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0章 你没资格这样对我说!
readx();    这个张总其实已经开始对李雪真迁怒了。Δ  』』』.ㄟM
  
      在他的眼中,之所以会造成如今的结果,李雪真一定要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
  
      殊不知,李雪真从头到尾都不知道生了什么,她只是按照事先的约定来赢下比赛而已,谈什么负责?
  
      她根本没有半点责任!
  
      此时,听到张总居然这样怒骂自己,李雪真的表情立刻便冷了下来。
  
      杨坚的反应比较快,他立刻转身对着张总吼道:“你在胡说什么?”
  
      能够成为老板的心腹,的的确确是有着两把刷子的,杨坚难得在这种关头还能保持冷静的头脑。
  
      可是,听了总经理的话,张总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愤怒了:“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我们……”
  
      这份迁怒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让苏锐都忍不住的狠狠皱了皱眉头。
  
      他跨前了一步,站在了李雪真的旁边,盯着张总,冷冷说道:“现在,向这位李小姐道歉。”
  
      “道歉?”张总知道,这一切都是苏锐耍的花招,如果不是这个男人从中“出老千”的话,今天晚上天马会所怎么可能损失如此的惨重呢?
  
      他早就存了把苏锐“留下”的心思,此时见到对方居然还敢主动往枪口上面撞,怒火登时就喷了出来。
  
      “你他妈的敢在天马会所出老千,老子今天让你横着出去!”张总气急败坏的吼道!
  
      由于总经理杨坚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国外替老板忙着某件事情,所以天马会所一直是由张总来负责,他没有当老大的命,却得了当老大的病,嚣张跋扈惯了,从来都是目中无人,到现在都还拎不清局势!
  
      可是,这张总的话音还未落,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衣领陡然被人抓住了!
  
      正是苏锐!
  
      苏锐现在正在想着该用什么办法能够和天马会所起冲突呢,没想到瞌睡了就有人递枕头,这个张总主动撞到枪口上面,苏锐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杨坚的身手虽然不错,但是他完全没有苏锐究竟是如何动作的!
  
      就这么一抓一拉,这张总的身体便立刻失去了重心,往前踉踉跄跄了好几步!
  
      “我这辈子,最不喜欢别人对我出言不逊。”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右手再度猛一使劲!
  
      于是,这张总彻底失去了平衡,身形几乎是平地飞起,撞向了擂台!
  
      砰!dudu1();
  
      张总重重的撞在了擂台的边缘,然后摔在地上,头破血流!
  
      这突然出现的异变,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惊诧无比!
  
      李雪真更是意外的锐一眼!
  
      她没想到,苏锐的身手竟然这么的强悍!
  
      那轻描淡写的一拉一拽,表现出来的可不仅仅是强悍的力量!
  
      杨坚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他并没有想到苏锐竟然会突然出手。
  
      他知道,这是张总出言不逊所造成的结果,可是,站在他的立场,必须要为自己的手下说话,否则以后还怎么能赢得人心?
  
      “苏先生,你这样做,是不是在打我的脸呢?”杨坚沉声说道。
  
      “打脸?”苏锐摇头一笑:“不,刚刚那个家伙所说的话,才是在打我的脸,我只不过是反打回去而已。”
  
      “这里是天马会所,打了我的人,我想,你们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杨坚淡淡的说道,同时他挥手示意了一下,让手下把川岛熊和张总抬出去。
  
      说到底,杨坚还是不想放苏锐离开的,他要是走了,好几个亿的亏空,怎么补得上?
  
      可是,他的话音还未落,苏锐就微微一笑:“上一次,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好像他的尸体已经埋了很久了。”
  
      这句话里面透出了浓浓的威胁!
  
      杨坚的表情更加阴沉:“是吗?”
  
      苏锐的话让他这个总经理觉得脸上无光。
  
      “我算是了,你这是不打算让我们离开了,对不对?”苏锐呵呵一笑,转过身去,瞥了瞥周围围观的那些客人们:“天马会所输不起了?你们不是以公信力强而著称的吗?难道说,今天所有赢钱的人,都无法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了,是不是?”
  
      苏锐这么一说,把杨坚至于了极为尴尬的境地!
  
      那些客人也都感觉到了浓浓的不安!
  
      天马会所输不起,让赌客们自身的安全都得不到保证,那么以后谁还愿意来到这里?
  
      “你到底是什么人?”杨坚低沉的说道:“你来到这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听了这话,苏锐的表情之中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来:“我来到这里做什么?当然是来娱乐的了,杨总,你这话是不是更加暴露了你输不起的心态了呢?”
  
      杨坚的表情难。dudu2();
  
      从接手天马会所直到现在,他都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棘手的事情!
  
      停顿了一下,苏锐继续说道:“而且,我并不认为,你有资格这么对我说话。”
  
      在说这话的时候,苏锐浑身的气势骤然为之一变!
  
      在杨坚的眼中,苏锐此时的气势已经完全的不一样了,那种随和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威压!
  
      而他自己,则是当其冲的感受到了这种压抑!
  
      是的,在苏锐杨坚这个替老板打工的根本就没有和他对话的资格,因为他完全没有任何话语权!
  
      面对苏锐的质问,杨坚竟是控制不住的感觉到的呼吸不畅!
  
      “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苏锐微微一笑:“你没有和我对话的资格,想要再继续和我说话,就让你的老板来。”
  
      说着,他便伸手拨开了站在侧面的一个西装男,说道:“麻烦让一让。”
  
      这是唯一进出大厅的通道,苏锐想要带着张紫薇离开,就必须从这一对天马会所的工作人员身边穿过去。
  
      “你他妈的找死!”
  
      那个被苏锐碰到的西装男怒骂了一句,结果苏锐一拳挥出,重重的砸在了此人的嘴巴之上!
  
      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这一下,让这西装男满嘴飙血!捂着嘴巴便倒在了地上!
  
      苏锐漫不经心的甩了甩手:“怎么,还想接着动手吗?这就是你们天马会所对待客人的态度?”
  
      杨坚没有去扶起手下的人,而是冷冷的说道:“阁下根本就不是来赌钱的,而是来砸场子的,对么?”
  
      “砸场子?”苏锐淡淡一笑:“不好意思,你们这破场子,我还真。”
  
      且不说苏锐的太阳神殿了,哪怕是拿出青龙帮来比较,这个天马会所也完全不是对手!
  
      说到这里,苏锐转过身来,浑身哆嗦的米亚光:“我还差点忘了,一对一的对赌里面,我不是可以随便提出要求来吗?现在,我的要求就是……”
  
      苏锐伸出了两个手指头,淡淡的说道:“五十亿华夏币,明天转到我的账户上。”
  
      五十亿华夏币!
  
      苏锐可真的狗狮子大开口的了!一张嘴就是五十亿!这一晚上简直就是要大赚特赚啊!dudu3();
  
      不过那些在惊讶之余,回头想想,便不觉得苏锐这开除的条件有多么的意外了,毕竟之前那些参加对赌的人,最后提出的条件虽然没有五十亿华夏币这么多,但也都是相当苛刻的。
  
      相比较而言,这五十亿华夏币虽然多,但是并不算侮辱人的尊严,苏锐这也算是比较“仁慈”的了。
  
      可是,听了这话,米少直接就开始筛糠一般的哆嗦了!
  
      五十亿!
  
      他是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的,总资产不是没有五十亿,可是,那也必须算上各种股权和固定资产的!就算是变现,也得需要很多的时间!怎么可能在明天就拿出来?
  
      米少战战兢兢的说道:“能不能通融一下?”
  
      “通融?”苏锐冷冷一笑:“如果换做是你赢了这场比赛,你会对我通融吗?”
  
      说着,苏锐转过身来,对杨坚说道:“天马会所不是能够确保所有赌注完成的吗?那我就要,明天的这个时候,五十亿元华夏币究竟有没有到我的账上。”
  
      杨坚听了这话,脸色简直难。
  
      以前不是没有人提出过这种苛刻的条件,但是这种条件都是有着商榷的余地的,可如今苏锐一开口就要五十个亿,而且是明天就要,这让杨坚的心里面很不舒服。
  
      天马会所就算是能力通天,在十天之内也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
  
      苏锐根本就是在故意找茬,故意踢场子的!
  
      坚的表情,苏锐就知道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他淡淡的一笑,说道:“当然,如果你们办不到的话,我就砸了这天马会所的招牌,把这地上地下的所有建筑拆的一干二净。”
  
      砸招牌!拆建筑!
  
      此时的苏锐简直强势到了极点!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相信天马会所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的心里面会舒服!
  
      杨坚满脸阴沉的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都已经拿走四个多亿了,还要如此的咄咄逼人,难道就不怕一个浪头过来,把你的船给打翻了?”
  
      “我天马会所,也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苏锐眯了眯眼睛,盯着杨坚:“你难道已经忘记了,我说过,你还没有资格对我说出这种话来。我已经警告过一次了,你还敢再犯?”
  
      锐的样子,杨坚的心里面忽然升起了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觉!
  
      ——————
  
      ps:感谢安静de夏天想念置于心柳暗花红把持8住马赛克大师幻葬a百度书友35992629烈焰死变态(变态你好)般若婵娟此情可问天战吧班克斯书友39361984厌酒孤i恶魔炽天使空杯人散最爱乔恩乌努尔河边小卒24小时值班骑驴跳厕所壹壹_onesuc水煮鱿鱼书友5o5o878张朝轶水中泡泡a小柚子226烈焰的大师兄(大师兄你好,我是你师父)烈焰歪的(你很正嘛)烈焰烂番薯(你是好番薯)北京廉政公署hqingkang子兮奈若何我心哪去了芥末即寂寞温柔剑生安忆丶戴南不锈钢荣耀最后一刻袁东义1踏1雪1无1痕顾俊辰凡所有相爽朗的赤龙弥撒神祗赛扬提斯你是8酥囡囡囡囡阿书友28259921黄山雨水1969傲世益辰柳海成17777馨竹11111书架里仅狂兵(赞!)念千年的眼泪浪的像条狗书友42o5678少年狼彡残夜孤烟开猪车追大驰柴mi油盐酱醋书友3851书友6222447胖达君帥氣貓歌声遍地gg你挪了a**632般若婵娟畏惧情没钱别玩波克1syjkj装B的13安静de夏天夏夕空35水煮鱿鱼zhang6695书友33812627江苏憨牛的月票和捧场支持!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