。
  
      单飞回头望向那两个热血沸腾的汉子,微笑道:“我不是解决你们的事情,而是要证明自己的确像黄堂先生说的那样。”
  
      他何尝不知道黄堂的用意,出奇的是——他在决定的那一刻心中居然没有任何畏惧,只有着些许的无奈。
  
      熊燃的火光驱不散冬季连绵入骨的阴寒,却点燃了他坚毅的性格。
  
      他本性是冲和的,但不代表他没有脾气;他素来喜欢和平解决纷争,可在面临真正的挑战时从不会选择退缩。
  
      “我知道你被夜星沉所迫想要杀了我。”见黄堂一张脸燃如烙铁,单飞还能淡然道:“我也知道你这般下赌,就是要留下我。你这种人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既然决定赌,必然有杀我的把握。”
  
      “你难道只敢做些有把握的事情?”黄堂目光闪亮,已看出单飞的选择。
  
      单飞微笑道:“好,我和你赌了。”
  
      他已不需用豪言壮语证明什么,因为他的行动已说明了一切!
  
      .
  
      ps:起点又搞双倍月票活动了。兄弟们手里还有月票就请投给我!拜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