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绝户
    天堂星。

    一双用金线绣着瑞兽图案的靴子踩在一片焦土之上,身穿华袍的男人脸色铁青,两颗拳头紧紧地拧在一起。从男人的视线看过去,眼前是一片废墟,曾经这是个繁华的城市。它独特的地理优势再加上几代领心的苦心经营,使得这座城市成为帝国南境的一颗璀璨明珠。特别是在皇子相争之后,由于这座城市站对了队伍,其势更是日上中天。然而如今,它已经变成一座废墟。放眼看去皆是残桓断瓦,到处浓烟滚滚,几乎没有一座完好的建筑。特别是领主所居住的那座城堡,曾经名为白堡的它,如今在炮火下只剩下大量的废土和碎石。

    这座城市,名为方舟港。

    在抵抗了入侵者长达三个多月后,它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宣告灭亡。然而来自东方的入侵者也得不到什么,就为了这片废墟,他们还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王爷……”一名军官在华袍男子身边跪下。

    “我想一个人静静。”男子道。

    军官叹了声,低头退走。

    平西王!

    原本封号为安阳王的他,为了这次西征,特意求那九五至尊改封号平西,为的就是平定西夷,好叫朝野上下那帮瞧不起自己的老东西大跌眼镜。为此,除了由帝国发落的兵马之后,他不惜尽起家底,投入了一支装备精良的私军。原本踌躇满志,却没想到,在跨越大洋之时,那惊涛骇浪没有阻止他的步伐,却硬生生在这座海港城市上停留了三月之久!

    那些西方蛮子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先是自毁廊道阻止他的军队登陆,然后以崖壁为屏障进行坚守。等到他攻上这面海孤崖,以为可以一脚踏平这座城市的时候,对方又节节布防,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从市郊到中心,再到最后的白堡,前前后后总共布置了三十四道防线。当全部防线被攻破之后,城市自然也就变成了废墟,可他的军队也战损严重,特别是那支私军已经减员三成。本来在他的算盘里,这支私军得看到那蛮子帝都才会出现战损,不料却在这里栽了一个大跟斗。

    这让他如何不恼?

    如何不怒!

    恼的是蛮子可恶,负隅顽抗,注定改变不了的结局,却非得耗掉他大量的兵力,最终不过落得两败俱伤;怒的则是另外一位王爷对他的战况不理不问,本该协同作战,却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跑去另一个战场大杀四方,正是那所谓的尽挑软柿子捏。

    那一位,封号为极武王。

    成名已久,无论战力声望均在他之上。帝国八王里排名亦是三甲龙凤,他虽怒,却不敢言,只能打断了牙连着血自个往肚子里咽。不敢言,却不代表不敢怨,平西王双眼杀气毕露,早在肚子里把那极武王问候了三百遍。

    如今大军在城外一片空地安营,必须略做休息,才能再往内陆推地。现在已经派出多支斥侯队伍去打探敌人虚实,平西王隐隐感到,在这座城市之后还有更大的威胁,那从之前三个月的战斗里,对方始终能够抵住一**的压力便可知道,他们有强劲的后援。于是之前以为的踌躇满志,如今化为浓浓担忧。

    此次西征,帝国八王出动其三,除了他和极武王外,还有一位大胜王。那位王爷武力不及极武王,但用名是出了名的厉害,否则也不会获大胜封号,皆因他每战必胜。而到了此地,他仍旧末尝一败,所带领的军队已经深入内腹,正准备剑指帝都。极武王虽然没扩张得如他那般厉害,却也已经拿下多个城市,眼下正围困那位于南北交界处的大城摩瑟奥尔。

    唯有他,空有壮志雄心,却给顽敌生生拖住脚步,以至三个月下来才打下一座方舟港的平西王连内陆都未曾踏出一步。每想到这,平西王便恼怒无比,心想自己好不容易造出来的声势,这下好比阳春冬雪,化得干干净净了。

    越是想,便越对这些西方蛮子恨之入骨。

    于是休息了三天后,大军开拨,往方舟港后的内陆压进。

    让他意外的是,蛮子竟然让出了沿路十来个大大小小的城镇,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占据了这些城镇。可另一方面,这些城镇的人员已经撤离一空。非但如此,但凡有点价值的东西也已经全数运走,就更别说粮食和装备什么的了。所以平西王一口气占据了十几个城镇,但得到的仅是些看得吃不得的石头而已。至多,也就有那么几分象征意义。

    但这总息解了烧眉之急,好为自己的军功添上浓浓一笔,不至于三月不得寸功。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好受了。

    再往前推进,平西王看到一片焦地。农田、森林几给烧个一空,他看得目瞪口呆,同时把握到蛮子的计策。

    这是绝户计!

    如此一推想,前面三个月的苦战,在那段时间里,这些西方蛮子怕是撤离了之前占据的那十几个城镇的居民,带走了一切所能够带走的东西。然后烧田毁林,把那些带不走的作物宁愿自毁,也不留给他们当食物。这是要断绝他们的粮食,要知道三个月下来,他们带来的军粮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如今没有作物,再加上烧林把动物都赶跑了,方圆百里之内很难找到食物。接着是天气,天气已经开始转凉,夜晚需要用到大量的木材生火,无论取暖还是造饭,都是必不可少的燃料。

    而现在,没有作物和木材,意味着士兵只能缩衣减食。

    “那些该死的家伙!”营帐里响起平西王的怒叫。

    帐蓬中大大小小二十几名军官人人愁眉苦脸,敌方摆出了绝户的阳谋,如今之计,只能向其它两位王爷求粮。否则别说继续挺进,就连维持几十万人军队的用度都难以做到,正是进退不得的尴尬局面。一名将军道:“王爷,要不,您给大胜王发个信。大胜王与老王爷常把酒言欢,我想借粮这点小忙,他不会拒绝的。”

    平西王也知道这是下属给自己个台阶下,在大胜王和极武王之间挑一人求助的话,他自不愿去看极武王那眼高于底的老王爷脸色,当下点头道:“也只能这么办了啊。”

    突然外面钻进来一个,扑地就跪道:“不好了王爷,士兵们中毒了,我们怀疑是水源方面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平西王大惊失色,这才断了粮草,又来了中毒,真是一波末平一波又起。

    他掀帐而出,在军营里走了一圈,果真有不少士兵中毒。仔细调查,是饮水出了问题。军营的用水从附近一条河里汲取,显然有人在上游下毒,才导致士兵喝下之后中毒。现在中毒的士兵均集中起来由军医班在救治,幸亏只是腹泻的状况,士兵性命无碍,但依旧打击了士气。

    平西王回到自己的营帐里,却是连气也生不出来了。

    在方舟港被夷平之后,曙光城堡便俨然成为了抗击东方入侵者的前线基地,小半个南境的物资几乎每天都会不断运进这座城市,再经由统一分配之后发放到前线几座城市里。方舟港那三个月的战争可以说打得异常艰苦,要不是铁松岭以及爱德华不断送人送粮,别说三个月,只怕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下来。

    而这三个月,则为爱德华接下来的一系列布局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在爱德华的坚持下,方舟港方面放弃了后面几座城镇,便是由爱德华管辖的邻近几座城镇也在空城计划的名单当中。十几座城镇,数十万人口有序撤离,同时带走了粮食、装备、矿材乃至其它有价值的东西。真正做到寸草不留,给东方国度的敌人只留下一座座空城。

    接着则是毁田烧林,再于水源处投毒,从最大程度打击敌人的士气,为接下来的战斗做足铺垫。

    一切均按照爱德华的计划在进行着。

    从方舟港以及其它城镇撤离的居民则收容在曙光城堡以及其它城市里,均得到了衣食方面的保障。只是即便如此,毕竟离开了自己长久生活的城市,对于很多居民来说仍然难以适从。这里面就包括了若拉,对于这个从小在方舟港长大的女人来说,现在躺在曙光城堡贵宾房的大床上,辗转难眠。

    奥兰多已经去往前线,今天怕是回不来了,于是她看着窗外陌生的城市,感慨良多。

    本来以后皇子之争后,她可以安下心来做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不想突然出现的东方巨龙让这一切变成了泡影,她不得不披甲上阵,和丈夫一起保护他们的领地。过去的那三个月里,每天都有熟悉的脸孔长眠不起,从最开始的悲伤到现在的麻木,若拉分不清哪个更好一些。

    如今她小腹微隆,奥兰多不允许她继续战斗,于是呆在了曙光城堡里,成为一个为前线作战的丈夫摇旗助威的普通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