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恶有恶报第九更,再求订阅推荐和月票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他的声音远远传荡开来,整个军营似乎都因此而被惊动了。

    如果是其他人在军营内如此放肆,肯定会引起无数人同仇敌忾。哪怕是阳品巅峰强者笑笑生这样做,也会在众人的围攻之下饮恨而亡。虽然他在死前肯定会拖着许多人垫背,但最终依旧难逃一死。

    可是,换作素来就有雷霆将军之称的方一海出面,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别说是整个钱粮营上下,就算是整个军营之内,都没有人会插手其中。

    反而是许多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之色,他们都在心中腹诽。这个吝啬鬼,就是喜欢克扣钱粮。看看吧,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这一次克扣到南营主将方一海的头上,也算是活该倒霉。

    钱粮营中,主管曲建明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一下,就立即缩了回来。如果方一海直接找他,他也是躲不过去。但既然绕过了他,那他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张银凡虽然是他的属下,但也并不是没有跟脚的。在钱粮营中,这家伙也是屡屡与自己作对,如今得罪了上官,想要指望他出头,那是绝无可能的。

    方一海双目如电,环视片刻,突地狞笑一声,道:“这只老鼠不敢出来,那就抓他出来。余海梁!”

    “在!”

    “带人给我搜,就算是上天入地,也要将他找出来!”

    “是!”余海梁应了一声,大手一挥,身后的亲卫队们顿时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的冲入了钱粮营之内。

    曲建明的脸色微变,心中暗恨,这个张银凡也不知道如何得罪了方一海,竟然惹得他爆发出如此强烈的雷霆之怒。

    只是,他心中虽然对方一海也是不满,但却不敢在他气头上出面劝阻。只是在心中暗自盘算,如何才能在邓芝才面前告上一状。

    片刻之后,一道欢呼声响起:“捉到了,是活的!”

    数名军士押着一人,从钱粮营中快步而出。他们对那人的态度极为蛮横,一路上拳打脚踢,毫不留情。虽然不至于伤其性命,但是当那人被押解到方一海面前之时,却已经是鼻青脸肿,就连牙齿都被生生地打飞了一颗。

    “将军,我们找到此人之时,他不但想要逃跑,而且还想要偷袭我们,弟兄们为了自保,出手重了一点。”余海梁大声道:“请将军问话!”

    那趴在地上,捂着身体痛楚叫苦不迭的张银凡心中惶恐,连忙叫道:“冤枉!冤枉啊!我没有逃跑,也没有抵抗啊!”

    其实,别说什么袭击了,在见到那些如狼似虎般的军士冲进来之时,张银凡根本就没有想过反抗。

    他根本就是束手就擒的,但是那些军士一见面,就是凶神恶煞地一顿拳脚,打得他几乎都要成内伤了。此刻身体疼痛难当,一颗门牙脱落,说话都因此而漏风了。

    方一海冷笑一声,装作未曾听到他的辩解,道:“如此胆大妄为之徒,竟敢袭击自家兄弟,你们还傻呆着作甚!”

    余海梁等人先是一怔,随后领悟了将军的意思,一个个上前拳脚并用,打得张银凡满地打滚,哀嚎不已,很快的就连声音都变得沙哑了起来。

    曲建明的脸色变幻莫测,终于是坐不住了。他走出了房门,大声叫道:“方将军且住!”

    然而,南营众军士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依旧是拳打脚踢,毫不留情。

    当然,他们所选择下手的地方也是深有讲究,只会造成张银凡的痛苦,却不会给他带来致命伤势。

    曲建明的脸色铁青,道:“方将军,您不觉得过分了么?”

    方一海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过分?什么过分?”

    曲建明道:“方将军,就算是张大人对你们南营的钱粮有些克扣,但也罪不至此吧?”

    “克扣?”方一海笑得愈发的阴森,他陡然道:“儿郎们,告诉他,这杀千刀的究竟做了什么!”

    余海梁大声道:“张银凡勾结其兄张银理,半途袭杀欧大师,杀害南营亲卫队兄弟十人,杀害中营亲卫队火长一人。我等奉邓将军之命擒拿归案,任何阻扰之人,格杀勿论!”

    “什,什么?”曲建明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道:“他敢这么做……”

    正在哀嚎的张银凡突然翻了一个白眼,竟然是心惊胆战,硬生生地吓晕了过去。

    他原本以为自己和兄长所商量之事天衣无缝,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注意到他。所以,今日方一海突然带人前来之时,他的心中还是有着一丝侥幸。

    可是,此刻被方一海当场叫破,就连他兄长的名字都喊了出来,他顿时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一想到军中酷刑,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当场昏迷。

    方一海不屑地冷笑一声,道:“无胆鼠辈。来人,待下去严加拷问,我要让他的身上再无隐秘!”

    “是——”

    自然有南营军士上前,将张银凡当场拖走,而曲建明的脸色青红交加,愣是不敢再开口一言了。

    片刻之后,袭杀案告破之事已经传遍了全营,张银凡更是被中营主将判决凌迟处死。

    十一位两营亲卫队军士,其中还有两位火长的性命,如果邓芝才和方一海无法给出一个让众多属下解恨的方式,那么他们两位以后带兵就会变得极为困难了。

    而此事传到了倪运鸿兄妹耳中之时,他们也是感到大出意料。不过,对京都张家,他们亦是警惕万分。虽说是有心株连,但最终却还是不了了之。

    ※※※※

    幽幽地,当欧阳明从昏迷中醒转过来之时,已经是呼呼大睡了整整三日。

    然而,就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整个人就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呼”的一下坐了起来,欧阳明看了眼四周,顿时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器械营的房间之内。他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幸亏自己没有看错人。

    其实,在跟着笑笑生狂奔的那一段路之时,他早已是强弩之末了。

    见到余海梁之后,心中最后一点担忧全部放下,那极度疲惫的精神立即就像是泄洪之水般,再也难以阻挡。所以,他匆匆地问了一句余海梁,其实不管他的回答如何,欧阳明都已经是无法坚持了。

    那时候,他的心中隐隐地还有着一丝担忧。

    毕竟,他这一次外出是应南营方一海之邀,而途中却遭遇截杀。哪怕南营的十位兄弟以命相搏,但他对南营还是有着一丝怀疑。不过,如今看来,这份怀疑已经没有必要了。

    从床上一跃而起,欧阳明推门而出,顿时看到了院子中那明媚的阳光。

    此时再度凝目看去,这平日里最普通不过的景色,似乎多了一层朦胧的感觉,让他的心境有了新的提升。

    感应着自己眉心之间,欧阳明意外的发现,他的精神力量似乎变得更加强大了。

    心念微动,欧阳明四顾无人,双手微微一搓,鉴定之光顿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种族:人类

    等阶:凡人阴品一等

    力量:6

    敏捷:6

    体质:6

    精神力:25

    技能:军中拳术,军中刀法,军火锻造术,鉴定术,玉石镶嵌术,

    境界:天人合一

    欧阳明的眉头一动,伸手摸向了腰间。果然,那根带给自己体质、血遁之术和替身力量的宝物已经不在了。

    现在欧阳明身上最强大的属性,自然就是从摄火令中获取的吞噬能力。其次,就是那根他千方百计才打磨成功的腰带了。

    少了这根腰带,他的一身实力起码有一半发挥不出来。

    不过,除了遗失腰带有些不习惯之外,他欣慰地发现,在晋升阴品之后,力量、敏捷和体质的属性果然都达到了6点。而更为惊喜的则是,他的精神力量竟然一下子从20点提升到了25点。别小瞧这五点的提升,那可是足足百分之二十五的增长了。而且,如果换算到其余三大基本属性的头上,那就等于直接提升了五个境界。

    他心中隐隐地有些明白,精神力量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巨大的提升,并不仅仅是过度使用之后恢复那么简单。

    那七天的密林之旅,以及先前遭到伏击之时的危险,还有最后掌控血遁之术,反杀张银理的喜悦和感悟,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才是他能够达到精神力25点的真正原因。

    这一切,都是不可复制的,哪怕将整个过程重新演练一遍,但若是没有足够的体悟和机缘,他也是无法达到这个地步。

    欧阳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看了眼房间和院子,除了他自己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

    摸了一下肚子,他发现这里似乎已经饿瘪了。

    他甚至于有着这样的一种感觉,如果面前有着一头牛,他似乎也能够将其一口吞下了。

    霍然,耳朵微微一动,他听到了开门声。

    转身凝目望去,他立即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倪英鸿抬头,一眼就已经看到正在院子中晒太阳的欧阳明,她的眼眸一亮,惊喜地道:“欧兄,你醒了!”

    欧阳明咧开了大嘴,道:“是啊,睡醒了。”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道:“今天的太阳,可真好啊!”

    “咕咕……”

    霍然,一阵极其古怪的声音从欧阳明的肚子中响起。

    那舒展的身形顿时停了下来,欧阳明一脸的尴尬和无奈。

    倪英鸿看着他的肚子和神情,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终于是忍不住抿嘴而笑。

    欧阳明愤愤地瞅了眼肚子,心中暗骂,不争气的小家伙。只是,在他的心中却是忍不住暗道。

    这小子,笑起来的时候,还是很好看的啊!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