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节 最后的机会
明耀的火光驱散不了吕布身上让人惊怖的死气,黄祖立在吕布身边时不过像个傀儡罢了。
  
  单飞心下恍然。
  
  他来到这里一直都有种奇怪的感觉黄祖太神秘了,神秘的简直有点不通情理。能暗算孙坚的人绝不简单,哪怕黄祖有点老了,但还能这般运兵的人绝不会糊涂。他单飞和甘宁说的已接近真相,可黄祖一直都是少语,原来他一直被吕布控制!怪不得黄祖声音中总有点怪异,怪不得就算看到儿子死在面前,黄祖也没有走出铁甲护卫的包围。
  
  单飞敏锐的感觉到黄祖有点身不由己,这才想到事情的关键吕布在的!他单飞要去见吕布,其实吕布一直在这里!
  
  吕布不但是高手,而且也曾是雄霸一方的势力,甚至几乎干翻了曹操,吕布知晓如何来指挥一帮人听命行事。
  
  指挥黄祖的是吕布?如果是吕布的话,他究竟要做什么?为何不亲自出手来杀他单飞?
  
  念头不过一闪,但已值得单飞去尝试,他一言就激出了吕布,印证了自己所想。
  
  听到吕布“你死我活”的话语,单飞没有惊怒反击,这种时候,他居然还能听出吕布的语气中深深的绝望之意。
  
  绝望意味着毁灭,但他单飞不会跟随去毁灭,他一定能找出真正的缘由所在、然后破解!
  
  “吕布,我觉得你是个可怜的懦夫!”单飞扬声道。
  
  黄祖身躯颤抖,铁甲雄兵亦是不由稍退,因为在单飞话才出口的刹那,他们均感觉到吕布身上传来了透骨的阴寒。
  
  他们见过太多气势凌人的人物,但和眼下的吕布一比,实在算不了什么。
  
  吕布定定的看着单飞,血红的眼眸很是空洞。他愤怒若狂,因为单飞的言语如一把尖刀般刺中他的心脏。
  
  愤怒是因为他知道单飞说的是真相。
  
  他那一刻几乎就要冲出去杀了单飞,他以为自己再不在意什么,可为何单飞的一句“懦夫”还是让他这般失去了常态?
  
  那股怒火焚烧着他的心脏,亦点燃了他心中永恒的忧伤他记得貂蝉也说过同样的话语。
  
  貂蝉已不在,懦夫却还在。
  
  愤怒是因为对自己失望失望这些年来,他为何还是无法实现貂蝉的期待。他知道貂蝉是期盼的,一直到死都在期盼,可他还在自己欺骗自己,甚至求貂蝉帮他来欺骗。
  
  他只救了貂蝉一次,可貂蝉却要用一生来拯救他。
  
  貂蝉看出了他的懦弱……说出是梦的时候心中应该是痛的,比他吕布还要痛苦!那股痛苦点燃了他的愤怒,却让他更想完成最后一件事情。
  
  “你若不是懦夫的话,这是你我两人的事情,就不要让无辜的人送死!”单飞沉着道:“只要你遣散这里的兵力……我会……”
  
  他话未说完,有人已道:“单飞,你错了,这已不止是你和吕将军的事情,而是全天下人的事情!”
  
  众人微愕中扭头望去,就见一人在兵士的簇拥下快步向这个方向走来。
  
  这里本是黄祖大军集结的地方,哪怕赵达全力反攻一时半刻也是无法接近。有人居然不用通传、堂而皇之的到了这里,倒很让人奇怪。
  
  是刘表!
  
  眼下全天下也只有刘表能做到这般安然。
  
  单飞看到刘表时微微皱眉,他知道刘表忍不住了。刘表等的越久,到如今越会迫不及待。对刘表来说,十数年的准备就是为了今天,他如何会安心的留在襄阳等待结果?
  
  “荆州牧何出此言?”问话的是蔡瑁,他正跟在刘表的身旁。
  
  众人见刘表赶到,很多人惊错不能言语,蔡瑁倒是知趣的接了下去。蔡瑁看起来狼狈不堪,不过倒无大碍,楚天理虽威迫了他,终究没对他痛下杀手。刘表停下了脚步,稍近吕布、微远单飞。
  
  “单飞,如今绝不是你和吕将军的事情。”刘表强调道:“曹操对荆州虎视眈眈,对吕将军是杀之后快。本牧心忧荆州百姓的安危,更关切吕将军的生死,这才兼程赶到,希望助吕将军一臂之力。”
  
  他一来就是表明立场,丝毫不以黄祖在吕布手上为异,看起来甚至想和黄祖一样。不顾蔡瑁的拦阻,刘表居然向吕布又走近两步,热忱道:“吕将军,不知你意下如何?”
  
  张辽、甘宁均是发愣,真的搞不懂眼下是怎么个情况。
  
  吕布看起来亦是怔住,自语道:“你要帮我?”
  
  刘表的热切再也无法遮掩,“不错!本牧就要帮助吕将军。想当年张邈太守、陈宫二人倾慕吕将军斩杀董卓的威名,奉吕将军为兖州牧,可说是传为一时佳话。无奈吕将军虽是天下第一英雄,却不及曹操狡诈狠辣,这才被曹操所败、甚至……”
  
  摇头叹息,刘表竭力的展现出自己对吕布的同情,“如今荆州命悬一线,和吕将军可说是同仇敌忾。本牧不才,很想效法张邈、陈宫二人的作法,奉吕将军为荆州牧共抗暴曹,不知吕将军意下如何?”
  
  众人惊愕。
  
  林中又静。
  
  吕布立在那里沉默不语,透过眼前的红赤,似乎看到陈宫、张邈二人站在他的面前。
  
  吕将军实乃天下第一英雄,曹操暴虐之处不下董卓,如得将军统帅对抗暴曹,我等一平天下后还百姓安宁,定可流芳千载。
  
  陈宫、张邈对他都有很大的期待,他看得出来。从地狱走出来的他,对哪些人说的是真话、哪些人在蛊惑煽动清清楚楚。
  
  他那时心中微热,不为流芳千载,而是在想他若做件有意义的事情,貂蝉说不定会回到他的身旁。
  
  他只以为貂蝉是失望的离去,努力想做件让她不再失望的事情。可他还是无法克服心中的恐惧。
  
  董卓死了,恐惧不死!
  
  他很快看出张邈和陈宫的失望天下第一英雄怎么会如此反复无常?这也加速了他对自己的失望。他统领着天下最精锐的骑兵、拥有世间无人企及的身手,却始终无法战胜自身的恐惧和懦弱。
  
  陈宫终于对他失望透顶,甚至联合郝萌要反他,陈宫将他看作个善于伪装的英雄。但他只是杀了被袁术蛊惑的郝萌,却赦免了陈宫。他不怪陈宫,陈宫没有辜负他,是他辜负了陈宫。
  
  陈宫是这世上少有的人物,就和眼前这少年一般。
  
  单飞和陈宫都是少有坚持自己理想的人物,他吕布失败了,对这些人却还有一丝仅剩的宽容。
  
  可他知道刘表和陈宫是不同的,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刘表,深知那大义凛然且恭敬的外表下藏着什么。刘表不要想骗过他,在长安的时候,他每天都在这种“坦诚”下度日,他知道不但自己、那少年也能看得出刘表的“坦诚”。
  
  果不其然,那少年已冷冷道:“荆州牧恐怕不是想要效仿陈宫、张邈吧?”
  
  单飞发声,平和的声调下多少带着嘲弄。他不是尖刻的人,但在这种事情上却不再客气。
  
  刘表脸色微变,“阁下何出此言?”
  
  单飞一字一顿道:“我怕荆州牧想求的只是长生,如今眼看长生不成,变成僵尸也是不错的主意?”
  
  林中静冷。
  
  刘表的脸色那一刻可说是极为阴冷,半晌后转笑道:“天女传人果然名不虚传,一口就道破了本牧的想法。”
  
  单飞怔住。
  
  他见刘表那般表态,联想到刘表一直以来的目的,很快猜到了刘表的想法刘表始终在追求长生,不过看到进入云梦秘地无望,刘表得不到长生香就换了个念头,变成僵尸不也能够长生?对旁人而言,僵尸意味着可怖,但对刘表这种人而言,只要能长生,变成什么又有什么分别?有些人不过就是披着人皮罢了,皮下是什么谁能猜测?刘表这般讨好吕布,就是想和吕布一样!
  
  本以为刘表会否认,不想刘表居然直言不讳,单飞感慨道:“为了长生,你真的变成僵尸也是在所不惜?”
  
  刘表哈哈笑道:“天女传人本应该见识不凡,为何会变得如此浅显?”眼中露出炽热之意,刘表口水似乎都要垂落,“单飞,你难道不知,早在两千年前,这世上绝非只有我们这些人类的存在。”
  
  见单飞不语,刘表却是振奋道:“你可知道,《山海经》中就有不死人的记载,说那些人皮肤如炭,能得长生不老。”他说话间看了吕布一眼,似很想看看吕布的皮肤是不是和尸气一般的颜色。
  
  “不但如此,远古还有贯胸国,胸口有两个空洞,能让竹竿穿过,还有三身国、一臂国,各种奇人异士难数。僵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世俗可怜且固步自封的见解。”
  
  刘表远望吕布,温柔的笑道:“吕将军,本牧绝不会有世俗的目光。”
  
  吕布未笑,他只是在心中冷笑刘表未出他的意料,他看到刘表“恭敬”的模样就知道刘表想着什么,可他却是想不到几个人的用意。
  
  一个就是孙钟,他不解孙钟为何要帮他。不久前他还碰到一个让他不解的人。
  
  当时他几乎疯狂的追杀张辽等人的时候,就见眼前明光微闪,然后看到一人站到了他的面前。
  
  那是个老者,银白的头发挡不住眼眸的明亮多情。
  
  老者拎着个奇怪的七彩箱子,泛着流年的沧桑。在躲过他吕布的致命攻击后,那老者并没有还击,只是怜悯道吕布,你还有最后的机会。你若想救貂蝉,就去找单飞!单飞能帮你,也只有单飞会帮你!.
  
  ps:老者是谁?想必都猜出来了吧!嘿嘿。偷香实体书已经发售,和网文不一样的情节设定,一样的精彩!各大网购平台有售!欢迎你的购买阅读!多谢捧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