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进化未停息
    感谢重楼听雨的万赏!

    ——————

    金刚堡垒在山峦之间颠簸纵横,自打有了雷波导航仪,不虞迷路,沈聪可以让金刚堡垒以过四百公里每小时的恐怖度,在深山老林中乱窜。??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以金刚堡垒如今的强大,就是一千公里每小时的度,也不过如此。

    不过考虑到黄大仙和四脚龙跟不上,沈聪只好把度降到四百公里每小时,毕竟还是需要两只战宠为他牵制猎物。

    他就像是带着猎犬的猎人。

    只不过两只猎犬体型比较大。

    轰隆!

    金刚堡垒直接从一处矮坡顶上飞越起来,飞出几十米距离,才重重落在地上,六个轮胎直接陷入岩石中。如果是普通人驾驶,这一下落地重击,就得脑震荡。但是沈聪丝毫不受影响,车子也丝毫无损。

    六轮咆哮转动,从岩石中拔出来,继续在高低起伏的山路上飞驰。

    车载音响中,播放一轻快的英文老歌,很有dJ的气氛。

    It\'s-a-i1d-i1d-eb-hen-you-fee1-1ost-inside/你迷失其中,这就是一个狂热的网络。

    The-i1d-i1d-eb-here-there\'s-nothing-to-hide/这就是如此狂热的网络,让一切都无所遁形。

    on-the-i1d-i1d-eb-p1ease-te11-me-here-I\'11-find-virtua1-rea1ity-of-your-smi1e/在这样一个狂热的网络上,请告诉我哪里可以找到你虚拟现实的微笑。

    沈聪没有跟着歌曲引吭高歌。

    不过他很惬意的吹着口哨。

    因为这歌就是一“口哨歌”,《i1d-i1d-eb》原唱是John-The-hist1er,沈聪很喜欢这种把口哨纳入音乐旋律之中的创作,曾经追寻过这个原唱,只知道他叫“吹口哨的约翰”。

    约翰小时候酷爱吹口哨,小学的时候曾经被老师送去过精神病院,为了阻止他吹口哨。

    当兵的时候还因为吹口哨惹了麻烦,被军队开除。

    后来他成为一名音乐家,主要负责旋律,也就是作曲,但是无人问津。后来他把自己的口哨融入自己的旋律中,获得了很好的效果。为此他出了两张专辑,2ooo年的《I’m-in-Love》,2oo1年的《I’m-crazy》,包含大量的口哨内容。

    随后他就销声匿迹,再也没有过他的信息。

    其实他的歌曲的歌词真是烂到家,就是旋律比较好听,沈聪也只是听个旋律而已。

    吹口哨在很多人看来并不雅,不过沈聪无所谓雅和俗,一个人无拘无束,想做什么谁又能管得着他。

    原本还有一只噪音制造者四脚龙,会跟着他莫名的和弦。

    不过现在四脚龙已经把主要兴趣都转移到黄大仙身上,有事没事就去挑逗黄大仙,当作新的玩具,已经很少跟沈聪这个无趣的人玩耍。

    七八公里的天眼雷达模糊视界,不断侦查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从太原往邯郸去,要横穿太行山。

    太行山中植被茂盛,进化兽无数,不过面对黄大仙的威压,这些进化兽全都躲得远远的,行程一路顺遂。

    很快就在天眼雷达中,现了张长德等人。

    ……

    见面很顺利,对方并未整出陷阱。

    “主席好!”胡伟比较拘束一些,很正式的打招呼,张长德、陈秀妮等人则都已经习惯沈聪的性格,只是点头示意。

    沈聪确实没有在乎任何招呼。

    他走出驾驶室,粒子级的活性波从面前的三名核级铁人、两名究极铁人、六名级铁人身上扫过。新政府远不止这点究极、级铁人,不过都分散驻扎在各地守卫,无法抽身前来参与猎杀行动。

    事实上张长德、胡伟、陈秀妮三名核级铁人的集体行动,在新政府高层引起了很大的波折。

    据说有些人对他们的行为,很是不满,气得跺脚。

    但是在进化面前,核级铁人有自己的想法,绝对不会甘愿受到别人的摆布——也可以说是沈聪开了一坏头,他的自由行走、无拘无束生活,游离于体系之外,总是令人向往。

    “走吧,猎杀火种之灵!”沈聪打量过众人,再度回到金刚堡垒中,开车向火种之灵的位置行去。

    陈秀妮等人铁人,依次跟上。

    一共十二辆大小不一的战车,全都收敛自身的威压气息,在大地上静默奔驰。可以说,目前已知全人类中,天赋最优秀的几位进化者,都在这里了。如此豪华阵容,只是为了对付一只火种之灵。

    不多时,峰峰矿区到达。

    要猎杀的火种之灵就盘踞在这里,沈聪用对讲机通知各位铁人:“前方再走三公里,就能见到火种之灵,你们猎杀,不到危及生命的时候,我不会出手。”

    “好!”张长德干脆应答。

    三公里路程只是一眨眼时间,火种之灵已经迎击出来。三名核级铁人带头冲锋,究极铁人和级铁人在外围用远程攻击支援,战斗场面十分激烈,火炮和刀枪一起交相辉映,打得天昏地暗。

    这只火种之灵的实力也是核级巅峰水准,是野生的,没有学到多少人类的知识,只能模仿动物去战斗。

    所以与铁人们战斗个不分上下。

    不过这时候就体现出火种之灵的强势优点,那就是学习能力,这是一种本能,战斗持续越久,火种之灵的战斗技巧提升越快,战斗的天秤便向它倾斜。

    沈聪在不远处注视着战斗,随时准备出手救援。

    同时也在雷波电台中,与新政府副主席刘一武通话,刘一武一早就与沈聪联系过,对于核级铁人猎杀火种之灵这件大事,他肯定需要与沈聪沟通,了解沈聪的意思。

    “因为这件事,高层会议上争吵不断……新政府还在延续军事化管理,张长德、陈秀妮、胡伟等人的行为,已经动摇了军事化管理的根本……如果可以有选择,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你知道我的风格。”沈聪回应,“我不想管你们如何争执,这是我与他们的交易,作为机械师的领路人,我不介意帮他们扶上马、送一程。”

    刘一武反驳道:“作为规则制定者的一员,我们只有在规则之下做各种行为,才不会损害人类的全体利益。”

    沈聪平静的回答:“你们……图样图森破。我们的进化远远没有到终点,总要有人走在前面,旧世界的规则,在新世界面前,需要改变……”

    刘一武叹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不强求,只希望黄主席你能照顾好他们,我们人类再损失不起任何一个人。”

    “放心。”

    挂断雷波电台,沈聪目光一瞪,一道粒子级的威压,化作一股线,冲向正准备章口要把胡伟咬死的火种之灵身上。

    粒子级威压降临。

    火种之灵当即身体过激,转为防卫姿态,让胡伟趁机躲过一劫。(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