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0章 爱过
“控制和强化黑风舰队?”
  
  李耀心急如焚,“怎么可能,黑风舰队上下,怎么会相信吕轻尘,即便相信了他,他孤身一人又要怎么控制整支舰队?”
  
  “很简单,我吞噬了大量苏长发的神魂残片,通过灵网和黑风舰队接触时,就假扮苏长发的身份——其实也算不上假扮,苏长发本来就是我的一部分。”
  
  莫玄教授飞快道,“苏长发是真人类帝国的一员,货真价实的修仙者,而且我故意传输了大量联邦军布防图、最新型号星舰资料、灵能护盾的扰动频率等等关键情报给黑风舰队,这些情报都是真的,黑风舰队的统帅,自然对‘苏长发’的存在深信不疑,进而让苏长发的弟子吕轻尘,以‘联络人’的身份,进入了他们的旗舰‘黑色漩涡’号!
  
  “修仙者生性多疑,不可能100%相信‘苏长发’和吕轻尘,吕轻尘一到了黑色漩涡号上就被控制起来,甚至被施加了种种酷刑,还进行了针对脑域的深度挖掘,想挖出最真实的情况!
  
  “但这一点,早就在我们的计算之中,吕轻尘是故意去受刑的,目的就是将他的脑域和黑风舰队的战术灵网接驳到一起!”
  
  李耀的眼睛越瞪越大:“将脑域和灵网接驳到一起,然后就可以——”
  
  “就可以释放‘病毒’。”
  
  莫玄教授一半痛苦,一半恐惧地说,“在和域外天魔的融合上,吕轻尘比我更胜一筹,一方面是我液态金属的生命形态对于域外天魔来说太过诡异,另一方面,虚灵界崩溃时我已经快两百岁了,不但道心坚固,而且神魂燃烧的烈度都过了巅峰期,开始渐渐走下坡路。
  
  “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一名快两百岁的修真者,无论再怎么修炼,都无法阻止自己的神魂慢慢衰竭,以神魂波动为能量来源的域外天魔,自然不喜欢我这种‘老头子’。
  
  “吕轻尘不同,虚灵界崩溃时,他才五六十岁,在修真者而言,简直是十七八岁最美好的年纪,他的神魂熊熊燃烧,他的道心尚未彻底稳固,甚至可以说,他处在某种迷茫的状态,正在寻求自己的道心!
  
  “域外天魔趁虚而入,便得到了最完美的‘宿主’,吕轻尘后来居上,在和域外天魔的融合及发育程度上,都远胜于我,甚至掌控了一些……域外天魔最深层的秘密!
  
  “黑风舰队的旗舰之上,搭载着这样一颗最危险的‘天魔炸弹’,但他们自己却浑然不知,依旧大咧咧展开了星海跳跃——别忘了,星海跳跃时,舰队中所有的人脑和晶脑,都处在某种诡异的‘四维展开’状态,是最容易遭到入侵的!
  
  “按照计划,吕轻尘就会趁着星海跳跃的宝贵间隙,在黑风舰队的主控晶脑,和统帅黑夜明的脑域深处,植入一些‘东西’。
  
  “当双方战况最激烈,黑夜明和主控晶脑的计算力全都飙至极限、长时间超负荷运转、即将崩溃之时,吕轻尘就将发动‘总攻’,将他脑域深处的‘天魔’或者说‘病毒’,统统释放出来!”
  
  “等等!”
  
  李耀叫道,“黑风舰队难道会这么蠢,不会对他进行最周密的检查吗?想要控制整支舰队的话,‘天魔病毒’的数量一定极多的吧,难道会查不出来?”
  
  “你并不明白‘天魔降临’的方式。”
  
  莫玄教授道,“天魔并不是藏在吕轻尘的脑子里,事实上,吕轻尘的脑域和身体里都干干净净,即便最高明的搜魂秘术,都搜不出半点可疑的东西。
  
  “但是,他却掌握着一门古来的天魔秘法,能够在脑域深处凝结出一座……类似星空之门的东西,去召唤蕴藏于三维和四维空间之间的域外天魔!
  
  “还记得飞星界第十星环的天魔降临事件吗?那些天魔并不是从星海某处慢慢飞过来,而是被天魔祭坛召唤,直接出现在我们的世界啊!
  
  “所谓‘天魔祭坛’,就相当于是天魔的‘星炬’,能帮他们锁定三维世界的坐标,直接降临!
  
  “自从飞星界第十星环的天魔降临事件后,天魔已经有整整一百年,没怎么在星海边陲肆虐了,但这一百年里他们可没有闲着,依旧在不断膨胀和增殖着,就是等待这个机会!”
  
  李耀被彻底搞糊涂了:“教授,究竟有多少天魔啊,三个,还是无数个?”
  
  “天魔的生命形态和人类截然不同,不能单纯以‘个’来划分。”
  
  莫玄教授道,“他们更像是某种‘半群体智慧’,类似蜂巢和虫群的概念,单个的‘魔头’就好像人体的细胞,本身是没有意识、没有思维能力也无所谓善恶的,无数细胞凝聚成一个有意识的人类,无数‘魔头’凝聚成一个有原始本能的天魔,这时候的天魔依旧没有完整的意识和思维能力,只有侵蚀和寄生的本能,等到它再寄生到一个智慧生命比方说人类身上,就成为‘终极形态’,也就是我、雷雨琴和吕轻尘的形态!
  
  “所以,在星耀联邦,终极形态的域外天魔,现在只剩下吕轻尘一个,但他手底下还掌控着无数‘细胞形态’的魔头,这些魔头一样拥有极强的感染能力,能极大提升宿主的杀意、战意、破坏欲、毁灭欲望!
  
  “时间有限,具体原理我和你说不清楚,总之,你就当吕轻尘的脑子里,有一个巨大的‘脑洞’,只要他心念一动,无数‘天魔病毒’或者说‘天魔细胞’就会通过脑洞,打破三维和四维的壁障,狂喷而出,感染黑风舰队上的所有人!
  
  “黑风加天魔,绝对是一场横扫星海边陲的末日浩劫!”
  
  “这么大脑洞!”
  
  李耀惊呼一声,忽然想到什么,身躯一震,竟有些呆滞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脑域深处,貌似也有一个大大的脑洞,可以通向那神秘的“地球”。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莫玄教授猛烈咳嗽了几声,消失的烟雾已经弥漫到了他的胸口以下,他喃喃道,“给联邦带来这样的劫难,我真是百死莫赎……原本已经彻底绝望,没想到你竟然再次出现!听着,李耀,我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或许只有你可以拯救联邦!”
  
  “嗯!”
  
  李耀重重点头,“放心,这个我拿手的!”
  
  “那些来自古圣界的强者,那些元婴和化神们——”
  
  莫玄教授急促喘息着,“他们统统都听你的吧?”
  
  李耀:“……呃,应该吧,我会用强大的人格魅力去感召他们的!”
  
  “那就快去天元界吧!”
  
  莫玄教授声嘶力竭地呐喊道,“现在燎原舰队和黑风舰队的精锐统统集结在天元界,杀得不可开交,但天元界通往外界的三道星空之门,已经被域外天魔彻底破坏了,无论敌我,统统都孤立无援,困兽激斗,不死不休!
  
  “现在,就看谁的援军先到了。
  
  “哪一家的援军能先到,先一口气吃掉敌方的大半精锐,并牢牢控制住三座星空之门,谁就是这场战争的赢家!
  
  “在没有星空之门的情况下,即便掌握着天元界的坐标,联邦的后续部队也不可能胡乱跳跃过去,那样做,只会被星海风暴吹成一片散沙,被敌人各个击破!
  
  “但十几名超级高手,即便没有星门指引,依旧可以跳跃过去,去力挽狂澜、绝地反击!
  
  “我……我已经用最后一点力量,把那艘运输舰送回了百花城,古圣强者们仅仅是神魂受到震荡,略微有些虚弱,其他都毫发无损,只消稍稍补充一些丹药,就可以恢复八成战力!
  
  “接下来,一切都交给你了,李耀,很高兴能再见到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莫玄教授微笑着,黯淡着,渐渐消失,化作一道飘飘渺渺的,闪光的烟云。
  
  “教授,等等,教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
  
  李耀心乱如麻,有件事怎么想都想不通,再不问就没机会了,“你当初为什么要和元老师离婚,甚至还闹出什么出轨的丑闻?那不是真的吧,如果仅仅是为了将雷雨琴转化成域外天魔,根本不用做这种事吧!
  
  “这件事和你以往的性格不符,就成为最大的破绽,我正是从这件事上嗅到一丝古怪的味道,才顺藤摸瓜找到你,才有后面一连串的事情啊!
  
  “如果你当初没有和元老师离婚的话,说不定域外天魔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原来如此,是这样的破绽啊。”
  
  莫玄教授微微一怔,逐渐消融的脸上,流露出了最动人的笑意,“我和雷雨琴没什么感情上的瓜葛,那件事策划得的确太拙劣了一点,不过——
  
  “这辈子,我只深爱过一个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自己最爱的人,卷入这样危险的漩涡,不会给域外天魔……感染曼秋的机会,绝不会啊!”
  
  李耀愣住了。
  
  愣了很久,才忍不住笑起来,笑得连眼泪都止不住往下掉:“所以,域外天魔早就失败了,早在五十年前,它的计划就注定失败了!”
  
  莫玄教授也笑了。
  
  他的生命已经衰竭,神魂之火已经熄灭,只剩下一颗颗萤火虫般的火星,组成一张浅浅的笑脸,又慢慢荡漾开来,消散于黑暗之中,给黑暗都带来了依稀的光明:“再见,李耀。”
  
  “再见,教授!”
  
  “好运,联邦;好运,人……类……”(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