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顺水推舟
    [感谢项大哥、wooukaide123、Arthur的玫瑰、细沙时漏、manianLB、末日骑士、已死的男孩等兄弟的打赏月票!新的一年,还请继续支持!]

    “王爷的情况怎么样?”

    东方军队的营地里,一名中年将军正走往主帐。旁边几名军官相随,其中一人道:“王爷伤势应该不要紧,只是本来到手的猎物平白给跑了,王爷现在的心情很差。马将军,我看你还是另在这个时候去触王爷的霉头了。”

    “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吗?但没办法啊,极武王那个养子洪烈就要到了,我得通知王爷做好准备才行。”

    说话间主帐在望,正好几名医师从帐中出来,一人手中捧着木桶桶中的清水已经变成血水;另一人的盆子里则是染血的巾带,看上去平西王的伤似乎也不轻。

    马将军皱皱眉头,在帐外朗声道:“马原拜见王爷。”

    平西王在帐中道:“进来吧。”

    声音听上去中气略显不足,马将军连忙揭帐而入,帐中一股药香。平西王坐在大座之上,正端起一个小小的香炉吸了口,问:“何事?”

    马将军跪了下去,道:“禀王爷,刚收到急报。极武王之子洪烈正带着一支人马过来,说是我们迟迟末有建攻,故遣洪烈驰援我军云云。”

    “混帐!”平西王五指一收,香炉在他手中炸碎。他霍然起身,道:“极武王那个老东西,已经忍不住想往我这插一手了吗?”

    马将军忙道:“王爷息怒。那洪烈系极武王的养子,战力不弱。极武王向来嚣张,这洪烈也给养出同样的性子。既然极武王指派他过来,不如我们顺水推舟,就让极武王的兵马替我们打前锋。想来以洪烈的性子,只要稍微刺激一番,便绝无推脱的道理。正好让他和蛮子那边的高手交战,若是拼个两败俱伤,岂不是好事一件?”

    平西王眉头一皱,换成平日肯定要把这马原骂个半死。但昨晚和安杰罗妮交过手,对方那种不要命的打法让他心有余悸,这时马原的提议就颇有点合他心意了。来回走了几步做下姿态,平西王点头道:“也好,我受了点伤需要数日静养,就让极武王的人替本王打头阵。我倒要看看那个洪烈有多大的本事,就怕他给极武王争不到面子,反而要给那老东西闹一头一脸的灰了。”

    马原当下陪笑道:“真要这样,也能折折极武王的威风。”

    “就这么办吧。”

    这件事便这么定了下来。

    曙光城堡。

    “.......事情的经过便是如此。”

    书房里,听完一名暗刃的报告,爱德华点头道:“没想到这个安妮竟然有这种战力,生生把平西王给拦了下来。如果她肯出手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的战斗就会轻松一些。”

    “她现在在哪?”

    “在紫荆花领上,奥兰多大人也在那里养伤。”

    爱德华站了起来道:“接下来紫荆花领那边将会成为前线战场,本来我也要过去的,现在正好。去准备一下,我这就去紫荆花领。无论如何,也要说服安妮。”

    话虽这么说,可要说服一名战力堪比十圣的强者,爱德华心知没那么简单。哪怕安妮答应,她开出来的条件也必然苛刻。可这种时候,能够拉拢一名十圣战力的强者,无论什么样的条件都是值得的。

    片刻后一支车队便准备好。

    爱德华走出城主府要上车的时候,却被人叫住。是若拉,她带着两女侍女过来。爱德华挥了挥手,让旁边的人退开,若拉道:“伯爵,我听说奥兰多出事了?”

    “放心吧,奥兰多大人只是受了些轻伤,不要紧的。”爱德华微笑道。

    若拉点头道:“我也是刚收到的消息,听说是一个叫安妮的女人救了他?”

    “是的,我现在去紫荆花领,便是要见见这位安妮小姐。若能得她相助,将对我们接下来的战争有利。”

    “不,我在意的是。为什么伯爵没有派人去营救奥兰多,而是由一个外人出手?”若拉沉声道。

    爱德华看着她,柔声道:“若拉女士,这样的指责就太严厉了。昨晚盘龙帝国对奥兰多大人的追杀行动十分秘密,等到我接到消息的时候,安妮小姐已经把大人救了出来。事实上我还很好奇那位安妮小姐是如何得知奥兰多大人的消息,此次前去,也是为了解开这个疑惑。”

    这番话半真半假,若拉倒也找不出破绽,当下道:“那么请告诉我,若是没有安妮小姐的话,伯爵还会派人营救奥兰多吗?”

    爱德华笑道:“这不是明摆的吗。无论是作为您的丈夫,还是铁枪侯爵的儿子,不管是哪一个身份,都值得我全力营救奥兰多大人。若拉女士,请相信我,我虽然谈不上如何正直,可也知道一些事情非做不可。”

    若拉点点头:“好吧,我相信你。打扰你了,伯爵。”

    “哪里的话,能够解开你的心结比什么都重要。”

    说完,爱德华这才上车。

    马队渐远,若拉脸色却阴沉无比。旁边一位侍女道:“夫人,你怎么了?”

    “我无法相信那个男人。”若拉摇头说:“他和艾伦不一样,他的眼睛里有太多秘密,他是一个让我害怕的男人。”

    “那么?”

    “我得给铁枪领传去一个讯息,用我们的渠道。”

    马车里,爱德华揭开了车帘,一名暗刃策马来到旁边。爱德华说:“通知我们的人,封锁所有消息渠道,特别留意前往铁枪领的消息。如果发现立刻拦截下来,并第一时间交到我手里。”

    “遵命,大人。”

    放下窗帘,爱德华揉了揉眉心道:“在这种时候,就不要再给我添乱了啊,若拉女士。”

    紫荆花领。

    “我说好了没有啊,哈娜,动作可以稍微快点吗,我坐得都要睡着过去了。”

    一个房间里,哈娜正给安杰罗妮清理伤口。和平西王交手的时候这个女人全然不顾对手的攻击,以至身上伤口众多。即便是佣兵出身的哈娜,出生入死不知道多少回了,看到安杰罗妮身上那些伤口仍然皱紧了眉头。

    “想快点的话就不要乱动啊安妮小姐,我也想快点结束的说。”

    一手正拎起个酒瓶的安杰罗妮耸肩道:“怪我咯?”

    这时有人敲门,一个温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是奥兰多,安妮小姐在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