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遣唐使

      杨守文,亦或者说杨家父子,其实也只是催化剂。
  
      他们的加入,以及不断的强大,给予了太子李显足够的底气,态度上也越发积极。
  
      试想,如果你李显一直忍让,一直沉默。
  
      那些跟随你的人,又会作何感想?他们会认为你懦弱,不值得追随,亦或者不值得为你投入太多的资源。但如果你态度上积极了,哪怕你势力偏弱,却会使追随者看到一线希望。
  
      争,不争?
  
      这是一个问题。
  
      自古以来,有不争即是争的说法。
  
      可实际上,不争何来希望?
  
      懦弱和退让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太子李显在此之前的表现,更多时候有些懦弱,所以令不少人感到失望。可是现在,大势推动他必须要去争!不管这种争取是主动还是被动,但在别人的眼中,那就是一种态度……你李显其实是有野心的。
  
      对于李显的追随者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已入仲夏,天气变得越来越炎热。
  
      洛阳今年的雨水,较之往年要少许多。
  
      以至于入夏之后,全城缺水。
  
      官府不得不加大凿渠引水的工作,从洛水、伊水引流,总算是缓解了一些灾情。可是,即便如此,也只能说是杯水车薪。也因为这个缘故,村落之间为争夺水源,屡次发生大规模械斗,死伤无数……官府一开始还会调解,但随着灾情加重,官府也难以阻止。总之,只要不发生大规模的械斗,不影响洛阳的日常,他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些村民说的没错,你不让我们争,那你给我们找来水源啊!
  
      可是,官府又能从何处寻水呢?
  
      烈日炎炎,位于偃师城外,孝义桥两岸,近千人正隔河对峙。
  
      河南岸,有大约六七百人的样子,手持木棒、锄头、耙子大声叫喊,乱成了一团。
  
      而河北岸,看上去约二百多人。
  
      其中一部分人的打扮,明显有别于对面的村民,看上去颇为古怪。
  
      他们衣衫整洁,看上去彬彬有礼,双手在身前拢在袖子里,脸上带着颇有些谦卑的笑容。
  
      而在他们的前方,则是百余名武侯。
  
      正前方,一个看上去好像官员打扮的中年男子正在大声喊话,只是对面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把他的声音淹没其中。
  
      时值正午,村民显得越来越激动,情绪开始变得失控起来。
  
      有一些村民拎着农具,就准备蹚水渡河,而那官员见状,也不禁紧张起来,一招手,就见身后的武侯齐声呐喊,向前逼近了几步,同时把手中的刀枪斜指向村民。
  
      村民,顿时安静下来。
  
      那官员大声道:“乡亲们,不要冲动。
  
      此圣人赐君子国使者田庄。我等上国子民,自当展现气度。便让他们先浇灌了田地,过几日再由你们使用,如何?”
  
      “林县尉,再过几日,我们的庄稼就都干死了。”
  
      “对啊,凭什么就要让这些人先浇灌田地?我等也是天子臣民,陛下理应先关照我们。”
  
      “没错,不能把水源交给他们。”
  
      “林县尉,你可是咱们偃师人,怎能够胳膊肘向外拐,帮这些蛮夷人说话呢?”
  
      林县尉的脸通红,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他自然是想要帮自己的乡人,可问题是,身后这些人乃是朝廷安排过来,县尊三令五申,要向他们展现气度,不可以怠慢……就是这‘不可以怠慢’五个字,令林县尉颇感头疼。
  
      “乡亲们,此乃上峰所命,今日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水源必须交给他们先行使用。县尊有令,任何人胆敢阻止,就以干扰公务处置,披枷示众三日……”
  
      村民闻听,顿时大怒。
  
      “好啊,那你就抓我们试试看。
  
      我孝义里的人,从来都没有贪生怕死之人。
  
      今日,谁敢把水源拿走,我孝义里上下一千八百人,就和谁拼命……姓林的,有种你就杀了我。”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人群中走出来,手指林县尉,厉声喊喝。
  
      林县尉的脸色非常难看,因为那白发老人,正是他的伯父。
  
      若换成了其他人,他倒未必会在意。可是他的伯父……想当年,他父母双亡,是伯父将他收留,并抚养成人。林县尉也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又怎能对伯父发作?
  
      他转过身,来到通译身边。
  
      “杨通译,这件事……
  
      你看能不能这样,田庄里不是还有一条小河吗?
  
      能否让村民们先用这边的水源,毕竟庄稼快要干死了……”
  
      “林县尉,此关乎国体。
  
      君子国使者而今甚得天子喜爱,这田庄也是天子赏赐。若被天子知晓,你偃师连这点事情都不能满足君子国使者的要求,一定会很不高兴。兹事重大,你自己斟酌。
  
      至于庄内的水源,是要用来给君子国使者的坐骑饮用,如何能保证田庄的水源呢?”
  
      林县尉看着那张狂跋扈的通译,也有些头疼。
  
      他叹了口气,看着对面的村民,道:“大父,兹事关乎国体,若大父不肯,侄儿只能得罪。”
  
      “那好啊,那你来杀了我!”
  
      白发苍苍的老人勃然大怒,便迈步蹚水渡河。
  
      身后,数百名村民紧随他身后,朝着对岸逼来……
  
      “大父,你莫要逼我。”
  
      老人却不理睬,只管往前走。
  
      林县尉也真的是急了,仓啷拔刀出鞘。
  
      他这一动手,身后的那些个武侯再次向前,而河对岸的村民,也都把手中的农械高高举起,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鹰唳。
  
      一只海东青在空中盘旋,那些衣装怪异的人立刻大呼小叫起来。
  
      更有人取出弓矢,便射向那只海东青。
  
      不过,那海东青却极为机敏,一声唳叫,在半空中突然一个侧翻,一双如白玉般晶莹剔透的爪子,便抓住了那支箭矢。它又接连唳叫,而后折身往东面飞去……那些衣装怪异的人则连连呼喊,更有人在通译面前大声呵斥,令那通译连连点头。
  
      “抓住那只鹰!”
  
      通译手指林县尉,大声喝令。
  
      林县尉懵了,说道:“它在天上,我如何去抓?”
  
      “笨蛋,若你抓住它,就可以和老爷们讲条件,到时候说不定就能把水源讨要回来。”
  
      林县尉一听,不由得眼睛一亮。
  
      他连忙对身后的武侯道:“有谁知道,那只鹰是从何而来?”
  
      一干武侯,面面相觑。
  
      就在林县尉等人疑惑之际,从远处官道上,传来一阵马蹄声。
  
      一队车马出现在大路的尽头,由远而近,越来越近。
  
      林县尉陡然露出狂喜之色,因为他看到,那只神骏的海东青,就在其中一名骑士的肩膀之上。
  
      他甚至来不及思索,便带着人冲上前去,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光天化日之下拦路?”
  
      持鹰的青年,沉声问道。
  
      他跨坐一匹神骏的汗血宝马身上,那匹马高八尺,长一丈二,脖子上更长着金黄色的鬃毛。
  
      林县尉厉声道:“我乃偃师县尉,这只鹰可是你的吗?”
  
      “没错!”
  
      “那很好……今有君子国使者看上了你这只鹰,愿意出大价钱购买。
  
      我告诉你,君子国使者可是圣上所重,他现在看上了你的鹰,乃是你的大运气。”
  
      “君子国?”
  
      青年露出疑惑之色,扭头问道:“君子国是哪里?”
  
      一名随从上前,轻声道:“杨君,君子国就是倭国……不过,在去年君子国表奏朝廷,改名为日本。陛下也同意了他们的表奏。”
  
      日本?
  
      青年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厌恶之色。
  
      他正要开口,就见那群衣装怪异的人也跑了过来。
  
      他们手指青年肩头的海东青,说着稀奇古怪的话语,看上去非常兴奋。
  
      “如此说来,刚才射我大玉的那支箭,就是你们所为吗?”
  
      青年沉下脸,看着林县尉,一字一顿说道。
  
      他声音不大,语速也不算太快,可是给林县尉的感觉,却发生了变化。一种森然杀意,扑面而来,以至于林县尉险些产生了幻觉,忍不住大叫一声,连退了数步。(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