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圣战开启(三)
    纽约,流光溢彩之上,是一片波澜壮阔。

    八道光柱,整整四十八个名字,照耀天际。

    任何一个人,都是名震欧美的级强者,手下人命数十上百者有之,成百上千者有之,更有朱红雪这样一次屠戮几千人,满手血腥的华夏钦犯。

    “刷刷刷……”金光,绿光,红光,白光……远比地面纽约的霓虹华丽数千倍。而此刻,辉映成一片七彩的海洋。

    海洋之中,隐藏着无边的杀意。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凝视天空,和这么多顶尖高手决战,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他更多的是兴奋。

    一种来源于印证自己的道,自己所学的兴奋。

    他,名列柯文纳斯家族第一位。所有人中境界最二低。仅比朱红雪好一线。

    然而,朱红雪以侯爵中期名列压轴位置。并且最后没有境界。他绝不认为塔古勒家族和圣器会出错。

    “兴奋吗?”夜风猎猎吹动岳真人的衣衫,整个纽约修行界,肃杀的死寂,让所有修士都兴奋地头皮麻。岳真人淡然开口问道。

    但是,他却没有给徐阳逸回答的机会,而是笑道:“当然……本真人第一次看到圣战的排场,本真人亦是兴奋无比。修行,修的是什么。逍遥?自在?随心所欲?”

    “都有,却不够。”

    “本真人的认为,修的是掌天踏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修的是环顾宇内,白雪葬剑叹憾无敌手。修的是一声令下流血漂橹。修的是……一个强字。”他感慨地伸开双臂,感受着满含杀意的夜风吹拂过自己的身体:“比天地强,比神佛强,比这一界都强!只有这样,才不枉男儿来世上一趟。才会有人成百上千年后,还记得本真人的名讳。”

    “即便本真人当时已经死去,却万古长存。”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

    心中,已经成型的,变强,更强的**,随着岳真人的话,越来越坚定。

    “是啊……修炼至今。我也不尽是报仇二字可概括。晚辈有时也在疑惑。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推着晚辈一步步往前走。从未想过停下,也不曾回头。”他目光如星,看着这片广袤的夜空,有感而:“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修炼至此,才算问心无愧。”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许久,岳真人才微笑道:“不错,可惜,本真人了解这一点之时。为时已晚。看来,南州一役,对你坚固自己修心之心,好处巨大。看似你空手而归,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就在此刻,所有名字,齐齐嗡鸣了起来。

    在纽约所有修士的关注之下,每一个人的名字,全部都颤动起来,随后,从光柱中消失。化为一个个白色的光球,全部汇聚到夜空之中。紧接着……一股磅礴无比的意志,跨越时间而来。轰然降临整个纽约!

    “这是……”徐阳逸身心巨震,不只是他,就连身旁的岳真人,都身体微微颤抖。下方无数修士,伯爵期的,全部都双膝跪地。侯爵期,全部半跪于地。只有渺渺几个金丹没有跪下,同样,每一个人都恭敬地鞠躬。

    “这是梵蒂冈的教皇!大公之上……亲王级别的真正主宰!”

    徐阳逸强压下心头波动,同样半跪于地。

    不是畏惧,而是敬重。

    敬对方披荆斩棘,走到如今这个全球食物链的顶峰。

    没有声音,所有白球以一种金丹都无法捕捉的度,快若闪电一般移动。足足一分钟,每一枚包裹着所有人名字的白球,这才停了下来。

    “抽签仪式。”岳真人灵识传音:“今夜将决定所有出战顺序。”

    冥冥中,一束金白色圣光亮起。紧接着,两个小球,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

    随后,啪啪两声,白球化作白色灵光破裂,而两个名字,一个纯白,一个绿色,出现在了空中。

    “x。对阵,‘巨熊之子’埃索恩.白鹿。”

    徐阳逸愣了愣,没想到第一个就是他。

    “领命。”一个沉着的声音从帝国大厦楼顶上传来,随着他的开口,埃索恩.白鹿的名字,化为一道白色流光,射入他的身体。

    “领命。”徐阳逸立刻站起来,抱拳道。同样,x的名字,也化为一道流光,进入了他的胸口。

    就在同时,他清晰地感觉到,五道强悍之极的灵气,在他身上微微扫过。

    “五位大公。”他镇定地任凭五道目光打量:“纽约果然不愧世界第一大都市。”

    许久,目光才缓缓收回。仿佛是在评论他们的实力一般。

    柯文纳斯别墅之中,两位老者微微松了口气,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精灵一族不好杀,以往数届他们都没有参加。这一次终于忍不住了。x就算是输了,也不会丧失性命。”一位老者淡淡道。

    “是啊……大灵术师,就算是侯爵中期,也绝不逊于大公境界。柯文纳斯好不容易争取到他,他的圣药效果好得异常。决不能死于圣战。这个损失太大了,我想想都心痛不已。”他身边,一只长满纯白毛的狼爪递过来一杯鸡尾酒:“要么?”

    纯白,不带一丝杂色,仿佛银色的海浪。而且,这是一个女声。

    老者接了过来,抿了一口,随后长叹了一声:“你说……本大公让七世那个不成器的崽子回来,他会不会对x……”

    “你多虑了。”身后的声音笑道:“x走不过第一关。精灵族是不好杀,但是,绝对不弱。你难道忘记了,传说中血族的穿刺大公采佩什进攻精灵族的总部‘自然之梦林地,’结果被四位大德鲁伊联手赶出来么?甚至五大圣灵图腾都没有出动。血族引以为傲的血界传承者都战死十名。”

    “精灵族王庭拱卫军,最强的才能被称为大德鲁伊,而大德鲁伊之中,巨熊,乌鸦,蟒蛇,银狼,白鹿,五大圣灵图腾。只有得到了他们这些天选圣灵的护佑,才能在名字后加上护佑圣灵的名字。埃索恩,冠以白鹿王冠,就算是你的儿子萨维迪恩七世胜算都不过5o%,在本届,至少能在十五名之内。x再强,也不过是侯爵中期。”

    “哼!”就在同时,血族纽约分布,朱红雪的手死死抓着阳台护栏,一道道红色灵气,将护栏腐蚀得七零八落。

    “狗杂种……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她神色中闪过一抹痛心的杀意:“竟然第一个就是你!还遇到了友善的精灵。而且是王庭拱卫军的顶尖强者。就算全体看来都在十五名以内!你真是……捡回一条狗命!”

    “那么,你放弃了么?我的女儿?”男子的声音悠然响起,笑的非常愉快:“你知道,我现在非常看重你。你如果有不愉快,本大公也会伤心。”

    朱红雪收敛了脸上的怒容,强硬挤出一抹微笑:“只是,有的苍蝇,运气好得离谱,没办法亲手打死而已。”

    “是么?”声音微微笑了笑,模棱两可地说:“或许,你还有那么一丁点希望遇到他。”

    朱红雪愣了愣,随后竟然咯咯笑了起来:“大公阁下,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侯爵中期是强,在平时,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但是在这里,就是一条蛆虫,谁手里都有一张坚固无比的苍蝇拍。他不该考虑怎么胜利,而是该考虑怎么在这张苍蝇拍下苟延残喘,输的不要太难看才对。也多亏第一个遇到的是精灵,否则……”

    “那么,当时你是怎么被他逃出来的?”她没有说完,身后的声音笑着打断了她。

    朱红雪微微一怔,随后,若有所思了起来。

    他们的对话,在此刻真正的亲王面前,什么都不是。

    天空中,白球跳跃,一个个名字,全部出现,每个人,都找到了十年一遇的对手。

    一道道冰冷而炽热的目光,在现场很快地找到了对方,如同刀剑一般碰撞,随后倏然离开。

    十分钟后,抽签完毕,而圣约翰大教堂上空,那一页白色灵光羊皮卷,记录下所有人的名字,仿佛战旗一般飘舞。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目光沉吟地看着一眼羊皮卷,着重看了几个名字。

    玉藻前 Vs “死灵君王”帕里斯.琼斯。

    萨维迪恩七世 Vs “扭曲的桃乐丝”桃乐丝.比迪丽。

    血腥之月 Vs “无面者”洛莫安德斯。

    然而……和所有排位赛一样。这些名字,形成了一个最大的树形图,四十八个名字赫然在目,被分为左右两大赛区,最终,左右赛区二十四选一进入总决赛。

    他在左赛区,并且……如果他胜利,萨维迪恩七世同样胜利,他将在十六强中遭遇对方!

    而朱红雪,和血腥之月分在了右边赛区。两人只有一个能出现在总决赛上。

    天空中,教皇的意识倏然褪去,随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三天之后,圣战于纽约角斗场召开。还请各位准时光临。”

    “生死自负。梵蒂冈不负责一切责任。”

    徐阳逸,岳真人,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坚决。

    “圣鞭,劳伦斯.恩佐斯。”岳真人沉声道:“进入三甲之后,你必须在他眼皮子底下,让禁灵丹冲开圣器的禁制。本真人瞬息便至,只要你挡住三秒。本真人还会给你一件防御性法宝。从唐人街到华夏的传送法阵,十年前就已经布置好。本真人为此事谋划上百年,你不必担心。”

    徐阳逸没有开口。

    听起来,一切完美无缺。但……他如果进入三甲,那可是要在一位金丹中期,两位传奇猎魔人,还有梵蒂冈圣教军众目睽睽之下抢夺梵蒂冈——这个天主教圣地的圣器。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头皮麻。

    “若是梵蒂冈追杀到华夏?”

    岳真人嗤笑一声:“道教祖庭。梵蒂冈能翻出狗屁的浪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