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节 强强对决
    火光闪烁,明亮中带着迷离的色彩,就如那泛着七彩的箱子一样。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他吕布还能救貂蝉?
  
      这句话比高绝的反击更能止住他的疯狂。
  
      嗓子都哑,他那时候如同五雷轰顶般的反问——貂蝉没有死?貂蝉真的没有死?你骗我!你是不是在骗我?!
  
      他几乎嘶声吼出心中的不信,但又多么希望那老者哪怕是骗,也要给他最后的一点期待。
  
      ——我没有骗你。
  
      拎着箱子的老者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
  
      他从未见过那种同情,他见到的只有狠辣的阴险、失望的期待……跋涉在无望的地狱和险恶红尘中的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同情。
  
      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是天下第一英雄,就应该为所有人抗下天下不公?可谁知道他的挣扎和惊恐?
  
      ——吕布,相信自己,相信单飞。
  
      那老者的声音带着难言的信心,亦给他注入了少有的希望——你还有救貂蝉的机会,你只有让单飞帮手,但你若想让单飞帮你……最重要的条件就是……止住心中的杀意好吗?
  
      除了貂蝉,他本来谁都不信,可那老者的目光竟让他开始冷静下来,哪怕这老者说的是谎言,他亦希望尽力去实现。
  
      找到单飞!
  
      他很快追到了张辽,制服张辽后,他让张辽去把单飞找来。貂蝉的尸体消失不见后,他狂性大,本来准备要杀了张辽那帮人、杀了云梦泽中所有人、杀了天下人……
  
      可是那老者的话让他终于控制住自己杀机,不为自己,而为了貂蝉。
  
      他知道张辽会尽力而为,他吕布是懦弱,但他把很多人看得明白——张辽是少有的义士,这样的人杀一个少一个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等不及,他随即拿下黄祖,又逼迫黄祖率兵困住赵达的人手。
  
      对于这些事情,他做的比谁都要纯熟。
  
      他怕单飞不会答应他,单飞和他素不相识,为何会帮他?这世上除了寥寥几个人外,从未有人想过帮他,他要以赵达这些人的生死作为交换。
  
      不想单飞居然就在乱石堆!
  
      单飞要见他。
  
      听到单飞就在此间的时候,他大喜过望,但还保留着本能的谨慎——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他都要救下貂蝉,亦要让单飞答应他的请求,不惜任何代价!
  
      看着吕布红赤的眼眸时,刘表浑身都在热。他觉得自己是真诚的,他一开口就把自己所有的筹码奉献给吕布,他不知道吕布的心意,但他没有别的选择。
  
      “刘荆州没有世俗的目光,只想变成僵尸,因此眼睁睁的看着吕布制住了黄祖,仍旧无动于衷?刘荆州脱离世俗的做法真的与众不同。”
  
      说话是张辽。
  
      张辽实在难想吕布和刘表合作的后果,忍不住出言讥讽。
  
      刘表老脸红也不红,淡然道:“你张辽一介武夫懂得什么?”
  
      “甘兴霸亦不懂。”甘宁喝道:“刘表,吕布是僵尸,你也想变成僵尸?因此不惜将所有人的性命当筹码,这样如果叫做为了天下百姓考虑,那我可说是普度众生了!”他不太知晓其中内情,但从刘表、单飞只言片语已知道,变成僵尸不是什么好事。
  
      在甘宁眼中,吕布两面三刀、反复无常,如今又变成什么僵尸,刘表和其合作,和与虎谋皮何异?
  
      刘表冷笑道:“黄祖,这是你的手下,你应该约束一下。”他心中着实愤怒,已有处死甘宁的念头。
  
      “黄祖亦是不懂的。”
  
      黄祖终于开口,声音带着颤抖,亦带着悲哀,“刘荆州从来只为自己考虑,却不想过问一下手下的生死?”
  
      刘表微怔,他只顾得讨好吕布,却忘记了黄祖还在吕布的控制下。他并非未想过黄祖,而是想到和吕布合作后,吕布自然会放了黄祖,既然如此,救黄祖的事情并不急迫。他倒不想在自己心中无足轻重的事情,落在黄祖眼中,却变成极为严重的事情。
  
      “黄祖,吕将军若和刘荆州合作,自然会向你……”
  
      说话的是黄堂,他被单飞一掌重创,若是常人只怕早就昏过去,他却还有逃生的机会。但他不能逃,他逃得了一时,单飞计划若是成行,他黄堂没几日就要毒身亡!
  
      心绪飞转,分析着眼下的局面,黄堂不能不参与进来——促成刘表和吕布的合作,他还有阻挡单飞的可能。
  
      本想说“吕布会向黄祖致歉”,可望见吕布冷漠的望过来,黄堂改口道:“吕将军自然不会伤了你。”
  
      “那我的儿子呢?”黄祖愤怒道。张辽、甘宁的热血无法让他共鸣,但刘表对其的漠然实在让他心冷。
  
      黄祖看得出来,为求长生的刘表根本不在乎他黄祖的死活。
  
      见黄堂默然,黄祖怒喝道:“是你黄堂杀了我儿子,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阻拦单飞我管不着,可你为什么……”
  
      “我是为了黄氏!”
  
      黄堂截断了黄祖的下文,凛然道:“不错,是我杀了黄射!”
  
      一言落地,众人静寂无言。
  
      黄堂昂然道:“黄氏中人为了宗族,牺牲几个又有什么?黄祖,你不要以为自己身为荆州的铁闸,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要不是黄氏族人苦心经营将你推到这个位置,你如何能有这多年的风光?要不是我等帮手,你能杀了孙坚?”
  
      单飞微凛。他知道孙坚是死于和黄祖的交手中,却不想有黄堂等人的暗中谋划。
  
      黄堂越说越是激动,“你黄祖能被荆州百姓尊重,黄氏本付出了许多惨痛的代价,可你不过死了个儿子,就向我兴师动众,岂不让我等心寒?”
  
      众人是有点心寒——难信有人将这种事情说的这般大义凛然。
  
      黄祖咬牙道:“因此为了黄氏,我儿子死了就白死了,我黄祖亦是一样?”
  
      黄堂冷然道:“不错。为了黄氏族人,老夫甚至都可以去死。”他在这种牙痛咒的时候从不犹豫。
  
      黄堂怒视黄堂,看起来恨不得一箭射死黄堂。
  
      刘表暗自皱眉。他才到这里,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不过他只凭黄堂、黄祖的只言片语就已猜出个大概。
  
      他不知道黄堂为何要杀黄射,但想黄堂必定有可以谅解的缘由的。
  
      这种事情实在屡见不鲜,为了目标死几个人算什么?这世上成大事的人都是不拘小节,所谓的正义之师都是编出来的。《山海经》都被篡改的面目全非,史书更是偏差的离谱。聪明的人会明了,愚蠢的人一定会被愚弄,该死的就要死,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刘表心思转念间,调和道:“黄太守不用动怒,本牧对你定会加以弥补,我们先不要……”他恨黄堂、黄祖自乱阵脚,但还能沉稳道:“荆州日后的维系,还需要黄太守出力呢。如今有吕将军携手……”
  
      “你等说不定能对抗暴曹,平定天下后流芳千载呢!”单飞一旁讽刺道。
  
      刘表心中怒火霍然升起,怒视单飞道:“你……”
  
      “荆州牧认为我不懂得什么,是不是?”单飞反问道。
  
      刘表喝道:“不错,你就是什么都不懂!单飞,你不要觉得是天女传人就不将所有人放在眼中。”他看到吕布一直沉默,忍不住心中画魂,这是他最可行的一次机会,就绝不能再从手缝失去。
  
      “如今曹操对荆州虎视眈眈,孙策深入云梦泽亦是不怀好意,这两人随时都要图谋荆州,害荆州百姓受苦。你单飞能保证他们不会入侵荆州?”
  
      单飞沉默。
  
      刘表激动道:“你不敢保证的,是不是?”
  
      “谁能保证?你告诉我们?”张辽反驳道。
  
      刘表大声道:“谁都不敢保证!可老夫毕竟还会为荆州百姓着想。像荆州这么安宁的地方天下有几个?如今老夫为了荆州考虑有什么错?为吕将军考虑有什么错?为所有百姓考虑有什么错?老夫坐镇荆州十数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就算为自己考虑又有什么错?谁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你们没有吗?”
  
      他说得唾沫横飞,倒着实堂堂正正的大义凛然。
  
      吕布默然,眼前又浮出当年长安城王允和一帮群臣的嘴脸——是了,他们说的都很对,对的让你一时间很难反驳什么,但世上为何变得这样?为什么会在他们的理直气壮中走向灭亡?
  
      “单飞,你知道我和刘表联手的后果。”吕布终于开口道。
  
      刘表止住了慷慨激昂的宣讲,微有诧异的看向吕布。
  
      单飞不再沉默,终于道:“我知道。”
  
      吕布只是望着单飞,“那时候我等不但可以杀了这里所有的人,甚至灭了天下也是大有可能。”
  
      刘表感觉吕布对以后的设想有点古怪,还是附和道:“吕将军说的不错。”
  
      吕布根本不理刘表,继续道:“但我可以不和刘表联手。”
  
      刘表一张脸像是被踩一脚的茄子般。
  
      “我可以不杀这里所有的人……只要你答应我……我甚至可以让你杀死我!”吕布强忍心中的激动,不等说出心中所想时,蓦地向外望去。
  
      单飞几乎同时扭头。
  
      这二人均有极为敏锐的感觉,那一刻同时感觉有危险迫近。
  
      有狼嚎声起,是千万头恶狼齐声嚎叫的结果,冷夜中说不出的渗人。可比狼嚎更冷的却是一人的声音。
  
      “吕布,你错了。这里是云梦泽,做主的是云梦秘地的人!你吕布没有资格谈什么条件!”
  
      有蓝色的光环蓦地现在半空。
  
      单飞心中微震,知道说话的是哪个,亦知道此人若出,再加上群狼怒嚎,就说明云梦秘地终于动了真怒,决定要用最强硬的手段解决此事。
  
      楚威出来了!
  
      .
  
      ps:偷香实体书已经售,欢迎朋友们购买阅读!多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