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逼问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爆裂箭!

    欧阳明的眼睛霍然瞪圆了,他立即认出了这爆炸的声音。

    爆裂箭,这绝对是爆裂箭的声音,感应着那熟悉的冲击波浪,他瞬间明白了姜成威的作为。

    在被张银理击退之后,他并没有立即爬起来,而是装作重伤的模样躺在地上,从而降低了张银理的戒备之心。

    而且,这一切或许在姜成威出手之前就已经全盘预计好了。

    他一开始看似将爆裂箭全部射出,其实并非如此,而是在身上留了一支。

    如果他依旧有着长弓在手,或许张银理还会看他一眼。但是,失去了长弓的弓箭手,在张银理的眼中就好比蝼蚁,再也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了。

    但是,就是这个微不足道的蝼蚁,却在这一刻以天地为弓,以自身为箭,射出了他一生中最为璀璨耀眼的一箭。

    爆裂箭带着他身上的血肉轰然爆炸,无数钢铁碎屑四处飞溅,带着一片又一片的血雨挥洒在这片区域之中。

    “啊!”张银理爆吼一声,从他的身上突兀地亮起了一道白色光团,那是一个仿佛漂浮在虚空中的圆盾,虽然看上去仿佛虚幻一般,但却是硬生生地将所有碎片全部都挡了下来。

    只是,张银理的脸上浮现出了羞怒愤恨,惋惜到了极点的神情。

    很显然,他所动用的手段代价极大,大到了让他感到肉痛的地步。

    姜成威的身体并没有能够真正地碰到张银理,虽然他已经是以生命为代价,并且出其不意。但是,他的前进道路依旧被那一抹白光所阻挡。

    当那四溅的碎片尽数落地消散之后,暴怒的张银理身形一动,已经来到了姜成威的尸体之旁。

    此时,在这具尸体上已经是千疮百孔,被无数铁片轰击得几乎不成人形。

    然而,张银理却是咬牙切齿,他一步跨出,踢在了姜成威的脖颈上。那一脚快若闪电,锋锐如刀,竟然一下子将姜成威的头颅割了下来。

    他再次一脚踢在了姜成威的尸身残骸之上,将那尸体踢飞,滚入远处不知所踪。然后,他脚尖一挑,那人头顿时落到了欧阳明的身边。

    张银理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狰狞之色,适才那白光就是他手中最强大的一件防护至宝所激发。但是,这件至宝仅有一次释放的机会,他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珍惜。

    但没想到,这一次珍贵的机会,竟然会浪费在一个他并不放在眼中的蝼蚁手中。所以,他此刻对姜成威的恨意之深,丝毫也不比欧阳明逊色了。

    “小子,快点将摄火令所在交代出来,否则我要让你与他一般,不仅仅本人惨死,更要连累家人!”张银理声色俱厉地喝道。

    欧阳明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头颅,似乎是一脸的恐惧和难以置信。

    然而,此时在他的心中,却仿佛是掀起了万丈的惊涛骇浪,那跌宕起伏又极其沉痛的心情,实在不是言语能够形容万一的。

    姜成威与他的交流虽然不算很多,但从一开始相遇之时的刁难,到最后的敬佩,以及千方百计地讨好,那一幕幕瞬间在他的眼前闪现而过。

    “我请了探亲假,去府城见我妹子!”

    言犹在耳,但是说话的人,却已经再也看不到他的妹子了。

    欧阳明的嘴唇微微哆嗦着,他并不是恐惧,也不是心痛,因为他与姜成威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达到这等地步。

    可是,就在这一刻,他的内心中却充斥着愤怒,那种足以焚尽一切,似乎连他本人也能够烧灼的愤怒。

    然而,他的心中越是怒不可遏,但他的脑海中却就愈发地冷静和清醒。

    特别是那紫色的光团连带着精神力量同时提升,攀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观察着张银理的一举一动,虽然在力量上无法与其抗衡,但是在精神层面上,却已经完成了自我超越。

    此时,欧阳明的脸上,竟然没有丝毫怒色,反而是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张银理的眉头突然皱了一下,他目光如电四处张望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他心中暗道,自己被那蝼蚁偷袭之后,竟然变得大惊小怪,疑神疑鬼了。

    可是,他在自我安慰的同时,却并没有发现那虚空中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存在着的精神力量。

    欧阳明闭上了双目,缓缓地道:“你怎么知道摄火令不在我的身上?”

    张银理轻哼了一声,道:“老夫手中还有一面摄火令,这摄火令若是在同一片区域之内存在两个,自然会产生感应。但是,在你的身上并无感应,那就证明这摄火令不在你的身上了。”

    欧阳明缓缓地道:“这么说来,我家中的庭院等地,你也搜查过了?”

    张银理冷然一笑,道:“不仅仅是你家,你的锻造室,就连老匠头那儿,我们也找遍了。”

    欧阳明霍然抬头,道:“老匠头?”

    张银理冷笑道:“不错,你若是执迷不悟,不肯交出摄火令,那么就连老匠头都会因你而亡!”

    欧阳明缓缓地点头,道:“你,真的是想要赶尽杀绝啊!”

    “哼!”张银理冷冷地看着他,道:“欧阳明,你不用耍什么花招了,拖延时间也是没用的。他们都已经死了,你的手臂折了,胸骨也断了几根,难道还想逃出老夫之手么?”他缓缓地道:“老夫没有对你用刑,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老夫的承诺么?”

    欧阳明嘴角突兀地划出了一道奇妙的弧度,道:“张大人,您没有立即抓我对我用刑,应该不是对我的善意,而是害怕出手重了,一下子把我弄死了吧。”

    张银理的脸色一僵,道:“胡说八道!”

    他身形微微晃动,就要上前。

    然而,欧阳明却是厉声喝道:“你若是再上前一步,我就立即自尽,让你永远也找不到摄火令!”

    张银理的脚步一顿,脸色阴沉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正如欧阳明所言,他心中对欧阳明的恨意已经达到了极致,什么留他一条性命,让他以锻造术为自己效力等等,其实都是借口。

    他所想的只有一件事,将摄火令的下落询问出来,然后拿到手。

    只要摄火令到手,他就可以任意折磨欧阳明,让这小子尝尽天下酷刑,为张含玉报仇。

    之所以不直接对欧阳明用刑,那也只是想要先诳出摄火令下落而已。

    为子报仇虽然重要,但摄火令的关系更加重大,他虽然暴起杀人,却还没有失去理智,知道事情的轻重之分。

    欧阳明咧开了嘴,露出了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道:“十多位军士啊,他们,本来不应该死的!”

    张银理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他已经看出,欧阳明的情绪陷入了激动之中。不过,越是如此,他就越发的开心,因为面对一个激动的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人,绝对比面对一个冷静的人要好对付得多。

    当然,首要的条件就是,他有着足够的实力碾压此人。

    欧阳明抬头,他缓缓地道:“你告诉我,这摄火令究竟是什么来历,我就将摄火令在哪儿告诉你。”

    摄火令中的吞噬属性,是欧阳明所掌握的所有属性中最古怪和神秘的。而他有今日之成就,可以说吞噬属性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若是没有吞噬属性,他的武力和精神力量都不可能达到这等高度。

    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他非常想要知道摄火令的来历。

    张银理犹豫了一下,他缓声道:“好,我告诉你。这摄火令乃是远古传说中一代魔尊吞天魔神遗留之物,据说其中隐藏着魔尊的吞天之密。若是有人能够参悟通彻,就可以拥有魔尊的吞天之能。”

    欧阳明缓缓地道:“有人参悟了么?”

    张银理轻哼一声,道:“若是有人参悟了,摄火令又怎会存在?”

    欧阳明看着对方,突然道:“这摄火令不是你的!”

    张银理眉头略皱,深深地看着欧阳明,道:“你很聪明,但是过于聪明的人,往往都是活不长的。”他叹了一口气,缓缓地抬脚慢慢行来。

    欧阳明咧嘴一笑,道:“你不怕我现在自尽,让你永远也得不到摄火令么?”

    张银理冷笑道:“你若是敢自尽,那老夫就回去军营,杀了老匠头为你陪葬如何?”

    欧阳明的脸色骤变,道:“你敢动老匠头?”他的言辞脸色极为狰狞,大有不顾一切也要与对方拼一个同归于尽的架势。

    张银理的心中却是愈发的安定,他大笑道:“不就是一个老匠头,有什么不敢的。嘿嘿,我保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让他下去陪你!”

    他一步步地前进,那脚步声就如同大鼓般的擂响,一下下敲击在欧阳明的心头之上。

    眼看张银理逐渐逼近,欧阳明终于是长叹一声,他伸出了双手,一只手抓住了姜成威的头颅,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一个巨大的包裹。

    张银理的脸色陡然一变,惊呼道:“你的手……”

    他适才一脚踢出,虽说是想要刻意地保住欧阳明的性命,但却也将这小子的手骨踢断了。

    这一点,他绝对可以肯定。

    但是,此时看着小子舒展双臂,举重若轻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伤势。

    就在这一瞬间,张银理终于有了一丝惶恐,他隐隐地发现,自己所掌控的局面已经荡然无存了。

    他眼眉一挑,身形陡然加快。虽然不知道欧阳明的底牌是什么,但是来到欧阳明的身边将他擒拿,却也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眼前却是红光一闪。

    欧阳明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银理瞠目结舌,脸色僚白,喃喃地道:“这、这是什么东西?”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