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路走完(第二更保底,求订阅推荐月票!)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摇摇曳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跌倒在地。

    但是,欧阳明的上身无论看上去如何的危险,可他的双脚却依旧是透着一股子坚若磐石的感觉,连带着他整个人就像是一颗万年古树,哪怕狂风再猛烈,只要不将整片大地掀翻,就绝不可能将他吹倒。

    就这样,欧阳明走过了第五层,踏上了台阶,一步一步地来到了第六层。

    当第六层远端的倪景童等人看到这副状态的欧阳明之时,每一个人的眼眸中都有着一抹难以置信的古怪之色。

    在这一刻,他们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小子,爬起来了,他竟然爬起来了!

    他怎么就能……爬起来呢?

    他们都曾经走过证心之路,深知第五层的艰难。如果是一鼓作气,还有着走过的可能。但是,如果他们中途跌倒的话……

    只要想一想当时的感觉,他们就有着一种毛骨悚然之感。而且,他们绝对可以肯定,就算是换做自己,在跌倒之后,也是再也没有勇气能够爬起来了。

    可是,就在此时,就在他们的眼前,却上演了一幕活生生的奇迹。

    欧阳明,这小子,他怎么能够爬得起来呢?

    “这小子,莫非……”倪景童喃喃地道:“他的精神意识,已经开始超越肉体了么?”

    其余五位倪家强者都是身体微微一颤,他们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但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不敢相信。

    瞠目结舌地看着仿佛已经筋疲力尽的欧阳明,倪景童等人的手心处都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因为他们都想要知道,这位走过了第五层的少年,是否还有余力,能够通过第六层的楼面。

    如果他真的能够做到这一步,那就说明欧阳明的资质和能力,比起倪家千年来的所有天才都是毫不逊色。不,或许他还要更高一筹。

    因为,此时的欧阳明仅有区区阴品一阶的实力而已。

    哪怕是曾经走完所有证心之路的倪家三位强者,他们最起码也是在阴品巅峰之时才开始登塔的。

    所以,倪景童等人的心中竟然不约而同地泛起了一个念头。这小子,莫非要打破倪家的记录了么?

    这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可以说,没有任何倪家子弟愿意看到有外人打破自家保持的记录。可是,此时这六位强者却似乎都忘记了这件事,他们一声不响地看着欧阳明,连一丝一毫上去打扰的迹象都没有。

    欧阳明喘着粗气,仰首而望,顿时看到了倪景童等人。

    只是,这些人坐在距离楼梯口最远的地方,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面无表情,用着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

    欧阳明苦笑一声,心中顿时明了。他这是还要走过去,来到他们的身边。

    然而,此刻的欧阳明已经是无所畏惧,除非是失去了生命,否则任何艰苦环境,都休想让他倒下。

    迈开了一步,欧阳明终于将整个身体都移入了的第六层。

    虽然不知道在这第六层有着怎样的考验,但欧阳明却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他已经摸索到了一点儿的规律,前三层应该是与身体素质有关,所以只要拥有强大的肉体力量和一定的精神意志,就能够走过。

    而从第四层起,就是精神方面的考较了。

    欧阳明能够轻易通过第四层,可在第五层之时就吃足了苦头,而这第六层,也就是最后一层,肯定也是危机重重,稍有不慎,就将前功尽弃吧。

    缓缓地,踏前了一步。

    欧阳明那双眉霍然一挑,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没有任何艰苦困顿的感觉,也没有感到丝毫不可抗拒的压力。仿佛此时前方的道路已经是一路平坦,只要大步向前,就可以轻松地走过去,并且达到终点。

    这样的感觉他遇到过一次,那就是在第四层,他无惊无险地随随便便就走过去了。

    所以,当此时他再度有着同样的感觉之时,心情不免有些放松了。

    再走了两步,欧阳明的感觉愈发地放松了。一股莫名的喜悦感从内心中无可压抑地沸腾了起来,眼看就要占据他的所有情绪。

    从极端的压抑、苦闷的状态之下,突然转换了一种迥然相反的情绪,那瞬间的逆差所带来的强烈冲击,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倪景童等人瞪圆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欧阳明,他们昔日就是在这种大苦大难,突然到大乐大喜的情绪转换之下崩溃的。

    如此不同的两个极端的感觉瞬间转换,真正能够承受之人,都是意志力达到了非人级别的怪物。

    这样的怪物实在是太难得了,所以千年来,倪家也仅仅出现过三位罢了。

    欧阳明的脚步霍然一顿,倪景童等人心中暗道。

    来了!

    然而,就在这一霎那,欧阳明的脑海中却是突兀地闪过了老匠头那张消瘦的面容。

    一想到这张瘦得不成人形的面孔,欧阳明的心中就仅剩下悲哀,哪里还能容得下半点儿的喜悦之情。

    于是,那疯狂的欢喜情绪尚未真正地在欧阳明的心中酝酿和传播开来之时,就已经被哀伤所驱逐了,而且还是驱逐得半点不剩。

    欧阳明脸上还没有完全绽放开来的笑容突兀地僵住了,变成了一副极其古怪且带着一点儿狰狞的色彩。

    缓缓地收敛了一下心神,欧阳明重新镇定下来,一步步地朝着倪景童等人走去。

    这一条路并不长,他很快地就来到了众人的身前。

    向着倪景童深深地一躬到地,欧阳明道:“前辈,晚辈过了么?”

    倪景童脸上的肌肉微微地抽了两下,缓缓地道:“你,过了。”

    倪学书如梦初醒,连忙道:“收功,快收起来!”

    其余四人也是立马跳了起来,他们出手如电,立即将身周的阵盘等东西全部收了起来。

    他们的动作极快,似乎是生怕耽搁了什么。仅仅是一转眼间,高塔上下所弥漫的奇异色彩就已经尽数消失了。

    倪景童深吸了一口气,道:“欧阳明,你是怎么过来的?”

    倪学书等人立即是竖起了耳朵,他们都想要知道,欧阳明是如何才能够从那两种极端情绪的碰撞和转化之下硬生生挺过来的。

    昔日,倪景童也曾经用这个问题却询问过刚刚过关的三老祖,但那位老祖沉思了许久,却给了他一个不知道的答案,让他气个半死。

    而如今,既然有人再度走过了最后一段路程,他自然想要问个明白。

    欧阳明认真地想了想,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他张了张口,犹豫了一下,道:“我是……走过来的。”

    “走过来?”

    众人一怔,都是忍不住心中大骂。

    废话,你不是走过来,难道还是飞过来的?

    而他们确实想不到,在第三层的时候,欧阳明确实是飞过去的。

    倪景童嘴角微微策动,道:“老夫是问你,你是如何调和这两种情绪的?”

    “情绪?”欧阳明怔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前辈,您问的可是那古里古怪的欢喜情绪么?”

    “不错。”倪景童双目微亮,沉声问道:“你是如何克服的?”

    欧阳明双手一摊,老老实实地道:“那股欢喜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但我心中记挂着长辈的病情,哪里有什么高兴的感觉,所以那股情绪也就自行消散了。”

    他此刻已经明白,这第六层的考验,应该就是那股突如其来的欢喜情绪了。

    如果一般人遇到了,甚至于连患上失心疯的可能都有。就算是阳品强者,也无法躲开这种情绪上的精神攻击。

    但是,万物相生皆有相克。

    这股欢喜的情绪,若是恰好遇到了深痛的悲伤,那也就无可奈何了。

    “这、这样也可以么?”倪学书自言自语地道。

    其余人也是面面相觑,他们或是沉思,或是相互讨论,但渐渐的,目光中都有了一丝异样之色。

    此前,他们得知自己即将走上证心路之时,都是安心养气,将全部的精神都投入准备之中。在这个时候,任何有可能让他们分心的事情都被遮挡在外,远离他们。

    所以,他们在踏上证心路之时,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此。强调的更是心中无悲无喜,进入一种最佳的状态之中。

    但是,在这种状态下,若是先被磨难所困,再突然遭遇惊喜,情形就会变得岌岌可危了。

    反倒是欧阳明,本就是伤心欲绝,在困难中突然爆发出了超强绝伦的力量,一举冲过了第五层。而在第六层之时,那狂喜的情绪冲击,却抵不过欧阳明对老匠头的挂念和伤心,自然就更无法让他有半点欢喜之心了。

    倪景童轻咳一声,道:“此事以后再想,欧阳明……”他顿了顿,道:“你已经过关了,这就下去休息吧,明日一早,老夫送你进入混沌洞。”

    欧阳明应了一声,也是感受到身体的浓浓疲惫了。

    转身下落,而此时,楼下早就变得热闹非凡了。无论是倪运鸿兄妹,还是干巴巴的倪学名,他们的脸上都挂满了欢喜的笑容。

    特别是在欧阳明走出高塔之时,一道道赞美声毫不吝啬地抛了过来。

    欧阳明向着众人微微一笑,突地上前,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倪英鸿一个大大的拥抱。

    “谢谢你!”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