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节 夜星沉的漏算
夜深沉无边,单飞的双眼却如黎明前最亮的星辰般。??
  
  貂蝉握着那防身丝甲,喃喃道:“为何不勇敢的活下去做个改变?”她本来已很是疲惫。无人能体会她的心酸,听闻死才能救吕布的时候,她没有惊惧,反倒有种松手的释然。单飞若是“深明大义”的劝说甚至强迫,只会引她的反感。
  
  当年去杀董卓的只有吕布和她貂蝉。
  
  谁伸手帮了他们一把?
  
  没有!
  
  所有人不过评头论足的冷眼旁观!懦弱的畏惧强权,“勇敢”的指指点点,既然如此,她貂蝉为何要为别人来考虑?
  
  可单飞的话却重燃了貂蝉的希望吕布因为她的死痛不欲生,她的血可以让吕布改变,她不是非死不可。若只有一个机会,她会让给吕布,但若有机会使两人还能清醒的相见……
  
  心中热力升起,貂蝉重振了勇气,感慨道:“单飞,你一直都是这么坚强?”她感谢眼前的这个少年。她久经世上的冷漠,倒不想世上还有如此给人希望的少年。
  
  单飞摇摇头,“那也不是。我也会失落颓唐,可有人曾经对我说过磨难只会让你我不再软弱,让我们清楚的明白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嘴角浮出丝微笑,单飞回忆着晨雨的嘱托,柔声道:“我一直记得这句话。貂蝉,吕布死而复生,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最清楚,也只有你能给予。你如今只差最后一步罢了,就绝不要轻言放弃!”
  
  貂蝉凝望着那真诚的少年,轻声道:“我会记得你说的话,你也一定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
  
  单飞精神振作,他知道貂蝉这般回复,一是祝福,亦是向他保证不会一死了之,而会努力去改变什么。
  
  如此足矣。
  
  “多谢。”
  
  单飞微笑示意间,流光微闪,貂蝉已然消失不见。他蓦地回转,知道自己已尽最大力量去扭转,接下来如何变化他是难以预料,可他坚信这种改变不会有错。
  
  努力去帮助一个人重燃希望永远不会有错!
  
  有幽香暗传。
  
  单飞霍然转身,就看到孙尚香立在他身后不远。在竭力开解貂蝉的时候,单飞难免一直牵挂着孙尚香的安危,不知她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蓦地见到伊人回转,单飞再难忍住心中的激荡,他没有追问孙尚香去了哪里,只是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伊人,低声道:“你没事就好。”
  
  他鼻梁微酸。
  
  在和晨雨分别之后,他很是失落颓唐,可晨雨比他坚强,早想到太多变化鼓励他,劝慰他,希望他能振作起来。
  
  他并没有辜负晨雨的希望。
  
  坚强的面对一切,等待着微笑走到晨雨面前告诉晨雨单飞和晨雨一直在勇敢的并肩面对。
  
  诗言的提醒,让他知道必须还要破解一个关键,他也一定会破解那个关键!
  
  他素来少做承诺,但他决定的事情,从来就不会退缩。他想过晨雨会忘记他,现事实后没有自怨自艾,他已经很是感谢,毕竟晨雨始终没有离远,哪怕孙尚香再也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他亦不会有什么抱怨,亦不会强迫孙尚香去记起什么。
  
  只要伊人平安。
  
  那念头如此的强烈迫切,在他见到孙尚香无恙时蓦地爆出来,那一刻他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情感。
  
  他怕孙尚香反感,但他终究还希望有那一刻的亲密无间。
  
  孙尚香秀眸惊诧,从未意识到单飞见到她的反应会如此强烈,本是娇躯僵硬不知如何应对,可听到单飞的声音微有哽咽时,伊人的眸中终于浮起了轻雾,缓缓的搂住了单飞。
  
  流光短。
  
  相思远。
  
  温存的时光在以后漫漫的相思中,总是难得的灿烂。
  
  搂着单飞,孙尚香脑海中闪过方才的一幕孙尚香,你输了。白莲花冷冷自负的神色让她着实难安。
  
  有凄惨的叫声从远远处传来,单飞皱了下眉头,低声道:“是荆州军那里,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
  
  孙尚香缓缓松开了单飞,微退一步道:“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你方才……可有……”
  
  单飞知道伊人要问什么,低声道:“我做了一个改变,不过究竟怎么变化,我也并不清楚。”
  
  他不等说完,就听那面又传来数声惨叫,二人互望一眼,飞身向荆州兵的方向掠去。
  
  地上有数具尸体横躺,鲜血淋漓。
  
  吕布一见单飞前来,霍然冲到单飞的面前,急声道:“貂蝉呢?”
  
  单飞低声解释道:“我只是做了个改变,具体怎么变化我还不清楚。”他对无间的复杂很有体会,但对自己做了这件事情究竟会引什么变化还是有些茫然。
  
  他记得诗言还回小晨雨后,月圆之夜小晨雨反被孙钟带走,然后晨雨就消失不见。十数年前的改变瞬间就传到他那个时刻,曹棺留信的变化,也倏然反应到他这个时间。
  
  可是……
  
  脸色微变,单飞蓦地现有点不妥,这些改变都是在源头有关键性的变化时才会瞬间影响到这里,可邺城大面积失忆却证明有时候无间的改变很是缓慢。
  
  为何无间改变有时会快,有时会慢,他并不了然。
  
  吕布一直盯着单飞的表情,冷然道:“你莫要骗我!”他对单飞少有的客气就是因为貂蝉,若是貂蝉无法回转,他说不定立即对单飞出手。
  
  单飞沉着道:“你要信貂蝉,亦要信我。我适才见过貂蝉。她直到如今亦没忘记你从大牢救她出来后,为她盖上那床锦被。”
  
  吕布微颤,知道单飞真的见过貂蝉,激动道:“她还说了什么?”
  
  单飞看出吕布的怀疑,这才以往事证明自己的确见过貂蝉。看到吕布情绪稍平,单飞冷静道:“她说要勇敢的活下去做个改变,但改变需要时间,你难道不想给她时间?你难道等不了?”
  
  “不会!”
  
  吕布身躯颤抖道:“我会等……”
  
  “这是怎么回事?”单飞看着地上的尸体问道,他现那些尸体均是荆州兵的装束,不知这些人为何被斩杀当场。
  
  郭嘉居然没有离去,见状低声道:“这些人突然变得疯狂,见人就杀。不过……不是吕布下的命令,亦不是吕布咬的人。是黄祖、刘表让人斩杀了他们。”
  
  单飞接过只火把走到一具尸体前,用树枝稍翻那尸体的身躯,皱眉道:“是中了毒。”
  
  他医术高明,一眼望去,已明白尸体是死于兵刃的砍杀,但尸体脸上有青气笼罩,死前早就中毒。
  
  郭嘉低声道:“应该是赵思益做的‘好事’!”
  
  单飞心中微震,知道郭嘉说的不错,方才楚威曾令赵思益进攻,那时候毒虫涌来,着实咬到了不少荆州兵。
  
  这赵思益恁地毒辣的心肠,所养的毒虫不止能杀人,还让人能够神志疯狂?蓦地有呼喝声再起,几人呼呼怪叫声中向刘表、黄祖二人冲了过去,可不等近了身前时,就被那些铁甲兵卫刀枪砍中,毙命当场!
  
  郭嘉双眉终紧道:“方才亦是这般情况……”他话音未落,就听远方狼嚎声再起。寒风吹过,林中有腥气弥漫,本是潜伏的毒虫不知怎地,居然又开始冒了出来。
  
  单飞心中微震,暗想楚威竟然没有抓住赵思益?不然狼群、毒虫如何会起新一轮的进攻?
  
  寒风呼啸,狼嚎声远。
  
  鬼丰立在树巅之上,轻轻叹道:“宗主,单飞如果选择不杀吕布的话,他就可能要釜底抽薪的来救貂蝉。貂蝉的确能够影响吕布,吕布若是不参与此事,宗主的计划就会失算。”
  
  “你错了。”
  
  夜星沉摇头道:“我的计划不会失算!”
  
  鬼丰反问道:“我真不知道宗主还有什么打算!以单飞的聪明,既然想救貂蝉,就一定会想出巧妙的方法。”
  
  “就算让单飞去说服貂蝉又能如何?”夜星沉淡笑道:“单飞虽是单家人,但对于无间的了解却还是肤浅。哪怕单飞影响了貂蝉,但只要貂蝉没有做实质的改变,影响就不会出现。”似怕鬼丰不解,夜星沉一字字道:“这就和你想做一件事情、和真正去做一件事情的差距般,这种差距绝不是一点半点。想是改变不了什么的,只有去做才能改变!”
  
  鬼丰目光微闪,“不错,单飞不会强迫貂蝉去做什么。貂蝉是个女人,她又会反复思考怎么做……可以眼下的情形,单飞、吕布恐怕坚持不到貂蝉真正的改变!宗主果然想的面面俱到!”
  
  夜星沉忍不住的笑,可他的笑容蓦地凝在了脸上,因为他听到有人轻声道:“可惜,你夜星沉还是漏算了一点。”
  
  话音轻淡,夜星沉、鬼丰闻言却是如雷贯耳。他们虽立在树巅,但以他们的敏锐,对周边十丈的情况自然极为了然。却不想有人居然会在他们身旁不远时,他们还是没有现,直到那人说话后,他们居然才有所察觉?
  
  二人身形飘忽,倏然将说话那人夹在了中间。
  
  看到来人时,鬼丰背后的雷霆嗡鸣声起,夜星沉衣裳微鼓,显然是气息流动周身以至杀气在外。
  
  来人却是平平淡淡,只是手上拎着的箱子泛着七彩,暗夜中闪动着不平凡的光芒。
  
  马未来!
  
  来人赫然就是马未来!
  
  看着夜星沉和鬼丰的敌意,马未来轻轻的叹息道:“夜星沉,不能不说你的算计实在妙绝巅峰,不过几许推波助澜就将云梦泽的所有人推向了毁灭死亡,甚至能引天下大乱。不过你恐怕还是漏算了一点。”
  
  “我漏算了什么?”夜星沉神色萧肃,目光终落在了马未来的手上。
  
  箱子微亮,暗夜中带着希望期盼的光彩。
  
  “你漏算了流年。”马未来微笑道.
  
  (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