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 冲阵
    马嘶声在黎明的荒野上响起。

    飘扬的旗帜上,是黑色作底,金色纹龙的图案。

    数不清的长矛在荒野上支起一片钢铁之森,来自东方的军队踏过荒野,朝着紫荆花城的方向推进。

    一骑位于队伍的最前方。

    披着金色护具的黑色战马上,一个魁梧的男人坐在马上,身体挺得笔直,让人感觉他仿佛永远不会倒下。

    洪烈。

    极武王的养子。

    战力直逼王爷的可怕人物。

    这是士兵们对他的印象,在这个男人来到军营之中,一种异常的压抑气氛便笼罩在众人的心头。让士兵更加惊讶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是今天攻城的主帅,他和他的兵马将负责冲锋陷阵。至于平西王,眼下正在主军中阵,坐在一张需要八人抬动的大座之上。

    “洪统领。”

    洪烈听到有人叫自己,稍微转头,就看到一名军官策马上前。

    这名军官朝后头看了眼,然后低声道:“洪统领,我们这次受王爷之命前来,可不是为了替平西王卖命啊。”

    洪烈今年三十,体格魁梧如同人熊,长得十分平凡,但一双眼中杀气凛冽,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万人军中取敌首级的猛将。被他看了一眼,那军官不由缩缩脖子。洪烈淡淡道:“我当然知道,义父的意思是折折平西王的威风。我答应平西王给他打头阵,就是为了达成义爷的目的,区区一座蛮子城池而已,难道你以为我打不下来?”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没给部下说完的机会,洪烈转过头去。熟悉他脾性的军官知道,再说下去只怕得掉脑袋了,只得暗叹一声,稍稍退后。他们这支千人兵马随洪烈而来,来时打着上平西王处撒野的算盘,不料洪烈竟然会答应平西王当今天攻城的主帅,这可和他们之前设想的不一样。

    “希望这些蛮子会好捏一点。”

    紫荆花城在望。

    洪烈抬手。

    大军排排停下,从动而静,大军停顿得自然无比,如同呼吸。光是这点,便可看出盘龙帝国的军队训练有素。这也自然,否则如何敢飘洋过海,到一个陌生国度攻城掠地来了。

    大军停下后,自有一队斥候来报。

    “如何?”洪烈在马上问。

    一名斥候下马跪地,道:“洪统领,敌城已经做好战斗准备。”,接着报出紫荆花城一系列的防御工事以及对方军队的布防情况,当下洪烈在脑海里已经有了个大概,他点了点头,伸手往前方一指:“攻城!”

    紫荆花城上,一身盔甲的奥兰多提枪站在城头。抬头看去,战场那一边黑压压一片,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看到那支东方军队如此规模,奥兰多仍不免心里一沉。他用一种特别的方法呼吸着,以保持镇定。这时两边有号角声响起,却是了望塔上的士兵通知已方敌军推进的信息,奥兰多呼出口气,暗道一声“来了”。

    在这种时候,他突然想起了若拉。

    “等着我回去吧。”他道,然后吼道:“准备战斗!”

    来了。

    平西王的军队黑压压地往紫荆花城这个方向推进,如同黑色的潮水般**淌过了荒野,进入爱德华预定的战场。冲在最前面的果然是骑军,盘龙帝国的骑军一律以黑布蒙住马的双眼,马上骑士不断催促战马前进,并且握紧了与战马紧绑一起的长枪。洪烈就冲在骑军的最前方,他握紧了两把盘龙战斧,仅以双腿夹紧马腹以固定自己的身形,却坐得纹丝不动,任凭马儿如何起伏,他的身姿全然没有一丝变化。

    奥兰多很快留意到这个冲在最前面的猛将。

    他皱了皱眉头,那人无论身形气度,似乎不是那个平西王。

    爱德华也收到了这份情报。

    他仍在会议厅里,看着沙盘,脑海中却呈现出一付千军万马的画面,却和城外战场相去不远。

    “不是平西王吗?那会是谁?”爱德华大声道:“通知奥兰多,立刻炮击!”

    本来炮击是等平西王冲阵之后再对敌军中阵使用,现在显然和原本计划不符,那传令兵愣了下,才急急下去。片刻后城主府方向射上三枚红色烟火,奥兰多看到大喝:“炮击!全部火炮开火!”

    片刻后,城外响起了郁雷般的连续炮响。

    一个个火球在盘龙帝国的骑军里升起,每一个火球出现必定带走几十条性命,而这时,盘龙帝国的骑军甚至还没冲到陷马坑带。

    洪烈眯了眯眼,敌城的火炮射程之远在他想像之外,也远超这个西夷帝国所使用过的火炮射程,他在铁枪领也曾带兵进攻过,自然领教过拜勒岗帝国的那些火炮威力。但现在,这座敌城所使用的火炮威力要更大一些,射程也更远,这就在他意料之外。一下子,他带来的千人兵马已经损失不少。

    接着骑兵就进入了陷马坑带。

    不过紫荆花城的陷马坑挖得不够宽,也不够深。造成阻碍是有的,却没有给骑兵造成大规模的混乱。洪烈冷冷一笑,显然这些陷马坑是赶工赶出来的,而且有偷工减料之嫌,心中不由一阵鄙夷。若由盘龙帝国的工兵来挖,单是这片坑带,就足够让千人级别的骑兵在这里乱成一团了。

    现在他们却能保持队形。

    “蛮子就是蛮子。”洪烈啐了一口,这时跨下战马踩进一条坑道里,他立时往下堕去。洪烈不慌不忙地跳下战马,源力勃发,提着双斧大吼前冲。

    前方是一片盾墙。

    落在洪烈眼中,这种排得不紧密的盾墙实在作用有限,他大笑一声,挟强猛源力撞进盾墙,立时给他连过数道,笔直往城门的方向攻去。

    城主府里,爱德华眯了眯眼,代表洪烈的模型给他摆在了城头上。他低叹了声,道:“让安妮小姐出战吧。”

    一枚紫色烟火升空。

    正坐在旅馆屋顶上的安杰罗妮,看到这枚烟火伸了个懒腰,对哈娜道:“干活吧。”

    接着城里几道气势同时冲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