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六章 日月峰
    几名头人互相瞧了瞧,一人大声道:“丹都骨,你已经害死了大苗王,难道还要一错再错?若是伤了朗察都鲁一根头发,我们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丹都骨厉声道:“仅凭朗察都鲁一面之词,你们就将罪责戴在我丹都骨的头上?你们都是各寨的头人,就这般轻易相信朗察都鲁的话?”

    朗察都鲁大声道:“证据确凿,难道是我在诬陷你?丹都骨,你罪大恶极,应该当众自杀,给大家一个交代。”感觉脖子上刀微收紧,身上不由一绷,心中倒也有一丝惧怕。

    “我是黑岩洞依芙,大苗王被害,都是朗察都鲁设下的圈套。”依芙见得四周黑压压一片人,刀光闪动,大声道:“是朗察都鲁派人偷走了我们的武器。”

    “你以为大家会相信你编造的谎言?”朗察都鲁冷笑道:“你们是官府派到溪山的奸细,丹都骨与官府勾结,你们就是听从丹都骨的指使,刺杀了大苗王。如果你们认罪,我们或许可以给你们留个全尸。”

    依芙还要争辩,齐宁已经摇头道:“依芙,不必作无谓的争辩。”冷笑一声,道:“朗察都鲁,看来你并不承认自己是凶手?”

    “你尽管杀了我。”朗察都鲁冷声道:“杀了我之后,看看你们能不能下得了山。”

    齐宁笑道:“你放心,我杀人从不会让人太痛快。你现在不承认不要紧,有你在手中,我带你下山,自有人会让你如实招供。”

    “不能让他们下山。”一名头人立刻叫道。

    朗察都鲁也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你们不用管我,他们要是杀了我,你们立刻将他们剁成肉泥。”

    便在此时,忽听一人道:“都不要轻举妄动。”一名瘦高个的头人走出来,正是与丹都骨关系不错的白牙力。

    “白牙力,你知道我为人,我会害死大苗王吗?”丹都骨站在齐宁身边,小心戒备,他对自己寨里的情况十分了解,晓得寨子里有人擅长竹弩箭,一直提防着有人会偷偷射箭,“从头至尾,都是朗察都鲁设下的圈套。你们现在不相信我也好,可是朗察都鲁要集结兵马出兵,那是万万不行。”

    一名头人冷笑道:“你与官府勾结,成了他们的走狗,自然不想让我们出兵。”

    “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就算集结苗家七十二洞所有兵马,也绝不会是朝廷的对手。”丹都骨沉声道:“自从蜀王归顺大楚之后,朝廷对我们苗家各洞也都是十分照顾,这些年来,大家都是太平无事,安安生生过日子,这种时候出兵,那就是反叛,必然会引起刀兵之灾,苗家人的安生日子也就走到了头。”

    “你们别听他在这里蛊惑人心。”朗察都鲁大叫道:“他被官府收买,当然不想让我们出兵去救黑岩岭。苗家七十二洞同气连枝,荣辱与共,黑岩岭有难,我们若不救援,日后官府必会一个一个地对付我们。”

    他刚说完,感觉脖子上又是一阵刺疼,齐宁手中的刀已经在他脖子上划开了一条口子,虽然口子不深,伤不到性命,但是鲜血溢出,还是让朗察都鲁相信如果这人真的要动手,随时都可以轻松割断自己的脖子。

    齐宁割破朗察都鲁脖子,四周有人发出惊呼声,不少人拿着刀往前逼近一步。

    “丹都骨,你们如果真的伤了朗察都鲁,事情再无挽回可能。”白牙力见状也是吃了一惊,“你们说自己是清白的,可有证据证明?”

    不等丹都骨说话,齐宁已经道:“既然是有人精心设下圈套,岂会留下证明我们是清白的证据?”

    白牙力皱眉道:“朗察都鲁有证据在手,你们却空口无凭,我们当然不能相信你们。”

    “听说苍溪苗寨除了大苗王,最智慧的人是大巫。”齐宁笑道:“你们不想让朗察都鲁死,我们也不想死,既然大巫能够与巫神沟通,我们去见大巫,让大巫辨明谁是真凶岂不更好?”

    众人都是一怔。

    上水洞在苗家七十二洞有着超然的地位,就是因为巫神家族身在上水洞,大苗王和大巫同出一个家族。

    大苗王固然是人人敬畏,而大巫虽然不理世俗之事,却更是超出大苗王的存在,那是人人膜拜的神灵。

    齐宁忽然提出由大巫来辨明真凶,确实出人意料。

    大巫能够与巫神通灵,晓阴阳,知风雨,但却并无人听说大巫还能辨明真凶。

    丹都骨似乎明白了齐宁的意思,沉声道:“不错,既然无法洗刷冤屈,我们只能去求见大巫。”盯住朗察都鲁,厉声道:“朗察都鲁,你敢不敢去见大巫?”

    朗察都鲁眼角微微抽动,只是冷笑一声,并不说话。

    一名头人冷笑道:“大巫岂是你们想见就见?已经是证据确凿的事情,又如何能去打扰大巫?”

    白牙力想了一下,才道:“朗察都鲁在他们手里,去见大巫,辨明真相,也无不可。”

    “不行,这几个人杀害了大苗王,谁敢保证他们不会想要加害大巫。”一人道:“绝不能让他们去见大巫。”

    齐宁耸耸肩,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只能同归于尽。大苗王只有丹都骨和朗察都鲁两个儿子,如果两人都死在这里,大苗王的血脉就此断绝,不知道你们是否担得起这样的责任?当然,如果你们根本不在乎朗察都鲁的生死,我也无所谓。”手上一紧,刀刃更是贴紧朗察都鲁的咽喉。

    “不要动手。”白牙力抬起手止住,“你们等一等,我们商议之后再说。”转身便走,几名头人知道事态紧急,也都没有犹豫。

    大苗王已死,朗察都鲁被制,只能有几名头人商议做出决定。

    四周无数火把燃烧,宛若白昼,火光之下,一双双眼睛都是死死盯在齐宁三人身上,似乎只要眨一下眼睛,三人就会消失一般。

    依芙见到齐宁身处重重包围之下,依然淡定自若,显得十分的自信,心中颇是钦佩,只觉得这汉家郎实在有些不同寻常。

    过了没多久,几名头人已经回来,一个个神情凝重,白牙力上前沉声道:“我们去见大巫,但是见大巫的时候,不许携带兵器。”

    “可以!”齐宁并不犹豫。

    齐宁如此痛快,白牙力倒是有些意外,皱眉道:“你不担心我们反悔?”

    “你们几位是苍溪苗寨的头人,我相信你们行事不会意气用事。”齐宁淡淡道:“而且我也相信你们希望弄清楚事实的真相,听说苗家人一诺千金,你们几位头人当然也不会是言而无信之人。”

    白牙力眼眸中显出一丝赞赏之色,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去求见大巫。”

    商议已定,几名头人各自交代一番,齐宁依旧控制着朗察都鲁,丹都骨和依芙左右保护,几名头人领着十多名身强力壮的苗家汉子一同去见大巫。

    离开大寨,顺着一条道路往溪山深处走去,道路崎岖,众人都是不发一言,不过十多名苗汉却是严密盯着齐宁几人,有人更是手里端着竹弩箭,只要齐宁等人稍有异动,立时出手。

    绕行到了齐宁此前看到的那处山谷,在山中弯弯绕绕,等到走出一片林子,前方豁然开朗,现出一个大湖。

    夜色之下,清风送爽,大湖呈圆形,清澈澄净,微风起,湖面绿波粼粼,齐宁瞧见,心下倒是一畅。

    大湖对面,有一座高峰耸立,几入云端。

    白牙力走在最前面,几名头人跟在后面,一路向对面山峰过去,山路崎岖,有小径通往山顶,但是越行越陡峭,好在一群人的体力都是不弱,即使是那几个头人,常年在山中来去,脚力不差,虽是如此,快走到山峰一般的时候,天色竟也已经开始出现曙光。

    齐宁心想这山峰高耸,这帮人既然带自己来这里,苗家大巫应该就住在山峰上,不过走了这大半夜,只走到半山腰,若是大巫住在山顶,每次见大巫,光走路也要费上大半天的功夫。

    不过大巫乃是苗家神灵般的人物,这样的人物,神秘莫测,显然是不会出现在人前,倒也不用下山,而且既然是苗家大巫,想来年岁已经极高,下一次山只怕也不容易。

    他不知道这大巫是否一个人住在山上,否则孤身居于峰巅,想来应该十分寂寞。

    这座山峰不似溪山其他地方遍布苗寨,山峰独耸,清风动树,整个山峰竟然满是寂寞苍廖之意。

    依芙忍不住道:“这就是大巫所在的日月峰吗?”

    前面有头人回头瞧了一眼,并无说话,丹都骨道:“不错,这就是日月峰。”

    又走了小半天,天色已经亮起来,晨曦的光芒照射在整个日月峰上,苍廖的日月峰在光芒沐浴之中,竟是显得壮丽脱俗。

    “上面就是大巫所住之地。”白牙力忽然停住脚步,回身道:“你们就留在这里。”他这话,显然是对后面那十几名苗汉所言。

    众人都是停下了脚步,白牙力带着齐宁等人又往山上走了一小段,再次停下步子,回头道:“可以放下兵器了。”说完,自己先将佩刀取下,丢在了一旁,其他几名头人也都不犹豫,弃刀在地。

    齐宁也没有犹豫,这几人的武功其实他已经看出端倪,实在算不得高明,即使自己放下手中刀,以自己的身手,朗察都鲁也根本不可能逃脱自己的掌控,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将朗察都鲁毙于掌下。

    几名头人见齐宁痛痛快快丢下手里的刀,本来凝重的神色稍缓,显然是觉得齐宁还算守规矩,眼中的敌意已经不似之前那样浓郁。

    朗察都鲁却是眼睛左右闪动,余光瞥向丢弃在地上的几把刀,丹都骨显然对自己这位阿兄十分了解,冷笑道:“朗察都鲁,这里是日月峰,不能见血,你如果想要在这里动手,那就是你破坏大巫的规矩,我可以立刻将你杀死。”

    白牙力道:“朗察都鲁知道这个规矩,身为苗人,谁也不会破坏。”这话看似是在为朗察都鲁说话,其实也算是提醒朗察都鲁不要有什么别的心思。

    朗察都鲁显然也知道这时候突然发难,既没有把握,也违背了规则,只是冷哼一声,但脸色却已经难看了几分。

    山路崎岖,怪石嶙峋,又走了一阵,一行人走到一处石洞前面,那石洞极为开阔,呈椭圆形,白牙力回头道:“大巫就在里面,进去之后,没有大巫允许,谁也不要先说话。我先进去通报,你们等候片刻。”孤身进入石洞之内。

    齐宁有些惊讶,心想大巫在苗家地位尊崇,即使没有一座宫殿,也该有个像样的住处,哪里想到苗家大巫竟然住在一处石洞之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