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节 大显神通
    张辽、甘宁都知道黄堂在激将,本想劝单飞莫要中招,但听到单飞应承的那一刻,却又不由热血激荡,知道单飞言出必为。
  
      换做他们是单飞,亦会毅然的接下赌注。不为自己,而为兄弟。
  
      生也好、死也罢,这种时候为了兄弟的死活总要轰轰烈烈的战一场!
  
      黄堂眼中闪过喜意,抚掌笑道:“单飞,你果然是个英雄。”他并非真心称颂,实则是怕单飞说的好听却是临阵脱逃。转念一想,又感觉单飞若是逃了,在云梦泽中无论怎样都再难有成功的可能。
  
      谁会相信一个临阵脱逃的懦夫?
  
      黄堂想到这里,正色道:“但老夫却不能不替黄祖报这个杀子之仇,无论如何,黄射总是死在你的手上。”
  
      甘宁实在难想黄堂在这时候还要颠倒是非,发丝几乎要被气得竖起。
  
      单飞笑笑,实则见过太多这种无耻的人物,“我若输了,我想你不会放过我。”
  
      黄堂不语。对于很快就要揭晓的答案,他不想撒谎。
  
      “不过你若是输了,我不会杀你的。见到夜星沉的时候,告诉他,我会取回冥数。单家发现的冥数可以让旁人掌管,可不会再落在夜星沉这种人物的手上。”单飞冷静道。
  
      他并没有太大的声音,但无论哪个看到他的神色,都知道他已立下了决心。
  
      黄堂眼皮又跳,难信单飞会向夜星沉挑战。
  
      单飞话音落地后微微吸气,早屏住了外息。他知道黄堂的武功远在檀石冲之上,自己虽能击败檀石冲但对战黄堂的机会不算大。
  
      但他不能输!
  
      他和黄堂的差距用什么来弥补?黄堂方才如何弄死的黄射?
  
      “单兄弟,用刀!”张辽突然扯下一幅衣襟,用钢刀割成两半。缓缓的走来,张辽将单刀和衣襟都递给了单飞。
  
      旁人诧异,不解张辽的用意,以为这是割袍断义的意思。
  
      单飞却知张辽沉默少言,但目光亦是老练——黄堂如果摸了下黄射的手腕,就能让黄射自.焚而死的话,那他单飞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和黄堂对掌,张辽给他衣襟是避免万一对掌的情况。这亦是他单飞要绝外息的用意。
  
      看到单飞将衣襟缠在手上时,甘宁沉声道:“单大人,我这弓箭你拿去使用。”
  
      弓箭利于拉开距离,甘宁亦想为单飞出一分力。
  
      见甘宁将弓箭递过来,单飞本要推搪,可见到甘宁期待的神色,单飞终于伸手接过弓箭。
  
      四周静寂。
  
      黄祖那方见张辽、甘宁帮助单飞,并没有哪个阻拦,亦对黄堂不闻不问。
  
      看着略有异样的黄堂,单飞握刀在手,微笑道:“黄堂,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虽知单飞说的绝不是好话,黄堂还是深吸一口气道:“你死前想说什么?”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单飞淡然道:“无论如何,有的人还有兄弟的。你有什么?”
  
      黄堂放声笑道:“单飞,老夫宽宏大量的等你交代后事,你还真以为你得到了道?”他话一落,倏然出招。
  
      谁都知道黄堂已是必杀单飞,但谁都没想到此人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林中突亮。
  
      所有火把上的光亮瞬间全部聚到了黄堂的身上。黄堂是不敌夜星沉,但那是因为夜星沉已是这世上顶尖的存在,出手就能克制住他的软肋;他亦是拿不下郭嘉,因为他看出郭嘉必有杀招,不到鱼死网破的时候,他还是希望别人去冒险。
  
      但他一定要杀了单飞,亦知道如今不会再有旁人为他出招。
  
      黄堂身形如火,瞬间就到了单飞的身前,一掌拍出。
  
      掌若正旺的火炭!
  
      众人均是直了眼睛,难信黄射自燃,亦难信黄堂的一只手会变得这么古怪,可有人已在想着——被这种手掌拍中,只怕就会和黄射一样。
  
      单飞刹那间口舌全干,全身大有炽热之意。他这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黄堂,比起黄堂来,檀石冲用的剑不过像个孩子般的玩耍,这个商人一般的黄堂实则有着莫大的神通。
  
      这毕竟是冥数的话事人!
  
      张辽、甘宁齐齐踏上一步,实在没想到黄堂居然有这么强悍的武功,他们若是在单飞的位置,只怕已被黄堂这掌击杀。
  
      掌及胸膛时,有衣料点燃。
  
      单飞倒飞而出。
  
      生死关头,他只感觉内息如箭般注入双腿中,让他在黄堂击来的刹那倒飞出有三丈之遥,人在空中,他还能顺手挥刀割落了燃烧的布料。
  
      荆州兵士满是骇然,从未想过有人竟会有这般灵敏的身手,只凭倒纵就已远胜他们的前纵数倍。
  
      黄堂亦是凛然。
  
      他自负武功高绝,不想单论轻身功夫,这个单飞好像还在他黄堂之上?幸好单飞不会逃命,幸亏轻功并不意味着武功。
  
      念头急转间,黄堂一步迈出丈许,两步已迈到单飞的面前,眼见单飞身形如林中急燕般盘旋,黄堂知道单飞先避其锋的用意,随即手指连弹。
  
      有十数点火星飞溅林间,燃起了星星之火。不过片刻的光景,那些火星已将附近丈许方圆点燃。
  
      火呈幽蓝!
  
      甘宁曾见过赵达等人火攻蔡瑁的军营,那时候已是叹为观止,但见到黄堂这般本事,却感觉赵达的火攻比起黄堂亦不过小巫见大巫。
  
      护卫黄祖的那些铁甲兵士见到地上火起,早簇拥黄祖急急后退。
  
      黄射的尸骸尚在,众荆州兵如何肯重蹈黄射的覆辙,见状亦是纷纷退闪,片刻间已让出极大的空间。
  
      空间已有半数燃火,有蓝色的火焰甚至舔到了树木之上,火光如蛇般的向上爬去,让人望见不由毛骨悚然。
  
      单飞由始至终没有攻出一招。
  
      他不是不想,而是知晓无用。没把握的事情他也会做,但无用的出手还不如蓄积气力,他蓦地发现自己好像又如在涉县面对檀石冲的时候。
  
      压力无俦,黄堂强悍的实力看起来根本不是他能抵抗。
  
      他本是想避其锋锐,然后寻机决战,但不用片刻他已发现自己犯了个严重的错误——黄堂狡猾老辣,早在出手前已算准如何对付他单飞。
  
      四野尽燃。
  
      黄堂本擅用火,在追击单飞时又是不停的放火,如今黄堂势头已起,若是任由黄堂这么烧下去,只怕他单飞再不会有出手的余地。
  
      倒退途中,单飞双手一圈,以风力瞬间带起了地上的火焰,爆喝一声,已将凝聚的火焰推向了黄堂。
  
      众人惊诧,没想到单飞亦有玩火的本事,他们却不知道单飞不过是擅长借力罢了。
  
      火焰才出,单飞单刀离手,闪电般抓住背后的长弓,连珠般射出三箭。
  
      甘宁自负射术,不然亦不能在千军之中射死东吴大将凌操,可见到单飞人在空中回击火焰时还能手如幻影般连出三箭,亦是暗自骇叹。
  
      他只知道这少年人谦和、够义气、地位高,却真没想到此人的功夫竟是如此高强。
  
      单飞击出的火焰倏然消散。
  
      三箭尽数落在黄堂手上,片刻燃成灰烬,如单飞般缓缓向地上飘落。
  
      单飞已退近黄祖的那些铁甲盾兵之前。
  
      盾牌兵缓缓又退。
  
      黄堂轻易击碎单飞击来的火焰后,嘿然冷笑道:“单飞,你若是只有这点本事的话,未免太过让人失望!”他话音才落,蓦地仰天长啸。
  
      啸声中,地上分散的蓝焰倏然暴涨,黄堂双手成圈,有无数火焰川流入海般聚到了他的近前。
  
      足有方圆丈许的火焰悬在半空!
  
      在场众人均是耸然动容,不想黄祖运火的神通高明如斯,火神之后倒也真的名不虚传!
  
      单飞已知黄堂下一刻的功夫就会将火团推来,几乎在黄堂聚火的瞬间倒飞而出,倏然抓了三面盾牌在手。
  
      那些盾牌兵本也防着单飞会对黄祖不利,却不想这少年人如魅影,瞬间取了他们的手上的盾牌,让他们根本无从防范。
  
      单飞前冲!
  
      谁都没有想到过单飞会冲,在这种最要命的时候选择了冲锋!
  
      单飞却知道自己必须冒险。
  
      黄堂终于聚力一击,如此一击可说是惊天动地,但常人在这般用力后会出现短暂的脱力,亦就是旧力方去、新力再升的时刻。
  
      那是他单飞唯一的机会。
  
      单飞对内息了解的越深,对此亦是明了,等待黄堂运火那一刻,几乎毫不犹豫的选择抢盾强攻!
  
      身形几乎幻化成影,单飞竟以比利箭还要迅猛的速度射向黄堂!
  
      黄堂脸色终变,爆喝声中将火团全力的向单飞掷去。
  
      火光耀天,寒风都炽!
  
      单飞必须躲,他若不躲,就会被这奇异的烈火燃成灰烬,但他就算躲,亦躲不开他黄堂接下来的出招。
  
      单飞未避!
  
      他早在抢过盾牌时就计算好接下来的动作,在黄堂推出火球的同时他已将两面盾牌甩了出去。盾牌有如开山的巨斧,呼啸中将火团劈出道转瞬即逝的通道,而他全身团缩,顶在最后一面盾牌中从那条通道中破火而出!
  
      单飞穿出火球。
  
      谁都没想到单飞竟如此胆壮,冒险一攻已抢到了先手。
  
      张辽双眉微展,随即骇然,他知晓单飞的用意,可他却蓦地发现单飞陷入了绝路。
  
      黄堂还能迅猛出手。
  
      有火剑明耀,在单飞冲来的刹那如雷电般飞击而出!
  
      那支火剑尺许长短,半空破斩而来,威势还要远胜方才那磅礴的火团。
  
      黄堂居然还留有后招,他竟似算到了单飞会险中博胜,如今这一剑才是他真正的杀招。
  
      火团虚幻。
  
      如今才是真正无坚不摧的致命一剑!
  
      那火剑几乎无任何阻碍的射穿了盾牌,就要射穿了单飞的身体,眼看单飞再无避让的可能……
  
      盾后的单飞忽然消失不见!
  
      黄堂心中微凛,脑海中立即闪过一个念头——单飞逃了?他居然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动用无间逃了?他这种人怎么会……
  
      念头不过闪电。
  
      下一刻的光景,众人只见火剑远远破空而出,单飞却已到了黄堂的身前。
  
      突然出现!
  
      消失和出现一般的突然。
  
      那种感觉就像是单飞在瞬间撕裂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又倏然回转,却正能躲开黄堂致命的杀招。
  
      虽不过是一刹的光景,却已是永恒的震撼!
  
      众人目瞪口呆中……
  
      单飞出掌。
  
      黄堂胸骨断折、吐血倒飞。在骇然单飞的神通时,他瞬间想到了一个极为古老的传说。恐惧油然而生,黄堂知道两千多年前曾有人拥有这种神鬼莫测的本领,嘶声喊道:“瞬移无间!”
  
      .
  
      ps:看了一下,偷香写了十个月,190万多字。算起来更新不少了,呵呵,毕竟老墨四十岁的人了,和写江山时候的身体没法比,你说是吧?今天是16年最后一天,提前祝兄弟姐妹们新年快乐!然后在这里再和大家商量个事,以后没有特殊情况,月票我们也不争了,大家没地投就投这里,尽量去抢红包区的红包,然后抢来起点币再订阅打赏偷香,签到得的起点币订阅偷香我一分钱得不到,红包抢来的起点币和充值的一样,这么划算的事情,我们不做不是吃亏了?哈哈!祝大家新年红包多多,事业学业大成!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