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火神重生
    那是突然亮起的一道光芒,骤然从火神杖上腾起,整个沙丘似乎都在瞬间被笼罩在这道光辉中,堂皇而汹涌,光芒如火,轰然而鸣。

    几乎是在同时,在那个激烈厮杀的战场上,所有沉浸在血腥杀戮和生死关头的蛮人战士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战场旁边沙丘上的异样,唯一有所感觉的,正是那个手持法杖施法的祭司。

    正处于全盛状态、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土黄色法杖光芒,突然间猛烈颤抖了一下,几道光芒立刻倒射而回,回到法杖上闪烁不停,似有警惕之意。

    而前方那个石头傀儡也好像是顿时失去了一部分力量,速度和敏捷也随即慢了下来。

    不过饶是如此,这个可怕而强大的石头傀儡仍然是战场上不可力敌的恐怖存在,战局仍然没有改变,甚至连对战双方都没发觉什么不对,最多也就是以为那位祭司大人觉得这点力量已经足够取胜,不必再多花力气了。

    然而此时此刻,那个祭司脸色却是一下子凝重起来,就在刚才那个瞬间,他清晰地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本源之力”突然在周围出现。那种灵力之纯净强大,在过往的时候他只在战神殿中的几位萨满大人身上见到过。

    难道是有一位强大的萨满突然来到了这里?

    这个念头在他心里浮现的时候,让这位祭司的脸瞬间就苍白了下来。与周围这些蛮人战士对他的崇拜一样,他对处于蛮族力量巅峰的那几位萨满大人更加充满了敬畏,甚至连与他们为敌的心思都不敢有。

    不过,很快的,这个祭司就察觉到了不对,因为除了那股灵力波动之外,他并没有感觉到之前所熟悉并敬畏不已的那股仿佛可以遮天蔽日般的滔天气势。

    这个发现让祭司心中稍安,目光随即向四周扫去,片刻之后,他的视线便落在了战场边的那个沙丘上。

    那里仿佛有一团火正在燃烧,火光熊熊而起,看起来将那座山丘都笼罩在其中。而之前他所感觉到的那股灵力波动,也正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在看到那片火光后,祭司不由得怔了一下:火灵力?

    这种力量不是已经在荒原上消失了上千年了吗?

    片刻后,这个祭司冷笑了一下,眼中露出了然之色。

    真正的金、木、水、火、土这五行本源灵力,从来都只有蛮族萨满那个层次的大人才能掌握,更多的是像他这样的祭司所修行的种类多样的次级灵力,但威力也同样强大。一念及此,他对那个藏在沙丘上藏头露尾的敌人便有些厌恶起来。

    这是扰乱他收服山灵族的大计,哪怕那边暂时还没有出手,但只要影响到了这里,便是与他为敌。

    既然不是萨满大人,那就没什么好怕的,这位祭司本身在战神殿中也是一位天资极高的后起之秀,若不是出身不算太好,并无强力部族为后盾支持,其成就早就超过现在许多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加迫切地想要去收服一个部族为己用。

    只是在蛮族荒原上,所有的部族对图腾力量都坚持着唯一的信仰,除了崇拜祖先之外,蛮人部族里只崇拜一种图腾力量,比如,信仰火系图腾的部族绝不会去相信水系图腾的力量。

    这位祭司他修行的图腾灵力属于五行中的土系图腾力量系统,要找一支信仰土系的力量,并且该部族已经失去了祭司,部族整体还不能太过弱小,否则给不了他各种强力支持,收服了也毫无用处。

    所以,收服山灵族对他来说,是断然不容有失的事情。

    本来,他在山灵族中的士气已经基本都掌握住了,今天这一战,面对敌对四家小部族联手,只要一战而胜,山灵族就必定彻底对他归心。眼看大功就要告成,却又出了这个意外,这次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缩了。

    祭司直接拿起法杖,口中神秘咒语再起,而身子却是转了半圈,不再面对战场前方,而是望向那个沙丘方向。

    在祭司身边的几位山灵族头领很快都察觉到了异样,纷纷抬头看来,随即也看到了沙丘上那股奇异的火光,顿时,纷纷脸色微微变色。不过,看到祭司大人面色泰然自若,并且直接对那边动手,众人也就安心下来。

    这一战下来,这位祭司早已证明了他的强大。

    黄色的光芒升腾而起,如莽莽荒原阔大恢弘,于半空中化出一个巨大的拳头,然后轰然向那座沙丘砸了下去。

    躲在沙丘背后的陆尘此刻脸上也有无奈之色,按他的本意,管它下方那两边蛮族人去打生打死,跟他是半点关系也没有,都准备要走了的时候,谁能想到这火神杖又来了这么一出。

    虽然陆尘并不知道为什么对面那个蛮人祭司如此果决,甚至丝毫没有迟疑地直接对这里动手,但显然,对方是将自己这里当做了敌人。

    而火神杖散发出熊熊烈焰,杖身越来越热,似乎十分愤怒的样子。大概是觉得对面胆大妄为,竟然挑衅?

    不过就算人家挑衅了,我也没法应对啊?陆尘对这个只能发光照明当火把的火神杖是束手无策,眼看对方那个威势巨大的拳头就要砸下来了,情急之中,也只能是将体内唯一能动用的黑火之力运起,往火神杖中灌去。

    黑色的焰火在他眼瞳之中一闪而过,几乎是在同时,火神杖上异光亮起,所有的图腾符纹同时浮现出来,一股纯净而强大的灵力喷涌而出。

    那是火焰。

    黑色的火焰!

    陆尘悚然而惊,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之前在那个古老树洞里,他试过无数次,也不能激活这根半截的火神杖,没想到今天才一动用,就有了变化。

    随着火神杖上黑火升腾而起,顿时如同蚕食一般,将原来的火光全部吞噬,尽数转化为黑暗火焰,整个沙丘似乎转眼暗了下来,然后一个巨大的影子出现在半空中,呼啸飞去。

    那个蛮人祭司所祭出的巨拳声势威猛,狠狠砸进了这片黑影,但随即被黑火缠住,紧接着出现了可怕的一幕,黑焰从四面八方开始腐蚀那个土黄色的巨拳,丝丝低鸣如鬼哭狼嚎,只在转眼之间,整个巨拳竟被腐蚀殆尽,最后残余一点光芒刚要奋力逃脱时,却被如黑海一般的黑影直接淹没了下去,连声音都没有一声,转瞬消失了。

    远处,那个蛮人祭司脸色陡然苍白,“哇”的一声,喷了一口鲜血出来,神情大变,眼中竟是难以置信的恐惧之色。

    在那一刻,他仿佛就像是见到了鬼怪一般,竟是失态地大叫了出来:“魔火,魔火……这是黑火的力量……”

    他的声音瞬间嘶哑,片刻后,从他的喉咙里忽然冒出了一股火焰,疯狂地燃烧着,狂舞着黑色的身影,将他的血肉全部烧焦融化。

    祭司仰天惨叫,连手中的法杖都丢开了,双手捂住喉咙,摔倒在地,开始拼命挣扎抽搐起来。

    周围山灵族的蛮人都被吓到了,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其中一个胆子大些的蛮人首领出于对祭司的尊敬,冒险上去搀扶并扑打祭司身上的火焰,但只在一瞬间,那黑火直接从祭司身上蔓延到了他的身躯。

    “啊……”凄厉的惨叫声从这个强壮的蛮人战士口中发出,连流血厮杀都不怕的他此刻却仿佛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可怖痛苦,一下子摔倒在地,拼命扭动挣扎起来。

    周围的蛮人惊叫连连,瞬间向旁边退出去好远,露出了一个大圈,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在中间的那两个人就这样被诡异而可怕的黑火活生生地烧死,最后只剩下两具焦黑的骨骸。

    当那个祭司在痛苦和癫狂中死去的时候,远处战场上的那个石头傀儡突然顿住了,片刻之后,这个前一刻还无比强大的杀戮机器就像是失去了骨架支撑,所有的石块砂土全部碎裂,土崩瓦解般化为了一大堆散落的碎石,轰然倒塌。

    战场之上,顿时一片寂静。

    敌对双方的蛮人战士似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但紧接着,从山灵族阵营后方响起的凄厉哀嚎声响彻了整片战场,顿时让局势发生了变化。

    无数山灵族战士纷纷回头看去,不知是谁大声喊了出来“祭司死了”的话,顿时,人群大乱。

    而前方几个部族联合的士兵们则是士气大振,几个首领更是不失时机地怒吼指挥,有好几个战士首领更是直接带头冲上战场,顿时掀起了反攻怒潮。

    而山灵族这一边就像是从最高点一下子摔落下来,整个战阵都因为那个祭司的死亡而颤抖,然后开始迅速崩溃了。

    太过于倚靠一种强大的力量的结果就是,当这种力量消失之后,就会比普通人更加虚弱与渺小。

    杀戮之势瞬间逆转,战局大起大落,转眼之间,山灵族的前排战士已经倒下了一片,鲜血飞溅中,所有人都开始转身逃去。

    而在人群背后,联合部族这里,则是突然有人狂吼起来。

    “火神,火神,是火神重生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