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此时此刻,张银理突然间有了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天人合一,没错,他适才所感觉到的,绝对是天人合一。

    但是,这种境界又怎么可能在一个力品武者的身上出现呢?这种境界,不是极品巅峰武者也要梦寐以求的么?这个世界,怎么给人一种乱了套的感觉,这个世界,还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世界么?

    张银理的脸色铁青,他再度发现了那种事情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

    原本以为,欧阳明在密林中肯定无法施展血光逃遁之术,在这儿遭遇之后,他就是如待宰之羔羊,再也无法逃出自己的手心了。

    可是,当见到那天人合一之境活生生地在自己眼前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或许事情会再度朝着违逆自己意愿的方向发展了。

    但无论如何,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哪怕是再苦再难,他也不能放过欧阳明。

    爆吼一声,张银理手持软剑,一步步踏足而上。

    在拥有天人合一境界的欧阳明面前,若是还想施展什么小聪明或者是特殊技巧,那绝对是自取其辱。此时,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以绝对的力量来压制对方的境界。

    若是他的力量足够强大,自然能够做到以力破巧。

    “叮……”

    刀剑再度相交,可是这一次却换作欧阳明后退数步了。

    他身披铠甲,头戴钢盔,手持军刀,护臂护腿贴身,已经有着整整11点力量的加成。

    若是单以力量而论,再加上他此刻力品五等的修为,其实已然在张银理之上了。可是,张银理身为阳品强者,自然也有着装备在身,虽然无法达到11点力量那般可怖,但是与本身实力相加,却也不会逊色。

    当然,最主要的是,张银理一旦运用真气,那瞬间爆发力所造成的冲击和破坏力就远非欧阳明能够比拟的了。

    阳品武者的真气运用在战斗中的效果,自然要比力品武者强大的多。

    欧阳明脚步趔趄,后退两步,但立即站稳。只是,张银理得理不饶人,又是连环数剑刺来,每一剑刺出,他都摒弃了所有的技巧和招式,就是这样老老实实地一剑又一剑地刺出。

    欧阳明随手格挡,每一次出手都劈砍在剑势最为薄弱之处。但哪怕如此,在对方强大力量的冲击下,却依旧是步步退缩。

    而且,每一次刀剑相交,欧阳明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重重地一颤。一股股强大的真气透过兵器不断冲击着自己的经脉,让他的经脉隐隐作痛。

    这是张银理竭尽全力调动真气攻击的作用,想要让欧阳明直接受到内伤。

    如果不是欧阳明气血充沛,还有着替身宝石可以抵御,再加上那天人合一境界的卸力,此时早就无法抵挡张银理的全力攻击而被他一剑穿胸了。

    再斗片刻,欧阳明突然说道:“好一个以力破局,我打不过你,告辞了!”

    张银理死死地盯着欧阳明,加快了出剑速度。在这种情况下,他又岂能让欧阳明逃出自己的剑势范围。

    然而,就在下一刻,张银理的眼眸中就看到了一抹血光。

    没错,就是那让他感到惊惧的血色。随后,那欧阳明就消失在他的眼眸之中了。

    张银理凝立原地,他只觉得手脚冰凉,整个人如同跌入了万年冰窖之中,再也没有一丝暖意了。

    这个地方,那小子怎么可能在这个地方施展血光逃遁之术呢?

    张银理虽然没有类似的能力,但多少也听说过一些诡异功法的传说。可是,所有的血遁不都是无法控制的,唯有在一条直线上逃遁的么。

    在这里施展血遁,又要到哪里去找一条不受阻碍的通天之路呢?

    脸上的肌肉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张银理突地抬头,发出了一道惊天动地的,充满了愤恨的咆哮声。随后,他收拾心情,朝着那血光离去的方向追去。

    不管欧阳明是以什么手段逃走的,他都无法半途而废。

    除非欧阳明遇到了自己无法力敌的援军,那么他们两人之中,必将有一人永远留在此地。

    在这一次交手之前,他一直以为,最终能够活着走出密林的,肯定是自己。但是此刻,却有着一抹阴影在脑海中浮现并且徘徊着,让他的心变得沉甸甸的难受至极。

    此时,他的心中再度泛起了一丝恨意。不过这恨意却已经不再是针对欧阳明,而是针对张银凡。

    这个白痴,竟然招惹到如此的强仇大敌,真是该死!

    他绝不会想到,也不会承认,自己在第一次见到欧阳明,认定他杀了张含玉之时的表现。那时候,他也是将欧阳明当作一个小小的,但却可以随手铲除的威胁。选择半途伏击欧阳明,并不是真心和解的,并非张银凡,而是他自己。

    人都是如此,从来不会去关心那些在自己眼中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在他们的眼中,这些小人物天生就应该是为他们服务和牺牲的。

    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这些小人物也会成长,也会变成与他们抗衡的对手,也会成为能够将他们掀翻在地,让他们仰视而高不可攀的大人物……

    ※※※※

    “驾——”

    一匹烈马驮着一位军士快速的跑向了军营。

    “来者止步,否则格杀勿论!”

    军营入口处,一位火长大声喝道。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能让人冲击军营,否则脑袋上挨一刀的,绝对是他本人。

    那军士立即是勒马停下,因为用力过猛的关系,他竟然从马上跌落了下去。

    军营入口处的那位火长眉头皱起,心中隐隐地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一眼就已经看出,那骑士的马上功夫并不弱,但此刻竟然从马背上跌落下来,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的心神大乱,所以有些不知所措了。

    能够让一位男儿汉子如此惊慌失措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小事。

    火长的脸色微变,立即想到了一件让人惶恐的大事。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发、发生了什么事,莫非是有兽潮的迹象了?”

    跌倒的军士一股脑儿地爬了起来,他连忙道:“大人,不是兽潮。”

    火长暗中松了一口气,道:“不是兽潮就好,什么事情那么大惊小怪的?”

    军士大声道:“大人,我们在营地二十里外发现了十余位军中兄弟的尸首,其中一位是南营火长林超!”

    “什么?”那火长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他今日负责把守营门,自然知道林超是因何离去。他是奉了南营主将方一海的命令,护送欧阳明大师前往府城的。

    然而,他的尸体却被发现在大道上,那么欧大师呢?

    他大踏步上前,一把将这个军士揪住,怒道:“你没有骗我?”

    那军士苦笑着道:“小子也是南营兄弟,奉命借调钱粮营,随火长一起押送粮草,途径半路,发现林火长尸体,这才奉命前来报信。”他顿了顿,道:“军法如山,小子怎敢胡言乱语诅咒长官?”

    火长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道:“候着!”

    他立即转身,朝着南营跑去,身在半途,更是吼道:“快点去通知西营主将和器械房,都傻呆着作甚!”

    一刻钟之后,整个南营和西营都轰动了起来,两位主将脸色铁青的骑上骏马,带着亲卫队如飞赶去。

    东营之中,田伯光听闻此事,不由得哑然失笑。虽然此事与他无关,但见到陈一凡难受,他就觉得开心。

    然而,下一刻他就开心不起来了。

    因为倪运鸿急匆匆地来到了他的府上,劈头盖脸的第一句话就是:“田伯光,袭击欧阳明一事,可是与你有关?”

    田伯光虽然是西营主将,但是在面对倪运鸿之时,却是客气得让人惊讶。

    若是其他人敢当面这样责问,哪怕是中营主将邓芝才,他也有胆量面对面的吼回去。

    可是,当看到倪运鸿那一张难看得到了极点的铁青色的脸庞之时,他心中的那一点儿小小不满顿时全部不翼而飞了。

    “大公子,您误会了,此事绝对与我无关!”田伯光不敢有丝毫的迟疑,连忙诅咒发誓道。

    倪运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道:“希望与你无关。”他的眼眸凶狠而带着一丝极其罕见的暴戾之色:“若是让我查出来,我倪家定要他血债血偿,杀他个九族,鸡犬不留!”

    田伯光瞠目结舌,实在是想不明白倪运鸿为何对此如此气恼,如果仅仅说这是惺惺相惜,那似乎并不可能啊。

    “哥哥,不好了!老匠头晕倒了!”倪英鸿急匆匆地赶来,焦急地叫道。

    倪运鸿面色微变,道:“情况怎样?”

    犹豫了一下,倪英鸿道:“老匠头年事已高,最近一段时间为了给陈一凡构思神兵,耗费太多精神,突然听到欧……他的消息。”她缓缓地摇着头,道:“我已经以星光传书之法通知家族,让他们带灵丹来吊命,但能够拖多久,就不知道了。”

    田伯光倒抽了一口凉气,灵丹,他们竟然要动用灵丹?

    他这才明白,原来欧阳明在他们兄妹心中的地位,竟然远比自己想象中要高得太多了。

    而就在此刻,已经赶到大道事发点的两位军中主将正大发雷霆之怒。

    一道道的命令被传达了下去,一名名士兵被动员起来。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欧阳明!

    不惜一切代价,为死去的兄弟报仇雪恨!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