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七章 原形毕露
齐宁等人在洞外等了好片刻,才见到白牙力出来,道:“大巫已经准许进去,你们都随我来吧。???????·”

    众人跟在白牙力身后,进入到石洞之内。

    从外边看,石窟不过是寻常的石窟,可是齐宁深入其中,才骇然石窟的工程浩大,只是这石窟的浩大规模,多半还是归功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后来的年月中,又被苗人不停的修建,才有了今日的规模。

    石窟规模虽然不小,却满是落寞苍凉,众人走在石窟之内,踢踢踏踏,在石窟之中传出好远,更显石窟的幽静。

    齐宁此时更是想到,如果大巫一人在此,孤单寂寞,真是有些可怜。

    走过一条长长的甬道,前方突然开朗起来,也见到了光芒,齐宁抬头向上看,只见到上面出现了几个天然的洞口,光芒是从洞口射入进来,不知不觉之中,原来已经是到了一间巨大的石室中。

    丹都骨和依芙都担心朗察都鲁耍花样,一直都是跟在朗察都鲁身后,死死盯住。

    白牙力并无停步,继续往前行,忽然一阵幽风阵阵吹来,让人遍体生凉,幽风如呜咽,似鬼哭,几人只觉得气氛诡异,忽见到走在最前面的白牙力停下脚步,众人走上前,齐宁却是吃了一惊,只见到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深涧,隔断了去路,幽涧深不见底,常人根本不可能走过去。

    山洞之内忽然出现这样一道幽涧,实在是怪异难言,依芙皱起眉头来,其他几名头人也都是面面相觑。

    齐宁看在眼里,心知这群人之中,除了白牙力或许曾经来过这里,其他人都是和自己一样,头一次进到大巫石窟来。

    仔细瞧了瞧,齐宁终于发现,其实这道深涧中间,有一根石梁,十分窄小,最多也就能让一人站稳而已,虽是如此,在石梁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普通人便是靠近到幽涧边上都感觉双腿发软,更不必说要从这道石梁走到对面去。

    难道大巫就在深涧对面?

    幽涧对面,朦胧渺渺,似乎还飘荡着雾气,如梦似幻,分不清是梦是醒,如果说先前齐宁便十分惊叹,此时已经是极其震撼,他万想不到,在这山峰之内,竟然藏有如此玄机。·

    他相信,这道石梁,当然是天然所成,如果说这是人力所造,那实在是匪夷所思。

    望向对面,那里似乎并非人间,也许是地狱,有活着就是天堂。

    这一刻,众人似乎都忘记来到这里的目的,呆呆地看着对面。

    忽见到白牙力蹲下身子,拿起手边一块石头,在深涧边上扣了三下,这里一片空阔,石头扣地的声音清脆无比,远远地激荡过去,齐宁微皱眉头,瞬间便明白过来,这也许就是与对面联系的方式。

    果然迷雾之中,隐约出现一道身影,相距一道深涧,再加上对面飘荡迷雾,根本看不清那人身形轮廓,齐宁只能看到一道影子。

    白牙力见到那影子,率先跪倒在地,其他几名头人急忙跟着跪下,便是依芙也跪倒在地,只有齐宁兀自站着。

    “你为何不跪?”对面一个声音飘荡过来,似有若无,却偏偏让人听得清楚。

    齐宁知道是说自己,拱手道:“在下是汉人,此行过来拜见大巫,只是为了洗清冤屈,并非在下不敬。”说完,还是深深行了一礼。

    “大苗王被害,听说与你有关?”对面那人问道。

    齐宁道:“若说没有关系,那也不对,按照朗察都鲁的说法,我们是杀害大苗王的真凶。”

    “其中的缘由,白牙力已经禀报过。”那人道:“大巫已经从巫神那里得到了启示,有一个办法可以让真凶立刻现形。”

    齐宁一怔,他本以为对面那人就是苗家大巫,可是听他这般说,显然苗家大巫是另有其人。

    对方没有问话,其他人也都不敢吭声。

    忽见到从对面一道身影轻飘飘地从雾气之中飘然而出,落在了深涧之中的那根石梁之上,众人见状,都是微微变色。??·

    只见到那人宛若大鹏展翅一般,展开双手,足下如飞,顺着石梁已经向这边过来。

    “好轻功!”齐宁心下赞叹。

    对方施展的显然是顶尖轻功,在一根狭窄的石梁之上,如履平地,只是片刻间,已经近在眼前,便见那人身形一点,一飞而起,轻飘飘地如同云雀般飞掠而上,落在了崖边,齐宁看此人身形,便断定一定是个女人。

    那人落在地崖边,白牙力已经恭敬道:“见过月神司!”

    齐宁一怔,心想这月神司又是什么人物,此时看向那人,只见到对方身形窈窕,身着苗服,确实是个女子,但是面上却戴着一副面具,将真容遮掩在面具下面,除了露出一双眼睛,见不得一丝肌肤。

    面具的额头处,则是勾勒出一个月形图案,齐宁这才隐隐明白,为何众人瞧见此人,称呼她为“月神司。”

    月神司手臂一挥,便有四件东西落在地上,齐宁仔细一看,形似四只和尚化斋用的钵盂,却又有些不同,比之钵盂要深一些,四只钵盂一字排开,足见这月神司的手法也是极为高明。

    月神司先是展示了极为了得的轻功,又露出这样漂亮的一手,齐宁心下既是赞叹又有些吃惊,心想原来在苗寨竟然有如此高手,先前还错以为苗家大巫只是孤身居于此处,现在看来在他身边却是藏龙卧虎。

    这月神司即是个女子,方才对面说话之人却明显是个男人的声音,那人的武功显然也不低,由此可见,在苗家大巫身边,颇有几名高手。

    月神司放下钵盂,便即退到一旁,不发一言。

    便在此时,对面那声音再次响起,“你们面前的是盛有天水的器皿,天水已经被大巫施下了巫术,如果是凶手,只要伸手进去,立刻就会皮肉溃烂,只剩下白骨。”

    齐宁皱起眉头,只觉得这事情实在有些玄乎,问道:“敢问一句,如果不是凶手,又会如何?”

    “如果与大苗王被害并无关系,安然无恙。”那声音道:“不过伸手进去之时,在场所有人都要闭上眼睛,否则巫神定会降下灾难,也就走不出这石窟了。就算是月神司,也不能睁眼。”

    丹都骨道:“多谢大巫!”第一个走上前去,在器皿边上蹲下身子,便要伸手过去,对面那声音淡淡道:“不用着急,你们四人必须等到所有人都闭上眼睛,然后才能同时放入。”

    众人互相瞧了瞧,白牙力率先转过身去,其他几名头人也都转身过去,对他们来说,大巫的命令等同于金科律例,绝不能违背,立刻都闭上了眼睛。

    朗察都鲁皱起眉头,此刻齐宁三人却都已经走到器皿边上,蹲下身子,伸出了手,朗察都鲁犹豫一下,终于也走了过去,伸手出去,四人互相瞧了瞧,都闭上了眼睛,便是那月神司,也闭上了眼睛。

    “闭上了眼睛,可以将手放入进去。”对面那声音道。

    齐宁也不犹豫,将手伸入进去,触手处,里面果然是盛装着水,有些冰凉,齐宁在里面搅动一番,这才拿出来,却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听到对面那声音道:“可以睁开眼睛了。”

    几人睁开眼睛,都去看其他人的手,却见到朗察都鲁已经将手在自己身上擦拭。

    齐宁借着暗淡的光芒,发现自己手上发黑,吃了一惊,瞧见丹都骨和依芙也同样如此,皱起眉头,心想这器皿之中究竟盛装什么东西,竟然会让手掌变成黑色。

    那月神司却已经走过来,声音极轻:“伸手出来!”

    四人都将手伸出,朗察都鲁瞧了其他几人的手,惊喜道:“大巫,大巫,他们是凶手,你们看,他们的手......!显得异常兴奋。”

    齐宁看朗察都鲁的手,只见唯有他的手颜色如常,并无异色,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什么,陡然间大笑起来。

    此时几名头人也转身过来,见到齐宁三人手上变了颜色,都有些吃惊,又听齐宁忽然间大笑起来,更是疑惑。

    对面那人冷冷道:“你为何发笑?”

    “我是钦佩大巫。”齐宁道:“大巫果然是睿智非常,小小手段,就让真凶原形毕露。”

    朗察都鲁冷笑道:“亏你还笑得出来,你们的手马上就要溃烂,必是真凶。”

    “朗察都鲁,我现在更加确定,你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这才布下圈套。”齐宁叹了口气,“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一个人愚蠢至此,竟然还想着继承大苗王之位,岂不是可笑?”

    “你......你说什么?”朗察都鲁微微变色。

    对面那声音也是淡淡问道:“你说说看,为何知道朗察都鲁是真凶?”他这话的意思,竟似乎已经确定朗察都鲁就是凶手。

    齐宁笑道:“其实这天水根本不会腐烂人的血肉,这只是大巫试探的手段,我们三个都将手放入进去,手上变成黑色,如果没有猜错,器皿之中的水本就是让皮肤染黑。”瞥了朗察都鲁一眼,“朗察都鲁手上毫无变化,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手根本没有放入进去。”

    朗察都鲁神色大变,厉声道:“你......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齐宁冷笑道:“你心里有鬼,只以为这天水真的可以让手溃烂,所以不敢放入进去。朗察都鲁,之前判定你是凶手,我也只是推测,并无绝对的把握,现在你是原形毕露,自己承认自己是凶手了。”

    朗察都鲁怒道:“你血口喷人,你.......!”他还没说完,就被对面传来的笑声打断,只听对面那人道:“汉家郎,你果然很聪明,你说的没有错,器皿之中的水放有颜料,伸手进去,无论是否是凶手,都不会溃烂,只会染成黑色,只有真正的凶手,才不敢将手放入进去。”

    那人话一出口,丹都骨已经赫然起身,厉声道:“朗察都鲁,果然是你,你......你丧心病狂,竟然谋害大苗王!”

    白牙力等人也都是耸然变色,却都已经移动身形,瞬间将朗察都鲁围了起来。

    齐宁缓缓站起身,盯着朗察都鲁,冷笑道:“朗察都鲁,大巫料定真凶没有胆子将手放进去,你果然中计,我说你死到临头,你现在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