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河滩荒原
    大部分的东西都可以放在这树洞中,反正种子就在陆尘的心口,拿取也是方便。不过一些防身的东西就要随身携带了,比如陆尘用的最顺手的黑色短剑。

    至于阿土,利齿獠牙就是它的武器,倒是什么都不用准备了。

    一切差不多收拾妥当,陆尘又把剩下的最后一点肉块丢给阿土,然后拍了拍它的头,道:“吃饱点,待会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呢。”

    阿土顺从地低头开始吃了起来,陆尘在一旁坐下休息,静静地等待着那决定命运的一刻到来。

    回想起刚刚遁入树洞时的情景,这颗种子外面有很大可能还是在凶险无比的龙川大河之下,若真是如此的话,万顷河水和凶兽怪物的双重威胁,只怕真是九死一生的绝境了。

    不过此刻再想这些,也是没有什么用了,只能用一句“听天由命”来自嘲,反正在这树洞里呆下去也只有饿死一条路,不如就搏一把了。陆尘微微甩了甩头,将这些困扰心神的念头甩开,目光掠过洞内,却是又看到了那根躺在角落里的半截火神杖。

    经过了与水洼中那一簇黑火的融合,此刻的火神杖可谓是旧貌换新颜,表面明显光滑了许多,大部分裂纹也消失了,很多地方甚至都可以看到那些图腾符纹的淡淡纹路。而,只要陆尘拿着火神杖时催动黑火的力量,这根火神杖就会发光、明亮起来。

    不过也就仅仅是发光、发亮而已,除此之外,毫无用处。

    陆尘试过很多次,以及很多法子,但是一点都找不到激发这根火神杖力量的窍门,特别是当初在蛮族部落中这根火神杖那种诡异的力量,现在似乎已经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可以说,这根火神杖是陆尘平生见过的最莫名其妙和奇诡的法宝之一,不过只要一想到这东西是和同样奇诡凶狠的黑焰诅咒有所关系的,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陆尘将那火神杖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儿,沉吟思索片刻后,还是放在了一旁。

    这法宝来历神秘,蕴含的力量也是惊人,但此刻不得其法,若是出去时也带在身边,很容易遇到什么危急情况不小心就遗失了,那却是不好。

    如此又坐了一会,一旁的阿土已经吃完了所有的肉块,带着这段时间里难得的满足模样,舔舔嘴巴,走了过来。

    陆尘站起身,拍了拍阿土的后背,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对阿土笑了一下,道:“走吧?”

    “汪!”

    ※※※

    那股熟悉的眩晕感,好像天地翻覆、天旋地转,眼前漆黑一片,似穿过了无尽星空,又好似在深邃海底掠过。耳边不住地有轰鸣声,却又听不清到底是什么声音。

    那一个瞬间本是短促,却又似乎异样的漫长,以致于陆尘甚至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子的浮沉与晃动,还有从周围传来的冰冷感觉。他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就像是一个孤独的孩子面对黑夜时的恐惧。

    然后,有光亮起,洒落下来。

    “砰”的一声,两个身躯重重摔在地面上,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点水花声。陆尘在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便是立刻握紧黑剑举目四望,而在他身边同时落下的阿土反应也不慢,一跃而起,龇牙咧嘴凶恶无比地看向周围。

    这时是白天。

    一轮烈日挂在天空中,阳光照耀着大地,空气中似乎漂浮着一股荒凉的气息。他们所置身处是在一条大河边的河滩上,不时冲上岸的河水还打湿了陆尘的一点裤脚。

    河是大河,看起来极宽阔,一眼望去,几乎望不到对岸,让陆尘下意识地想到了自己之前坠落的那条龙川大河。

    莫非自己的运气这样好,那颗种子竟然是被河水冲到岸上来了吗?

    有那么一阵子,陆尘都怔神了,过了片刻后才逐渐清醒过来,随即转眼向周围看去,只见自己所在的这片河滩上乱石成群,面积也是极大,远远地铺了出去,而在更远处的地方,似乎是一片荒原。

    目光视线所及之处,他竟然没有看到有一棵树木。哪怕是在这片河滩上也是如此,周围除了河水流动的声音外,竟然再也没有任何声息了。陆尘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掠过一丝警惕之色。

    这片土地虽然安静,但看起来并不安全,有一些奇怪。河岸边水分充沛,按理说,应该草木丰茂才对,但这里看起来竟是寸草不生,更不用说有什么动物或妖兽出现了。

    一片死寂的大地上,仿佛没有任何的生命。

    陆尘默然片刻后,带着同样也有些惊讶的阿土往岸上多走了几步,离那条大河远了些,随后确定周围确实没有危险后,这才将一直握在手里的黑色短剑收起,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这片土地看起来还是有些诡异奇怪,但不管怎么说,能够安然站在这岸边土地上,已经比他出来前所预想的那些糟糕至极的情形要好上无数倍了。

    暂时安全之后,接下来要做的自然就是判定自己此刻到底身处何方。不过在这一点上陆尘却遇到了麻烦,因为除了勉强可以断定自己身边这条大河应该就是龙川大河外,对于现在身处的这片荒凉的地域,陆尘则是从未听闻见过。

    那颗种子在这段时间里也不知道被河水冲刷漂流了多远,联想到龙川大河虽然是迷乱之地中部地域的分界河,但最后实际上河水还是拐弯流进迷乱之地深处无人知晓的地方时,陆尘便隐隐觉得自己可能此刻所在的地方会是在迷乱之地中部的某处了。

    在原地思索了一阵后,陆尘最后还是决定往周围走走,至少也要看看再说。虽然这里也许是危机四伏,但好处就是经历了这一劫,估计后头那些追杀的人一时半会是追不上来了。

    因为河滩,或者说是这片乱石滩背后的那片荒原看上去广阔得惊人,几乎就是一大片不毛之地,陆尘也不敢轻易闯入,便先沿着这条大河河水流淌的方向走去,看看能否发现些什么蛛丝马迹。

    然而,就在他准备提气往前掠去的时候,身子才一抬起,突然间一声闷哼,瞬间整张脸都白了,直接摔倒在地。

    站在陆尘身边的阿土吓了一大跳,先是下意识地跳开,然后赶快跑了回来,对着他连声低吼着,用头去蹭陆尘的身子。

    陆尘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脸上露出痛苦难忍之色,额头上汗珠都渗了出来,一直到过了好一会之后,他的痛苦模样才慢慢平复,坐了起来,而脸上则是渐渐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就在刚才,当他刚刚下意识地打算催持体内灵力准备赶路时,他体内所有的经络气脉突然一起痉挛扭曲,所有的灵力仿佛瞬间失控,疯狂地撞向经络,那情形当真是犹如走火入魔一般。

    得亏是他十年前一场大战过后,体内道行大损,如今的灵力早已不比当年,所以造成的损害也不太大,勉强撑了下来。这要是随便换了哪一个筑基或是金丹修士,只怕很可能就有爆体之危了。

    陆尘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若是不能使用灵力,他便与普通人几乎没有区别,稍微来个厉害一点的妖兽,他就没有自保之力了。这地方荒凉一片的,果然是邪门至极的所在,凶险莫测。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陆尘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另一件事。

    刚才那情形,似乎有点像是传说中在迷乱之地最深处,五行灵力到了最混乱最癫狂的地方所有的特征。据说,迷乱之地深处五行灵力颠倒混乱,根本无法吸收,就是使用本身灵力,也会立刻被外界影响反噬本主,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天险之地。

    陆尘呆了片刻,心想,这五行灵力混乱到了如此激烈的程度,难道此刻自己所在的并不是迷乱之地中部,而是已经到了迷乱之地最凶险的核心地带了吗?

    想到这里,陆尘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知道,传说中以混沌渊、破灵沙海为首等一众天险绝地的迷乱之地中心地带,甚至是连元婴境真人都不敢轻易涉足的地方。自己这点本事突然到了这里,只怕就真的走不出去了。

    站在原地怔了片刻,陆尘还是很快镇定了下来,反正都到了这种境地,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他回头叫了阿土一声,便继续向前走去。

    只是,走了两步之后,他忽然又站住,然后转头看了阿土一眼,有些诧异地道:“咦,你没事吗?”

    阿土摇摇尾巴,在他身边蹦蹦跳跳跑了几下,看起来有些得意。

    “哦,没事啊,那太好了。”陆尘笑了起来,道,“过来背我。”

    ※※※

    有了这巨大黑狼当坐骑,行程自然立刻多了很多,至于为什么这片地域对阿土没影响,大概是因为它归根到底还是属于妖兽一脉,没有什么五行灵力?

    陆尘并不知道原因,此刻也懒得去想。如此骑着阿土在乱石滩上跑了半天,在他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座山。

    一座高大雄伟、遮天蔽日般的巨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