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林中鏖战各位书友,新年快乐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血遁之术,欧阳明竟然在密林之中施展了血遁之术。

    这对于一般人而言,绝对是自寻死路的事情。可是,当欧阳明在激发了血遁之术后,他的精神意识却是突兀地拔高,并且立即与血遁之术结合一体。而与此同时,欧阳明的眼眸也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几乎有三分之一的眼珠子变成了骇人听闻的血红色。

    随后,那血遁的速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异,并不是变得更快,而是变得慢了许多。

    没错,欧阳明就是在尝试,他想要完全地掌控血遁之术的力量,他想要快慢由心。当然,想要做到这一步绝不容易,哪怕欧阳明此刻已经是全力以赴,但那速度的下降却远远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身形连续闪动,欧阳明已经是飞一般的闪过了八颗大树,在这狭小的空间中以如此高速做到这一步,绝非易事。如果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为后盾,他根本就不用考虑。

    不过,到了这一步,已经是他目前能够达到的极限了。血光霍然散去,欧阳明的身形出现在第九颗大树之前,他的身体几乎就要与大树紧密地贴在一切了,如果不是横在大树和自身间的手臂阻挡,他的身体或许真的就要撞上去了。

    欧阳明的心头狂跳,在这儿练习血遁之术,确实会达到极高的效率,因为一个不慎,等待他的就将是粉身碎骨的结局。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分心,而且能够更快地掌控血遁之术。

    但是,这样做的弊端就是太危险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心念一动,欧阳明一咬牙,将腰带取下,手中军火闪动瞬间覆盖其上。

    他想要看一看,是否有办法将替身宝石修复。

    就在军火烧灼到替身宝石上的那一刻,欧阳明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他感觉到了,那替身宝石似乎在渴求着什么。

    心念微动,欧阳明伸手,按在了宝石之上。

    果然,就在下一刻,他体内已经补满了的气血就如同翻江倒海的水浪般冲入了宝石之内。而那宝石中的人形也是迅速地重新凝聚了起来。

    欧阳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已经找到了将替身宝石修复的办法。

    而且,这个办法对他而言,几乎不用耗费什么力气。

    当然,若是换了一个人,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修复替身宝石需要气血能量,但是一个人能够产生的气血能量始终有限,而一旦失去了气血,导致气血亏空,那么想要弥补的话,无论是难度还是速度,都足以让人头痛欲裂。

    可是,对拥有吞噬能力的欧阳明来说,吸纳气血所需要的,仅是血肉罢了。

    当身体内接近一半的气血消耗之时,替身宝石已经完全复原了。欧阳明长笑一声,将腰带重新戴好,身形闪动一边转移地点,向着密林深处前进,一边搜寻路上遇到的动物,取其血肉弥补气血。

    当气血满盈之时,他立即发动血遁之术,在这个极端的环境中练习掌控。

    虽说每一次练习之时都会有着明显的进步,但是因为环境所限,也是时常出现各种问题,身体撞树的情况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

    不过,在超级强大的精神意识掌控之下,无论他撞击得多么厉害,都无法给他带来真正的致命伤势。哪怕是受到了重伤,也有着替身宝石发挥作用。

    而一旦发动血遁之术和修复替身宝石所消耗的气血太多,欧阳明就会猎杀密林中的生物以弥补自身气血。

    就这样,他越走越深,不断地前进。

    ※※※※

    张银理阴沉着脸,一样在密林中摸索着。

    欧阳明在密林中一边修炼一边远走,根本就没有掩饰行踪。而张银理本人却是一位强大的追踪者,哪怕是仅有蛛丝马迹,他也能够从一点儿的迹象中推断出猎物的走向。所以,他能够一直吊在欧阳明的身后,虽然没有能够追上,但也不至于失去踪迹。

    只是,他在追踪之时,也是未免有着一丝懊悔的情绪。

    自己还是太托大了,原本以为这区区十余人根本就无法逃脱他的手掌,所以在袭杀欧阳明之时,他也没有掩饰身份。

    其实,或许是因为欧阳明杀了他唯一的儿子,所以他才会下意识地不想掩饰身份,想要让欧阳明后悔莫及吧。

    不过,无论怎么说,此时的欧阳明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而他却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欧阳明找到,并且将其擒拿或灭杀。只要一想到这点,他就是头痛欲裂。

    摄火令,他必须要将摄火令取回来啊。

    此时,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欧阳明似乎是昏头了。他并没有回返军营,而是直接进入了密林。

    如果欧阳明仗着那诡异的血光之术直接逃回军营,他自然是毫无办法,唯有抛弃一切远遁万里。可是,既然这小子进入了密林,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他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虽然仅仅见过血光一次,却已经判断出来,那是一门在平原开阔地区逃命的神奇手段,若是在密林这样的环境中,纵然能够使用,其价值也将大为减弱。

    所以,在密林中追上欧阳明,并且将他擒拿,逼问摄火令下落,已经是他唯一的指望了。

    转头朝着后方瞅了一眼,他已经尽可能地将所有经过地点所留下的痕迹都抹平了。但是,他却没有多少把握,能够始终瞒得过后来的探寻者。希望,这一次命运能够站在自己这一边吧。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哀求,就在第二日,当他追入密林的第二天清晨,张银理突兀地停下了脚步,他看着前方那个穿戴着一套铠甲的欧阳明,满脸的震撼和狂喜。

    他正在发愁,究竟要多久才能找到欧阳明,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主动出现了。

    看着全副武装,手持军刀,目光炯炯的欧阳明,张银理哑然失笑,道:“怎么,你想要与我交手么?”他口中说着,身形却是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他不会再犯第二次的错误,这一次,绝对不能再给欧阳明血光逃遁的机会了。

    然而,欧阳明却是突兀地踏前一步,就这样一刀劈出。

    张银理的神情微动,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前进道路似乎已经被这一刀给完全封锁了。无论他怎样的挪移闪避,都无法避开这一刀。

    不过,他也懒得闪避,口中轻哼一声,衣袖拂过,竟然与这一刀硬碰硬地撞在了一起。

    他的衣袖看似柔软,但却是一种特殊的奇门兵器,那一袖扫过,无论是锋锐还是坚硬,都不比欧阳明手中军刀逊色。

    “叮……”

    一道轻响之后,张银理的脸色骇然,他身形不进反退,心中纳闷。

    这小子,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力量啊?

    适才那一下撞击,他原本以为欧阳明纵然有着抢先出手的角度优势,但也会在自己强大力量的碾压之下败退。可是,刀袖相交,他这才感觉到,那小子军刀上的力量之大,根本就不比他逊色分毫啊。

    一个小小的力品武者,怎么可能在纯粹力量上与他分庭抗礼……不,似乎那一刀所展现出来的纯粹力量上,还要压过他一头。

    张银理脸色大变,他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小觑,身形再度扑上,手腕一抖,一把软剑如同毒蛇般的闪电刺出。

    他的这种手段,已经是近乎于偷袭了。

    张银理对自己的身份向来极为重视,否则也不可能在大路上不加掩饰地直接拦路杀人。能够让他放下自尊,以偷袭的手段去暗杀,已经足以让欧阳明自豪了。

    然而,张银理骇然发觉,欧阳明再度出刀,那一刀无论是角度,还是时机,都是这样的无可挑剔。

    简简单单,没有任何花哨动作,可就是这大道至简的一刀,却再度让他变得极其难受。

    他的偷袭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像是跳梁小丑般,被对方堂堂正正的一刀彻底地压制住了。

    张银理牙关一咬,爆吼一声,那软剑突然间抖得笔直,并且毫不犹豫地朝着刀光抽去。

    若是双方实力相当,他绝不敢选择这样的做法。可是,欧阳明的力量虽然增强了,但他毕竟还是力品武者,张银理就敢以这种蛮不讲理的办法以力破局。

    庞大的真气翻涌,犹如怒涛骇浪碾压而去。那软剑瞬间连续点在刀光上三下,每一击都伴随着寻常力品武者无法抵御的强大真气。

    可是,就在此时,欧阳明的身体却开始摇曳起来。

    他的身体仿佛与整个环境都融为了一体,他的身体摇曳似乎带动了整片密林的摇动,就连那些树枝、草木等等,都微微摇晃着,仿佛在与他的身体遥相呼应。

    张银理立即觉得,自己的力量被卸掉了,被这种与整个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神秘力量轻而易举地卸掉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产生了一种极为惊恐的错觉。

    适才与他交战的,并不是力品武者的人类,而是整个世界。

    趔趄地后退几步,张银理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他狠狠地道:“天人合一!”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