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四章 龙归大海虎归山
    ♂

    三人这一夜自然是无法入眠,到了次日,整整一天也不见有人过来。

    囚狼壁距离寨子颇有一段距离,虽是如此,但三人却还是听到了从寨子里传来的哭泣之声,心里都知道,大苗王被害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寨子。

    哭声持续了整整一天,丹都骨也是难以自禁,想到被害的大苗王,也是哭了两次。

    这一天不但无人过来提审,甚至连送饭的也不见过来,直到天黑之后,才见到契古带着另一名看守拎着饭篮子走过来。

    契古先将饭菜从铁栏的缝隙间送进丹都骨的石牢之内,然后是依芙,最后才送入齐宁的石牢内。

    齐宁见到饭菜也还颇为丰盛,笑道:“这位兄弟,你看我的双手都被绑着,吃饭实在不方便,能不能先解了我绳子?”

    契古没好气道:“不方便就不要吃,我劝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别到时候死了都是饿死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齐宁皱眉道。

    契古蹲下身子,嘿嘿笑道:“你们害死了大苗王,证据确凿,几位头人已经商议好,明天一早,将你们拉出去扒皮抽筋。”

    齐宁脸色微变,依芙在边上听见,失声道:“你们.....你们要杀我们?”

    “这是几位头人商议出来的结果。”契古道:“否则哪有这么好的饭菜给你们送来?这是你们最后一顿饭,能吃多少就吃多少。”起身要走。

    齐宁忙道:“等一下,你先解了我绳子,我们被关在里面,解了绳子也出不去,既然是最后一顿饭,总要让我们好好吃饱。”

    契古冷笑一声,并不理会,与同伴便要离开。

    齐宁忽地拿起一只碗,重重摔在地上,“呛啷”一声响,契古和同伴立刻回头,见到饭碗被砸的粉碎,都是变了颜色,契古跑上前来,怒道:“你做什么?”

    齐宁靠在铁栏边,道:“我这样绑着不舒服,吃不了东西。”

    “吃不了东西?”契古脸色怒色,靠近过来,抬起脚,脚尖透过铁栏缝隙照着齐宁踹过来,骂道:“吃不了东西就去死。”

    眼见得脚尖就要踢在齐宁面门,齐宁脑袋一晃,被绑住的双手忽地往前一套,双手握住了契古的脚腕,用力一扯,契古一条腿顿时被扯了进去。

    契古大吃一惊,伸手便去拔自己腰间的弯刀,便在此时,却感觉被齐宁抓住的腿一阵发麻,心下惊骇,随即又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气力就如同水流一般,迅速往脚腕上涌过去。

    契古心知不妙,却又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顿时有些慌乱,叫道:“快.....快救我......!”这时候甚至忘记拔刀,两手抓住铁栏,拼命要将自己的腿从缝隙之中抽出来。

    齐宁此刻却是用两手的手腕贴在契古的脚腕上,肌肤相接,此时契古的气力,便顺着齐宁两腕的经脉向齐宁体内涌入进去。

    齐宁的**神功早已经不同以前。

    刚刚得到**神功之时,齐宁对**神功的窍门毫不了解,整个人就像一口大缸,对手的内力则是水流,一旦对方催动内力,就宛若水流往缸中注入进去,齐宁无法掌控对方的内力,对方不停,他就只能是被动地容纳。

    此后他对**神功也渐渐有所了解,而且自从向逍遥传授调息之法之后,齐宁已经懂得如何操控内力。

    现如今他已经大概掌握了**神功的敲门,不似早先只是一味地被动容纳,如今只要身上十一处地方触碰到对方,调匀体内的内力,便可以立时从对方体内吸取劲力。

    齐宁今时今日的**神功,就已经不是一口大缸那般,而是变成了一个漩涡。

    只要内力调动,齐宁的身体就等弱势形成一个内力漩涡,对方即使没有催动内力,齐宁也可以利用自身内力的吸力,硬生生地从对方的体内吸取内力,对方想跑也跑不了。

    契古虽然并没有练过内功,但是人体的力气,实际上就是一股气,只不过是最粗浅的内力,这样粗浅的气力,遇见**神功,那更是全无抵抗之力,只是转瞬之间,契古便感觉全身上下乏软无比,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力气被抽走。

    齐宁却故意叫道:“你为何动手打人?我.....我只是让你解开绳子,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边上那苗人见状,呆了一下,看到契古浑身发颤,知道不好,立刻伸手,抓住契古的手臂,想要将契古拽过来,可是刚一抓住契古的手臂,便感觉手上一麻,立刻加大了气力,却又感觉手臂一阵酸软,他自然不知道齐宁此时正将契古体内的气力迅速吸取过去,只觉得很是奇怪,另一只手也抓过来,双手抓住契古手臂。

    只是一瞬间,这人也感觉体内的力气直往手上涌过去,却不知道契古此时已经成了一个导体,契古体内的气力几乎已经消耗殆尽,但齐宁不收手,这人的力气便经过契古的身体往齐宁手脉中涌过去。

    这人也不笨,晓得出了问题,大声叫道:“阿鲁,阿鲁,快来......!”想要松手,但两只手却宛若被黏在契古手臂上,根本松不开。

    他叫了几声,气力减小,在木屋那边的守卫却已经听到动静,远远望见这边出了变故,飞跑过来,叫道:“怎么了?”

    契古此时已经是虚弱不堪,浑身无力,有气无力道:“快来.....快来救我们,这小子......!”气息提不上来,说话都没声音。

    那人伸手过来要拉拽,同伴见到,急叫道:“不要.......!”只是已经来不及,那人出手不慢,已经抓住了中间那人的胳膊,一时间三人就如同串在一起,气力源源不断地被齐宁吸了过去。

    只是片刻间,契古和中间那人已经颓软下去,最后面那人已经知道大事不妙,也想挣脱手,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契古率先软倒在地,中间那人也是一软,趴在了契古身上,最后面那人挣扎几下,也终于是全身乏力,扑倒在最上面,三人就如同叠罗汉一般,又如同三滩稀泥堆在一起,连呼吸的气息也是微弱得很,更别说能再动弹起来。

    依芙在隔壁听到动静,知道有事发生,却偏偏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何事,急问道:“出了什么事?”

    齐宁等到三人烂泥般瘫倒,心知这**神功的威力太过厉害,自己若是不停手,一直吸取下去,这三人都能变成干尸。

    他只求脱身,并不想伤了这三人的性命,确定三人绝无可能在动弹,这才松了手。

    这三人却都已经昏迷过去,气息微弱,奄奄一息。

    齐宁透过铁栏缝隙,拿了一把弯刀进去,放在地上,两脚夹住,用刀子割断了捆绑自己双手的藤绳,腾绳脱落,齐宁这才凑近过去,瞧了一瞧,见到契古的腰后果然挂着一串钥匙,嘿嘿一笑,伸手取在手中。

    试了两次,将铁门打开,身形一展,从叠罗汉般的三人身上跳过,落在了外面,这才拿着钥匙走到依芙门前。

    依芙见到齐宁忽然出现在门前,花容失色,又惊又喜,“你......你怎么能出来?”知道这样的石牢根本不可能出得去。

    齐宁抬手,晃了晃手中那串钥匙,笑眯眯道:“人家送了钥匙过来,咱们再不出去,实在太不给他们面子。”当下将依芙和丹都骨的牢门打开。

    丹都骨和依芙出来之后,见到契古三人堆在一起,动也不动,都是骇然,依芙已经问道:“他们.....他们死了吗?”

    “放心,他们只是小角色,而且应该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没必要伤人命。”齐宁轻声道:“不过咱们赶紧动手,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过来,若是被发现,咱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动手?”丹都骨过去检查了一下,确定三人只是昏迷过去,抬起头:“如何动手?”

    齐宁道:“先将这三个家伙绑起来,堵住嘴,丢到牢房里锁起来。”上前去,干脆利落地将三人都丢进了石牢之中,然后将铁门锁上,嘿嘿一笑,转身将手里的钥匙用力丢到了山崖下面去。

    丹都骨一愣,齐宁笑道:“先前这小子对你大呼小叫,我这是给你出口气,除了这串钥匙,是不是没有其他钥匙?”

    丹都骨点头道:“没了钥匙,他们想出来就很难了。”

    齐宁嘿嘿笑道:“咱们在里面待了一天一夜,也该让他们尝尝在里面的味道。”瞅了依芙一眼,笑道:“是不是很过瘾?”

    依芙又好气又好笑,瞪了他一眼,可是能够从石牢脱身,全赖齐宁之功,心下也是感激,亦有一丝钦佩,问道:“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咱们出了牢笼,就是龙归大海虎归山。”齐宁活动了一下筋骨,看向丹都骨:“丹都骨,咱们被人冤枉,他们还要明天处死咱们,咱们当然不能一走了之。既然出来了,就要洗刷冤屈,找到真凶。”目中寒光一闪,淡淡道:“我的人生哲学是,有债必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