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0章 臣服
    艾伦伸手轻抚过破灭赞歌的刀身,现在他有几分明白弗里乌斯这几位顶尖人物的内心感觉。到了他们那种层次,宇宙虽大,却是对手难求,那种孤独和寂寞,实非当事人难以明白。所以他们各有自己的排遣之法,弗里乌斯是拿斯伯纳克为目标,苦心经营着铎比亚。斯伯纳克则只对创造者感兴趣,一发现新的线索,便连偌大一个帝国也不要了。至于艾伦,他虽没步入至尊的境界,但和弗里乌斯先后两次交手,特别是永夜星上观两大至尊的交战对他更是获益非浅。这让他对力量的认识、甚至对规则的理解,都已经远远超过其它人。

    萨弗能够坐得上基德人皇帝这个宝座,本身实力绝对不弱。艾伦觉得他比卡加索还弱,并非就真的如此,而是和卡加索决斗那时的他比起来,现在他已经成长了许多,才会生出萨弗不如卡加索之感。事实上萨弗那创造战争机械的能力已经有些摸到规则的边,可对于目睹两大至尊交战的艾伦而言,这点粗浅的规则便显得索然无味。甚至,萨弗把能力运用在机械组合上,在艾伦看来就有些“不务正业”的味道了。

    那一边,萨弗用战戟撑地站了起来。

    艾伦忽觉意兴阑珊,他本想借萨弗磨砺自己的战技,可这会发现,纵使强如萨弗者,已经无法成为自己的磨刀石。他和这些强者之间,已经生出一条难以跨越的沟壑。

    “向我跪下,萨弗。那样的话,你可以继续活下去。”艾伦淡淡道。

    萨弗哈哈一笑:“别以为斩了我一刀,我就会怕你才行啊,你真当自己是斯伯纳克?”

    “我迟早会走到那一步。”艾伦没有争辩,语气平淡,仿佛只是在叙说一个事实。

    “那就等你成为至尊那天,才对我说这句话吧!”萨弗抬起黄金战戟,飘浮在半空的金属残片旋转起来,重新组合。

    艾伦摇头:“可惜你没机会看到那一天了。”

    然后抬手,四把白帝剑旋飞出去,于半途迸裂成万千白萤,如同千军万马般朝萨弗撞去。萨弗脸色微变,战戟下沉,组合至中途的金属残片另做变化,再次结成厚盾挡在萨弗前方。可这一次厚盾再挡不住艾伦的攻击,白帝剑所化的萤光悉数穿过厚盾,犹如一片骤雨泼洒在萨弗身上,每点萤光就是一道剑气,万千剑气立时将萨弗刺成千疮百孔,萨弗发现自己的源力屏障和刻印武装竟然丝毫不起作用,双眼张至极限。这时透体而过的剑气重新汇聚,凝聚成一把巨剑又从后方刺了回来,二度穿透萨弗的身体。萨弗身体剧震,低头看了眼那透胸而过的灰白剑身,然后眼中的世界渐渐滑入了黑暗里。

    那面厚盾哗一声解体,散落成无数碎片堆砌在萨弗的尸体四周。艾伦提着巨刀走过萨弗的尸体,往宫殿深处行去。在他离开之后,插在萨弗身上的白帝剑才渐渐消失,失去白帝剑的支撑,萨弗的尸体终于软倒,摔在那一堆金属碎片之上。片刻后,鲜血才逐渐染开。

    一路上,艾伦撞到不少基德人,但没人敢对他抬枪。他们看着艾伦不知所措,艾伦也懒得对他们这些下层战士出手,只要他们不拦阻自己既可。他走到大殿,走上高台,在萨弗那张王座处坐了下来。当一声响,破灭赞歌立在座前,艾伦双手搁在刀柄上,神情冷漠。

    片刻后,一队队基德人士兵涌了进来,在他们后面,还有一名铂金王族。这名王族看着王座上的艾伦,照常理而言,敢胆坐上王座,他应该立刻发难。可萨弗的尸体摆在皇宫大门处,他来时已经见到,又岂敢对能够斩杀萨弗的魔影国皇帝出手。这时出手不是,不出手也不是,这名王族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艾伦目视前方,仿佛看着极远之处,便连声音也有些空洞起来:“让你们的人投降吧。萨弗已经死了,你们也没有拼命的理由不是吗?再打下去,不过是我浪费一些力气,而你们则损失更惨重些罢了。”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那我就从你开始。”艾伦终于低下头,看不到一丝感情的视线落在这名王族的身上:“我会从你开始杀起,直杀光最后一名王族。如果你们还不肯归降,那我就杀光你们的贵族。告诉我,你们能否承受得住这样的损失?”

    这名铂金王族全身一震,他看向艾伦,从艾伦的眼神里,他看不到半分开玩笑的意思。周围的士兵人人脸色黯然,就连几名黄金贵族也生出惧意,这一刻艾伦身上的杀气是真实不虚的,人人可以读懂他的心思。那王座上的年轻人对这场游戏已经没有丝毫耐心,也不准备用比较温和的方式接收奥米斯加。如果基德人不妥协,那么迎接这个种族的,便是这个宇宙里最猛烈的一团火。这团火,将会把基德人的根烧得干干净净,从此以后,幸存下来的人只能像那些没有母星可以依靠的异星人般在星际间流浪。

    铂金王族终于双膝一软,朝那高台上的王座跪了下去,昔日骄傲的头颅,如今谦卑地埋在地上。王族一跪,其它基德人自然没有反抗的意志,当下大殿上跪倒了一片。艾伦看着这些人,心中却没有丝毫得色,有的,只是一种空洞的寂寞。

    是日,奥米斯加宣布投降,并无条件加入魔影帝国。尽管斯伯纳克在的时候,奥米斯加也是魔影国的附庸。可却不像这一次般如此彻底,当然,非是斯伯纳克办不到,只是魔王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些事情上面罢了。

    奥米斯加的事件影响深远,特别是基德人展现了空间兵器的威力之后,得到基德人加入的魔影国,没有人会怀疑这个帝国将在不久之后掌握同样的武力,甚至威力还要再上一层楼。艾伦也遵照之前的约定,古斯人完全脱离了基德人的奴役,他们在魔影国里得到一片领地。作为回报,由希米尔和塔罗亲自挑选了一支技师队伍加入了魔影国的技术部,这些人将得到帝国工程师的薪奉,对于长期受基德人奴役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件天大的喜事。

    这日回到魔环城,艾伦步下星舰,看到萝拉的时候一把抱住他。萝拉敏感地觉察到一些东西,她先是感到艾伦的身体坚硬且冰冷,直过了片刻,才缓缓放松下来,且有了几分暖意。萝拉抱着他问:“你怎么了?”

    艾伦埋首在她长发里,闭着眼睛道:“没什么,只是重新找回了一些东西罢了。”

    “找回了什么?”

    “找回一些我必须予以坚持的目标,同时也提醒我自己要干的事还不少,可没时间无病呻吟。”艾伦微笑道。

    萝拉耸了耸肩:“虽然不知道你说什么,但只要你没事就好。”

    “嗯,我没事了。”

    “那可不一定。”萝拉笑了起来:“我打赌,接下来你又会挺忙的了。刚收到艾达华星发来的一条消息。”

    “哦,什么消息?”

    “奥法西斯要约你去星际防线见一面。”

    艾伦看向萝拉:“真的?”

    “千真万确!”

    “好,回复他,我如期赴约。”

    血海的另一边,阿加雷斯的另一个帝国,铎比亚的王城里,火魔贝鲁凯正快步行走于深黯城堡的廊道之中。他快步来到弗里乌斯的寝宫前,还末请示,宫门便自行开启。弗里乌斯的声音从门后传来:“进来吧,贝鲁凯。”

    贝鲁凯走了进去,在大厅里见到弗里乌斯。黑帝皇赤着上身,仰靠在一张大椅上,有侍女正给他轻柔按压着肩膀和手臂。弗里乌斯闭着眼睛,柔声道:“奥米斯加有消息了?”

    “是的,陛下。”贝鲁凯沉声道:“萨弗已经被干掉了,如今奥米斯加接受魔影国的统治。一名王族被推选了出来管理奥米斯加,但不是皇帝,而是魔影国的代理人。”

    “哦?”弗里乌斯缓缓张开了双眼,笑眯眯道:“我们的艾伦陛下果然能干。”

    “是的,艾伦陛下只身侵入了奥米斯加,先是破坏了基德人的空间兵器,再于皇宫之中击杀了萨弗。基德人备受打击之下,只能选择臣服。而且我还打听到一些消息,基德人的空间兵器有一支叫古斯人的异星人参与,现在这些古斯人已经加入了魔影国,而且其中一批人才成为帝国的工程师。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魔影国的兵器开发将迎来一次跳跃性的发展。”

    弗里乌斯笑了笑,说:“贝鲁凯,你是在暗示我要小心咱们的盟友吗?”

    “陛下英明。”

    弗里乌斯挥了挥手:“你的马屁一向不高明,还是算了吧。”,他往前微微一倾,那头黑发便顺着双肩滑了下来,让弗里乌斯此刻看上去有那么几分邪异的美感:“去告诉魔影国,如果他们也打算造一门破坏炮的话,那我就去亲自拜访他们的皇帝。”

    贝鲁凯点头道:“我这就去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