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九章 雾中轻云
    “丹都骨......!”白牙力失声大叫,便要冲上来,丹都骨却已经抬起手,示意白牙力不要靠近。八一中?文网  .COM

    朗察都鲁见状,一个翻身起来,大吼一声,再次向丹都骨扑过来。

    丹都骨也是一声低吼,冲上前去,两人拳脚交错,宛若两头怒兽厮斗。

    朗察都鲁为谋得一线生机拼力搏杀,丹都骨却自然也不会放过朗察都鲁,两人转眼之间又是十余回合,双方都数次击中到对方,却都拼力顶住。

    猛听得丹都骨一声厉吼,吼声之中,众人却看到丹都骨已经单手将朗察都鲁提起来,随即狠狠地甩在地上,那地上乃是坚硬岩石,只听朗察都鲁一声惨叫,也是一口鲜血喷出。

    众人见丹都骨得手,都是欢声叫起来,丹都骨手臂伤口却也是裂开,便是背上衣襟也沾染伤口溢出来的鲜血,见得朗察都鲁一时间爬不起来,这才摇摇晃晃靠近两步,冷声道:“朗察都鲁,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朗察都鲁勉强挣扎起来,抬手拭去嘴边血迹,脸色惨白,黯然道:“丹都骨,是你赢了,我无话可说。”

    “既然你认输,就要告诉我们,究竟谁是幕后真凶?”依芙立刻道。

    朗察都鲁瞥了丹都骨一眼,冷笑道:“我并无说告诉你们所有人,我只答应告诉丹都骨。”

    丹都骨点头道:“好,你告诉我一人。”往前走出一步。

    朗察都鲁上前两步,靠近丹都骨,道:“指使我害死大苗王的是......!”陡然间眼漏凶光,厉声道:“你去死吧!”竟是向丹都骨奋力冲过来,手中竟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那匕锋利无比,竟是照着丹都骨胸口扎了过来。

    丹都骨万想不到朗察都鲁如此卑鄙无耻。

    苗人之间私斗,拼斗之时,各尽其力,可是一旦分出胜败,便痛快认输,绝不会拖泥带水,这也是身为一个苗家汉子的尊严。

    朗察都鲁却是连最后一丝尊严也尽数抛弃。

    丹都骨身体本就负伤,更想不到朗察都鲁竟然偷偷带了匕进来,而两人距离极近,朗察都鲁这突然一刺,丹都骨又如何能够闪躲。

    白牙力等人瞧见,大惊失色,想要救援,已经是来不及。

    眼见得锋利的匕便要刺入丹都骨胸口,忽地一块石子疾飞过来,宛若流星,准确无比地打在了朗察都鲁的手腕上,朗察都鲁惨叫一声,虽然只是一块石子,可手腕却如同被千斤巨锤狠狠砸重,手中的匕已经脱手而飞。

    丹都骨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厉声道:“你好卑鄙!”抬起一脚,狠狠踹在了朗察都鲁的小腹上。

    朗察都鲁被正中小腹,蹭蹭蹭往后连退七八步,只觉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宛若被撕裂一般,眼前黑。

    白牙力等几名头人已经厉声叫道:“拿下他。”都是抢上前来,往朗察都鲁冲过来。

    朗察都鲁头晕目眩,身形踉踉跄跄,依稀看到白牙力等人大吼冲过来,心神俱裂,往后连退数步,猛地脚下踏空,耳边听到惊呼之声,却原来是慌乱之中已经退到深涧边上,一脚踏空,整个人如同石头般坠落下去。

    丹都骨见到朗察都鲁落崖,也是大惊失色,抢上几步,伸出一只手,听到朗察都鲁凄厉的叫声从幽涧之中传过来,没过多久便没有声息,一时间怔住,手臂都忘记放下来。

    这一次苗寨之事,确实是突如其来,朗察都鲁设下陷阱,害死大苗王,差点也杀死了丹都骨,丹都骨对他怨恨不已,可是此刻见到自己兄弟在自己眼前坠入悬崖,一刹那间,却也是脑中空白。

    白牙力等人跑到悬崖边上,一开始还听到朗察都鲁凄厉的惨叫声响彻石窟,但很快就再无声息,整个石窟之内,死一般的寂静。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齐宁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依芙也是蹙着秀眉。

    许久之后,丹都骨才缓缓走到悬崖边上,低头看向深不见底的深涧,沉默片刻,终于道:“这样也好。”

    白牙力皱眉道:“丹都骨,朗察都鲁死了,他幕后的真凶,咱们再也不知道了。”

    “那倒未必。”齐宁声音忽然传过来:“你们都知道朗察都鲁害死大苗王的最终目的,他的目的对谁最有好处,从这条线索猜想,也许可以找到答案。”

    丹都骨转过头来,看着齐宁,道:“你又救了我一命,这是第三次了。”

    在江边丹都骨被五品堂的人围攻,齐宁出手相救,那算是第一次,大苗王被害之后,朗察都鲁将丹都骨三人囚禁在囚狼壁,已经准备动手杀人,齐宁带着两人逃脱牢狱,等于是第二次。

    方才朗察都鲁出手刺杀,手腕被石头所击中,匕脱手而飞,那石头却正是齐宁打出。

    齐宁瞧见朗察都鲁要将幕后真凶告诉丹都骨一人,而且靠近丹都骨,前世的特训让他拥有极为敏锐的观察力,心知事情不对劲,不动声色见已经拿了一块小石头在手中,众人的注意力都在丹都骨和朗察都鲁的身上,并无察觉。

    而事实果然如同齐宁所料,朗察都鲁明知必死,却想着拉上丹都骨作陪,齐宁当机立断,运气在手,立刻出手。

    投掷石块,对齐宁来说,其实并不算难事,前世训练的时候,也曾练习过飞刀投掷,多少还是能够掌握一些手法,小石头虽然不比飞刀,但是齐宁运力在手,威力也着实不小。

    这一下刀下救人,等若是第三次救了丹都骨的性命。

    白牙力等人互相瞧了瞧,却都是上前来,向丹都骨恭敬行礼,道:“我们被朗察都鲁所蒙骗,误以为你是杀人凶手,还请丹都骨责罚。”

    “怪不了你们。”丹都骨摇头道:“朗察都鲁精心设下了陷阱,而且有证据拿出来,谁都会被他蒙骗。”向着对面深深一礼,道:“丹都骨多谢大巫主持公道。”

    几名头人也纷纷转身,齐声道:“多谢大巫主持公道。”

    这时候对面再一次传来那男人的声音:“真相大白,大苗王的后事你们好生处理。”

    几人答应一声,白牙力恭敬道:“大巫,大苗王被害,苗寨没有了领,我等希望丹都骨立刻继任大苗王之位,主持大局,还请大巫示下。”

    其他几名头人立刻齐声道:“请大巫示下!”

    丹都骨忙上前一步,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他本想推辞,可是心里却也清楚,大苗王之位,只有自己家族的成员才能继承,本来朗查都鲁和自己都有继承的可能,但是朗察都鲁既然死了,整个苗家七十二洞,如今也只有自己一人拥有继任大苗王位置的资格。

    白牙力说的并没有错,大苗王被害,苍溪苗寨群龙无,而此刻又正值生黑岩洞事件,背后究竟有什么阴谋,眼下还没有明了,局势扑所迷离,苗家决不能没有大苗王主持大局。

    等了片刻,才听到对面声音道:“苗寨中事,你们自行处理,丹都骨是大苗王的血脉,可以继任苗王之位。”

    众人齐齐行礼,有了大巫这句话,丹都骨继任苗王之位,也就是大局已定。

    几名头人转过身,齐齐向丹都骨跪倒,齐声道:“参见大苗王!”

    丹都骨犹豫一下,终是道:“你们先起来,此事回大寨再商议。”

    “事情已了,你们可以离开。”对面那声音道:“汉家郎先留下,大巫有话交代。”

    众人都是一怔。

    丹都骨继任苗王之位,大巫都没有让他留下说话,却不想竟然会让齐宁留下。

    只是大巫的命令,即使是丹都骨,那也不敢违背,当下都不敢耽搁,向着对岸行了一礼,这才转身顺着先前进来的道路向石窟外走去,依芙颇有些好奇,临走之前,瞧了瞧齐宁,却也不敢留下。

    齐宁也是颇为好奇,但对方毕竟是苗家大巫,倒也不好违背对方的意思,等到众人离开之后,才听到对面那声音问道:“苗家郎,你叫什么名字,又从哪里来?”

    齐宁其实已经料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犹豫一下,终是拱手道:“在下齐宁,从京城而来。”

    对面那声音,自然就代表着大巫,齐宁可以向其他人隐瞒身份,但是面对苗家大巫,心知还是坦诚一些的好。

    苗人本就对汉人多有提防,如果自己再行隐瞒,一旦被对方看破,反倒是适得其反,欺瞒苗家大巫,当然会被视为大不敬。

    “齐宁,你从京城而来,可是有朝廷的命令?”那声音再次问道:“你此行西川,目的又是什么?”

    “黑岩洞事件扑朔迷离,朝廷觉得其中有隐情,所以此番我奉旨前来西川,乃是要弄清楚其中的真相。”齐宁道:“这些年来,西川太平无事,苗家人和汉家人和睦相处,朝廷不希望一些别有居心之辈从中作梗,破坏西川的安宁。”

    对面沉默片刻,迷雾之中终于再次传出声音:“你姓齐,又是朝廷所派,你与锦衣候齐家又是什么关系?”

    齐宁想了一下,终于道:“我就是锦衣候!”

    对面的声音却似乎消失一般,小半天都没有动静,齐宁颇有些不解,心想难不成对方已经离开?若是如此,也该知会一声,免得自己在这里苦等。

    忽地现幽涧对面竟然有了动静。

    齐宁凝神细看,却见到那团迷雾之中,隐隐出现一道白影,他目力极佳,这道深涧虽然深不见底,但中间距离也不算太远,依稀可以瞧见对面情景,只见到那团白影宛若一朵白云般到了对面的悬崖边上,随即就瞧见那白影身后跟着两道身影,迷迷蒙蒙,其中一人似乎就是月神司。

    齐宁目光虽然敏锐,却也没能察觉这白影究竟是从哪里出来,但瞧身形轮廓,窈窕婀娜,明显是个女人,却看不清她真实的面容,她好像稀薄的和迷雾融为一体,她的出现,便宛若是从云雾之中蓦然升起,又像是从天上掉落人间。

    那白衣女人凝立在对面,虽然未动,却飘然若仙,这种感觉让人感到十分古怪,却又忍不住心生敬畏。

    迷雾缥缈,女人站在崖边,就宛若是站在天边,漂浮在云彩之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