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黑藕生根
    黑色的尾巴在地上动了一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末端少了一小块,伤口平滑整齐,看起来是被利刃所伤。片刻后,这条黑色尾巴卷了起来,藏到了身子下边。

    然后,阿土的两只耳朵突然竖起,原本正趴在地上蜷缩着睡的身子也一下子支了起来,像是在睡梦中突然被惊醒,有些恍惚畏惧地向周围看了一眼。

    斑驳古老的树壁出现在它的眼帘中,灰蒙蒙的青气缠绕其间,还隐约可以看到相对的两扇大门的轮廓,不远处的地面上,还有一个看起来很熟悉的水洼,里面的水清澈透明,偶尔还会冒上一串水泡。

    “别疑神疑鬼了,这是树洞,不会突然有一整条龙川河水从咱们头顶上灌下来的。”一个有些懒洋洋的声音从水洼的另一侧传了过来,阿土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只见陆尘背靠着那一头树壁坐着,一边正皱眉给自己身上的伤口换着伤药,偶尔还会龇牙咧嘴,一边没好气地对阿土道,“笨狗,过来帮个忙。”

    阿土一跃而起,一溜小跑跑到陆尘身边,然后用牙齿灵活地咬住陆尘递过来的布带。

    在陆尘上好伤药后,在阿土的帮忙下安安稳稳整整齐齐地又绑好了伤口。

    此刻,陆尘脸上的气色看上去已经比前些时候好了许多了,脸色不再苍白,还多了一点红润,当他又活动了一下手臂身子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再过五六天差不多就能好了吧。”

    阿土“汪汪”叫了两声,陆尘看了它一眼,笑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早早地就在这里树洞里存了一大堆食物、伤药和各种衣物用品,这叫什么,哼哼,这就是料事如神。”

    阿土两只耳朵低伏了下来,看起来也很高兴,还用头去蹭了蹭陆尘的身子。

    陆尘笑着将它的脑袋推开了,然后站起身走到树洞一侧,那里不知何时堆了一大堆东西,看起来就像个小山似的。

    陆尘在里头翻找了一阵,然后摸了两块肉脯出来,直接丢给阿土。阿土一口咬住,立刻就开始大嚼起来。

    陆尘看着阿土,笑着摇了摇头,脸色看上去虽然轻松,但眼底深处却还是有一丝忧虑之色。

    早在昆仑山上时,他心里便多少有些预感,为了以防万一,在私下里他偷偷在这树洞中准备了这些东西,结果,果然是在危急关头用到了。

    不过,虽然他考虑周详,连阿土那一份都算进去了,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阿土这只笨狗原本的胃口就极大,在晋阶所谓的圣兽后,这货的食量好像直接又翻了不止一倍……

    陆尘简直难以想象这只大黑狗为什么会吃能吃那么多的东西,不过仔细回想的时候,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

    在月圆之夜后再相逢时,阿土几乎就不再吃普通食物了,它最喜欢吃的全部都是精气饱满的妖兽血肉,而且越新鲜的越喜欢。

    不过在这树洞中当然没这个条件,所以在饿了一阵子后,这笨狗迅速地丢掉了圣兽的节操,不管什么,能吃就行,一样吃得津津有味。不过这样的代价就是,它的胃口大得惊人,食物在迅速地减少着。

    而除此以外,摆在陆尘面前的还有另一个更加令人头痛的难题,那就是如何出去的事。

    在过往的日子里,陆尘拥有这颗神秘种子时,每一次进出这个神秘树洞他都异常小心,非但要选在极隐蔽僻静的地方,就是进去的时候,也都是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将所有外部可能的干扰尽量降到最低。

    因为进入这个树洞再出去的时候,实在是极危险的,对外面的世界是否发生变化根本无法察觉,一旦被人埋伏暗算,那一刻便当真是凶险无比。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一路逃亡的过程中,虽然中间有好几次都遇到了十分危险的紧要关头,但陆尘都并没有动用这颗种子,也就是坠入龙川河中后,河水遮挡住岸上视线,河中又有众多怪物、妖兽蜂拥而至,实在是生死一线了,他才迫不得已连带着阿土一起躲了进来。

    但进来容易,再出去就很危险了。

    此时的陆尘对种子外的情况基本是一无所知,万一……这种子现在正在龙川大河的河底深处,那一出去,岂非立刻就有万钧洪涛压在身上,直接也就压死了;就算不压死,那河中无数恐怖的妖兽怪物,只要种子落在它们附近,基本也就是一个死字。

    又比如,这龙川大河十分绵长,但最终河水流往何方却是谁也不知道,只是大概知道这大河最后是拐往迷乱之地的深处。换句话说,出去之后种子就算不在龙川河中了,也有很大可能是在更加凶险的中部地域,搞不好一出去,睁眼一看,就是一只山一般的怪兽直接一掌拍下来……

    总之,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躲进树洞,再出去的时候,情况就实在令人头疼了。陆尘想了这些事想了很久,却始终也是没有一个好办法,最后只得将这些事丢在一旁。

    ※※※

    这神秘古老的树洞与世隔绝,明明有两扇看起来轮廓分明的大门镶嵌在树壁上却根本打不开,进出这里,反而全靠的是陆尘与这颗种子的灵力联系。

    不过说也奇怪,这洞中虽然始终没有任何气流风动,却一直不会憋闷,还有就是,那树洞地面上的水洼,这些日子里无论陆尘还是阿土都是喝着里面的水,但水洼中那清澈的水却始终不见消退半点。

    看上去这一方小小天地,自成一体,如果有足够食物,又不怕常年孤独寂寞的话,还真可以长久地在这里活下去。

    不过,陆尘带的食物看起来已经有些紧张了,而他自己也觉得,如果在这不大的树洞中呆得太久的话,多半自己是要发疯的。

    所以,迟早还是要离开这里的。嗯,在饿死之前离开吧。

    陆尘心里这般想着,然后走到了那一片水洼边上,蹲了下来。

    阿土埋头吃着注定吃不饱的肉块,抬头看了陆尘一眼,想了片刻后一只狗爪往前伸了伸,却是推了一块肉到陆尘身前。

    陆尘低头一看,随即失笑,伸手摸了摸阿土的脑袋,笑道:“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汪!”阿土听话地将那肉块又捞了回来,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继续又撕咬起来。

    陆尘目光看向水中,很早很早以前,当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片水并不是这样透明的颜色。那时候,整片水洼里洋溢着难以想象的充沛的生命精气,就连水的颜色都是嫩绿的。

    不过如今自然早已时过境迁,此刻的这一片水清澈透明,一眼都能看得到底。陆尘望过去的时候,还能看到在水洼底部那诡异的一簇黑火,就那样在水中无声无息地燃烧着。

    同时,在黑火旁边水下不远处,还躺着一棵约莫有婴儿手臂粗细,颜色白嫩,形状如藕的灵草,正是当初阿土在昆仑山上时,趁着那一场大地震的时候从昆仑派流香圃中偷回来的几种灵草之一,名叫黑泥藕。

    当日,陆尘将那几种灵草都藏到了这树洞中,其他的灵草都放在一旁的地上,唯独是这黑泥藕离了水就活不了,所以那天就丢在了这水洼中。

    在那之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几乎没有喘息之机,陆尘自己都几乎没有再进来过这里,所以也早就忘了这档子事。

    只是此刻再看到这黑泥藕时,陆尘忽然眉头微微一皱,感觉有些异样之处,只是隔了一层水波,水下的黑泥藕总有些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楚。

    他沉吟片刻后,便卷起衣袖跪在水边,然后将手缓缓地伸入了水中,向那黑泥藕抓去。

    一旁正在吃东西的阿土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向这边张望两眼后,便也站了起来,翻翻舌头,也走了过来探头向水下看去。

    这原本就安静的树洞里,此刻突然像是更加沉寂了,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在陆尘手臂伸进时,水花晃动,气泡荡起,发出了一点点哗啦声。

    蒙蒙青气,在旁边的树壁上缓缓流转,缠绕在古老的树皮缝隙中,还有那两扇沉默了很久的大门,都仿佛默默地凝视着下方那个人类。

    那只手,伸进水中,向下抓去。

    水流荡漾滑开,随之又升起了一串大小不一的泡沫,不知为何,那泡沫里显得特别明亮光彩,每一个圆球状的泡沫里都有一个倒影,是陆尘的脸。

    如万千世界虚幻泡影,都云集于此。

    陆尘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

    他盯着这些泡沫,片刻后,他又继续向下伸去,这一片水开始晃动起来,似有极轻微的波涛浪潮,缓缓涌动着。

    但过了片刻后,陆尘的手终于还是摸到了黑泥藕的表面。

    触手有一股滑腻的感觉,好像和当初刚拿到这种灵草时的感觉没什么不同。陆尘心里松了一口气,手臂往上一抬,就要拿着站起时,突然,他的身子猛然一僵。

    那黑泥藕在水中摆动了几下,水流晃动得更激烈了,但是这棵灵草却没有离开水下。

    陆尘冷冷地透过水面看过去,只见黑泥藕的一端不知何时,已经扎进了水下的泥土中,好像已经扎下了根。而另一侧不远处的黑火,也往这边缓缓摆动了几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