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给我一个解释
    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笔迷阁 Www.BiMiGe.Com】

    然后情势急转直下,呆傻的高中同学变成了冷峻的安全委员。

    冯佳霖来不及去想这三年时光发生过什么改变,她必须面对宋保军坐在办公桌后的事实。

    这简直是冯佳霖最难熬的时光,心中同时交织着悔恨、郁闷、烦躁、焦急、紧张、失落、痛苦种种情绪,像是千万只行军蚁同时噬咬她的心脏。

    只听宋保军问道:“喂,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冯佳霖只道他会像先前整治赵鸣一般耍弄自己,但又不敢不回答:“我叫冯佳霖。”

    “原来是你啊,老同学,我刚才没看清楚。”宋保军装模作样的说:“最近过得如何?怎么想来茶州新港项目部工作的?”

    冯佳霖见他似乎没有追究的意思,悬着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微微一掠额前头发,带着谄媚的笑容说:“宋委员,我是专程来学习的,打算为茶州新港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这说话可就比赵鸣得体多了。

    宋保军道:“我需要一个秘书来替我分担一部分工作,你认为自己能够胜任么?”

    冯佳霖心想这算是正式面试了吗?赶紧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说:“宋委员,我是中海大学商学院文秘专业的学生,学过四门外语,其中英语六级、德语四级。我有公文写作基础,会熟悉的操作计算机系统,了解并学习过商业法律知识……”

    她一边说宋保军一边点头,道:“这么说你学的还是不错的?”

    冯佳霖赶紧向安全委员展现最完美的微笑,说:“我觉得还有很多不足之处……”

    宋保军打断她的话,道:“会暖床么?”

    冯佳霖愣了愣,这话……竟然是严肃的面试当场问出来,其中的含义可大了去,一时之间她脑海里转过多个念头。

    是从此搭上安全委员的关系享尽荣华富贵,还是成为一个只为一日三餐劳碌奔波的普通白领?

    只见宋委员在办公桌前面无表情,冯佳霖不敢怠慢,道:“会!”

    “那你和赵鸣上过床了吗?”宋委员继续抛出一个充满羞辱性的问题。

    冯佳霖还道自己听错,犹豫半晌才咬咬牙说:“宋委员,我、我还是处……”

    宋保军冷笑道:“不会?我记得高中时期追求你的帅哥可是真多,就没玩过?”

    冯佳霖脸色涨得一片通红,艰难的说:“如果宋委员不嫌弃,可以亲自检查。”

    宋保军道:“好,那你脱。”

    冯佳霖有那么一瞬间想立即扭头就走,但强烈的理智阻止了这个念头。

    她手指颤抖着,慢慢解开上衣的纽扣,精美小巧的锁骨随之展露出来,里面是一件白色紧身衬衣,包裹着凸凹有致的躯体。

    带着难堪的表情看了宋保军一眼,只见对方还是那副扑克牌一般平板的面容,只得继续伸手不停,脱掉衬衣、解下短裙,穿着丝袜的长腿蹬掉高跟鞋,一伸一提,让短裙从脚下褪出,姿势轻灵曼妙,十分美观。

    宋保军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亲眼目睹一个美丽女性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呼吸不由有些急促。幸好猥琐人格随时随地发挥作用,掩饰了处男的窘态。

    只见冯佳霖身上只余文胸、丝袜和小裤,赤足踏在地板上,光洁的肩头像是嫩滑的豆腐,皮肤白皙细致,长腿穿着提到腹部的裤袜,盈盈的站在办公室中间空地。

    这个从前冰清玉洁的高中班花,此刻像待宰的羔羊瑟瑟发抖。

    宋保军手指轻轻敲打桌面。

    冯佳霖见他没有任何表示,不得不把手反到背后,解下文胸的扣子,一对洁白饱满的胸脯暴露于空气中,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总之难以形容。

    一对完美的半球形状傲然挺立,两点嫩红格外诱人。

    以这个羞耻的姿态呈现在从前老是被自己欺负的高中同学面前,冯佳霖三分无奈、三分茫然、三分屈辱,还有一分的娇羞,连同脖子也红成一片,整个身躯微微发颤。

    宋保军终于开口说道:“嗯,还行,可以给你打个九分。”冯佳霖心头刚刚冒出喜悦,宋保军又接着道:“如果满分是一百分的话。”

    冯佳霖只觉无比难受,低声道:“谢谢领导的夸奖。”伸手搭住裤袜继续往下脱,宋保军道:“好了,就这样,也没什么好看的。”

    冯佳霖愣了片刻,又想拾起地上的衣物重新穿回身上,宋保军道:“我让你穿了吗?”

    冯佳霖顿时停下动作,傻乎乎的看着宋保军不敢吭声,任凭胸前双球在空气中微微晃动。

    她还想说些什么,只见宋保军径自掏出手机玩了起来,再也不朝她多看一眼。

    冯佳霖只能强忍不适之意,呆在原地等待。

    宋保军头也不抬,兴致勃勃玩起手机,只把娇花一般的女秘书晾在眼前。冯佳霖甚至还能听到他手机传来游戏的声音,心里感觉自己好像傻瓜一样。

    等了十多分钟,宋保军一直专心玩手机,她心里的羞意越来越重,也越来越站不住脚,终于忍不住蹲下身子,双手抱住膝盖,护住胸前两点关键位置。

    宋保军抬头惊道:“哎,冯佳霖同学,你怎么蹲地上撒尿呢,边上有厕所的。”

    冯佳霖差点没哭了起来,说:“宋保军,如果羞辱我能让你感觉到快意,那就随便你。”

    宋保军放下手机正色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来正式谈谈,读高一的第二学期,你还记得我写过一篇作文,到底是谁撕了我的书?”

    冯佳霖一呆,显然没反应过来。

    宋保军慢条斯理的说:“我在那篇作文里把你写了进去,然后被人贴到教室的墙报。第二天我的所有书本、练习册都被人撕了,说,是谁干的?”到最后一句话时已是声色俱厉。

    “啊!”冯佳霖猛然想起,脸色立即白惨惨的一片,原来他千方百计羞辱自己,不是因为今天的一篮子破事,而是当年的遭遇。

    原来他什么都记得!

    那时候的宋委员,可不是一个惨字就能总结的。

    “是、是、是……”她蹲在地上,嘴唇哆嗦着,道:“是我叫蒋玮博做的。”

    “蒋玮博,哦,想起来了。”宋保军起身走到冯佳霖面前站定,倒背双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笑道:“为什么要撕我的书?我那时候穷,又不敢跟家里人说,为了重新买一套教科书,知道我饿了多少个月么?”

    那笑容显得十分平淡,但在冯佳霖眼中却格外阴森毛骨悚然。

    她只能软弱无助的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宋保军伸手搭住冯佳霖的下巴微微抬起,迫使她形成仰视的角度,笑道:“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

    冯佳霖与宋委员短暂对视,很快便支撑不住移开目光,说:“那时我太年幼无知,被你写在作文里然后其他女生笑话我,我、我……我脑子一热,就指使蒋玮博,想给你一个教训。”

    她突然抱住宋保军的腿,任凭自己胸前的双球在他腿上摩擦挤压,哽咽道:“求求你原谅我,我知道自己很傻……”

    如果这时有人闯进来会看到一个曲线诱人的漂亮女生光着上身抱住安全委员的大腿,那场面不知有多尴尬。

    宋保军说道:“好,你被录用了。”

    冯佳霖险些不敢相信,这就通过了?忍不住又问:“你该不会还是想整我?如果你还没出气,想怎么欺负我都行,只求求你让我得到这份工作。”

    “当然了,马上起来工作,我需要调阅一份文件。”

    冯佳霖松开他的双腿,起身抹眼泪,又想去捡地上的衣物,发现宋保军瞪了自己一眼,吓得马上把衣物扔掉。

    宋保军坐回办公椅,道:“以后你这样办公就行了,帮我联系丁秘书,找找看有没有一家叫做丽阁装饰公司的给项目部投了意向书。”

    “好。”冯佳霖慢慢恢复情绪,强忍羞意从地上的手包里掏出手机拨给丁秘书,强作欢颜,说:“丁主任,我是小冯,宋委员录用我了。”

    丁秘书笑道:“那好啊!恭喜了!”

    冯佳霖说:“宋委员让我问问您,有没有丽阁装饰公司的意向书。”

    没多久,丁秘书拿着一份文件进来,看见冯佳霖光着上身站在办公桌边上,不由脸红过耳,只当做没看见。把文件放在宋保军面前,说:“宋委员,这是您要的文件。”

    丁秘书业务能力很强,见宋保军没有说话,接着道:“丽阁装饰是市面比较有名气的一家室内装饰公司,业绩突出,质量过硬,而且近期还得到了一笔注资,不知您的意见如何?”

    宋保军很认真的看了一会,这份意向书做得非常详细具体,总共四十多页,分别列出了丽阁公司的各项优势,其中的优秀设计师,连制图员宋世贤也名列其中,放在名单的最后一排,让宋委员觉得十分亲切。

    “宋世贤:优秀制图设计师,具有十五年的制图经验,主要作品有桂兰华府、宁康花园、古茶别墅、红松酒店大厅等等。”(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08 08:05:01

    

    


上一章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