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选择
    天澜真君沉默着,目光微微闪烁,凝视着堂下白莲。

    厅堂里一片寂静,他不说话,就没有人敢多说一个字,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又会不会是被激怒生气。若是勃然大怒的话,只怕这厅堂里就都是死人了。

    气氛仿佛凝固住一般,时间似乎也停滞了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天澜真君忽然站起身,从那座位上走了下来。

    他走到白莲的身前,凝视她片刻后,淡淡地道:“小小年纪,胆子倒大。这些也是我师兄教你的么?”

    他胖大的身子就那样施施然站着,并无凶恶之象,也无逼迫之气,然而确有一股恢弘堂皇的气势,令白莲默然不能做声。

    天澜真君等了片刻后,却是转头向卓贤看了一眼,道:“你呢,以前可曾听过白晨师兄说过这些话语?”

    卓贤在这位化神真君那明亮的,似乎有些耀眼的目光注视下,腿脚也是有些发软,干笑了一声,额头上微微见汗,犹豫片刻后,还是轻声道:“小师妹并无撒谎,我以前确实也曾听师父如此说过一次的。”

    天澜真君负手在身后,缓缓走到一边窗前,抬手仰望天穹,面色淡漠,也看不出此刻他心中到底有何变化,只是在过了一会后,听他缓缓说道:“师兄与我相交一世,却始终不解我心,实在令我抱憾于心。兄弟一场,日后有缘黄泉再见的话,我自当向他说明心迹便是了。”

    “你起来吧。”最后这句话,他却是对仍然跪在地下的白莲说的。

    白莲低声应了一句,站起身走到卓贤的身边,安静地站在那里。

    天澜真君目光扫过这师兄妹二人,片刻后开口道:“白莲。”

    白莲没回话,垂首站着,在一旁的卓贤叹了口气,轻轻用手碰了白莲一下,白莲才低声道:“弟子在。”

    天澜真君淡淡地道:“师兄已不幸过世,留下三位弟子,我这个做师叔的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你大师兄、二师兄如今都已安置妥当了,只有你一人……”

    听到中间这里时,白莲忽然抬起头看了身边的卓贤一眼。

    卓贤面色平静,一副淡定平静的神色,似乎对此无动于衷,过了片刻后,白莲又再次缓缓低下了头。

    “……只有你一人还未安顿。说起来,你天资极高,是千载难见的五柱奇才,若能静心修炼的话,未来当可为我昆仑一脉增光添彩。只是如今情势如此,我想你面前有两条路,你自己选吧。”

    白莲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眼底深处掠过一丝愤怒之色,但还是咬紧了牙没有说话。

    天澜真君似乎也没注意到她神情的微小变化,只是平静地说道:“其一,我也是怜惜你这天资出众,若你也愿意的话,可暂时归入我门下做个记名弟子,先行修炼。日后若有成就,再正式拜我为师亦可。”

    白莲怔了一下,似乎对此有些意外,但很快的,她的脸色便苍白了下来,因为天澜真君的话语声又跟了过来,道:“只是我所学道法,与白晨师兄差异颇大,不可兼容。你若要拜入我的门下,就得先将先头所学的那些粗浅法门,一应都废了吧。”

    站在一旁的卓贤脸色也是微微变了一下,眼中掠过一丝不忍之色,但随即又将这点微小的恻隐紧紧收藏了起来。

    白莲站在原地,过了半晌低声问道:“请问师叔,还有第二条路吗?”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有啊。其二呢,我那位师兄已经过世了,但他毕竟也曾是睥睨天下的一代真君,绝世无双、风化绝代的人物。这等人杰,又岂可落得个死后无人问津的下场?冬峰坠毁之石山,便是白晨师兄的陵寝,左右你现在无事,便先去替他守灵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过来找我也不迟。”

    白莲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抬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忍住了,转头看了一眼卓贤。

    卓贤点点头,道:“这样吧,师叔,小师妹毕竟刚回山,有些事还不晓得,加上她年纪还小不懂事,还请您宽限几日。我先送她去石山那边住着,一来,为师父守灵,二来,也开导开导她,您看可否?”

    天澜真君道:“可以。”

    卓贤对他深施一礼,然后拉着白莲退了出去。

    白莲似乎有些失落,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他去了。

    就在他们出门的时候,另一个人正好也走了进来,却是何毅。

    卓贤与何毅的目光对视了一眼,两人微微颔首示意,片刻后又擦肩而过。

    ※※※

    “弟子何毅,拜见真君。”

    当厅堂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何毅走到天澜真君的身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首先开口说道。

    天澜真君面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走回到主座上坐下,随后道:“回来了啊,此去迷乱之地如何?”

    何毅一拱手,面带微笑,道:“幸不辱使命,此番特来向您报喜。”

    天澜真君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为何,面上原本一直都有的温和之意忽然消失了,只是点了点头,道:“哦?说来听听,何喜之有?”

    “弟子深入迷乱之地,追踪千里,终于是在龙川河畔,将那魔教奸细妖人堵住,并手刃此獠,其尸身坠入龙川大河中,可谓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天澜真君的瞳孔微微一缩,沉声道:“你杀了那人?”

    “正是!”何毅神情慷慨,神态昂然,朗声道,“此等魔教妖人,作恶多端,为祸天下正道百姓,我身为昆仑弟子,替天行道,除恶扬善,也是应有之义。”

    天澜真君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何毅。

    何毅被他目光注视着,心里却有几分激动,又往前踏出一步,道:“弟子此行,也是想在您面前证明弟子才学,足以拜入门下,定然不会令您失望,便是那‘天’字道号,弟子也有信心为您发扬光大!”

    “你杀了那人,想入我门下,还想要天字道号?”天澜真君缓缓站了起来,凝视于他,脸色渐渐变得复杂,似乎有一种奇怪的情绪正萦绕在他心中,一股若有若无的激烈如心跳般的无声轰鸣,在某个寂静角落响动着。

    “是,请真君成全。”何毅拜倒于地。

    天澜真君站在高处,俯望着此人,目光里似在骤然间凝聚了风云雷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