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新的烦恼(下)

  按部就班修炼,这个学期末,他肯定能让这五个学员突飞猛进,一鸣惊人。

  可半个月之战,就让人难办了。

  无论王颖、赵雅、郑阳、刘扬还是袁涛,身体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就算知道,也在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天道图书馆能看出缺点,却不会给出正确的解决方法。

  这几个学生的解决方法,还是自己研究了好多书籍得出的结论,效果只能算得上一般。

  这么短时间,问题都不能完全解决,又怎么可能让他们修为突飞猛进,实力暴增?

  当然,如果将天道神功传授过去,肯定能修为大进,但张悬也知道,这套功法,除了自己,不可能传授给其他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旦泄露出去,绝对会带来灭顶之灾。

  哪怕拥有图书馆这个作弊器,能看出命门,面对真正强者也是无用的。

  先不说真正强者有没有这种缺陷,就算有,速度、力量都跟不上,击中要害也无法给人带来伤害!

  “郑阳还简单一些,可以想办法给他找一套武技,半个月内修炼有成,足可以应付大局!”

  “王颖,我帮她破开双腿封闭的穴道,但受伤足足两年,体内根基损伤严重,无论经脉还是肌肉都需要长时间的温养,普通方法想要半个月彻底恢复,甚至更上一层楼,绝无可能!除非……用特殊的药液滋养!”

  “刘扬,则需要一些通畅经脉的丹药,化开这些年的经脉堵塞!”

  “赵雅、袁涛,还和之前一样,想办法激活体质就可以了!”

  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是极难。

  不说其他,就说看起来最容易的郑阳,他修炼枪法多年,改练其他武技,如果不能融会贯通,反而会成为败笔,实力不增反减!

  武技,威力大的修炼慢,威力小的又没用,半个月融会贯通……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武技的事先别忙,王颖所需的药液,炼丹师公会应该会有,也就是说,赵雅他们四人的问题,全能在公会解决!”

  张悬眼中带着果决:“看来今天的辩丹势在必行,而且必须通过!”

  其实,即将被驱除的危险度过,本来可以放松清闲,慢慢教导,但陆寻既然跑过来打脸,做为穿越众,又带着金手指,真让一个土著打了,还用不用活?

  少说那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屁话,报仇不隔夜,既然对方这位明星教师想送脸过来,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而且,现在的局面,看起来自己搞定了教务处,教师资格短时间内不可能被开除了,实际上还是有不少人在等着看笑话,毕竟,以老师的身份打了领导的脸,让学院陷入了不会用人的丑闻,任何地方都不允许这种随时可以爆炸的家伙存在!

  一旦新生大比输了,各种压力肯定接踵而来,更将举步维艰。

  所以,必须赢,哪怕付出再多代价。

  至于为何不一走了之,天大地大任我逍遥……身为教师,一旦在别人挑战时离开,和畏罪潜逃没啥区别,将会在整个教师公会留下污点,到时候别说名师,恐怕连高级教师都评不上。

  最最关键的是,这五个学生,已经彻底对他信任,把他当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人,做为老师也不能让他们失望啊!

  “好了,现在开始讲课!”

  心中有了定论,不再着急,开始正常授课。

  他的讲解,是搜集了整个教室藏书阁所有书籍得到的正确结论,虽然没有什么趣味,却深奥异常,给人茅塞顿开之感。

  不光五个学生受益匪浅,就连一侧旁听的王涛、王岩、赵岩峰等人,也一个个激动的脸色涨红,吃了人参果一般。

  此刻,他们同时明白,就算做个旁听生,无法得到张老师亲自指导,也绝对赚大了!

  只要认真听下去,修为肯定能够快速进步。

  张老师是在讲解一种新的修炼体系,一种新的价值观,足可以颠覆整个修炼界的价值观。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都回去好好修炼,我明天检查修为!”

  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正午,张悬摆了摆手。

  “是!”

  赵雅等人起身告辞。

  “辩丹快开始,也该过去了!”

  知道时间不等人,既然申请辩丹,当然不会放弃,张悬走出课堂,再次向炼丹师公会走来。

  一进入公会,文雪就迎了上来。

  昨天眼中带着轻蔑,今天则是敬畏。

  眼前这位就算年纪比她小,却已经是实打实的炼丹学徒,是她不敢得罪的。

  “欧阳丹师让我在这里等候,他说十位炼丹师已经找齐,随时可以开始,当然,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也可以做主,取消这次辩丹!”

  文雪看过来。

  “不用取消!”

  张悬摇头。

  为考核一个炼丹师他没必要耗费太多时间,既然今天能开始,就没必要往后退。

  “这边请!”

  似乎猜出了他的决定,文雪摇摇头,前面带路。

  依旧是之前考核的地方,不过更加深入,很快二人来到一个宽阔的大厅。

  足有数百平米,十张椅子摆成一个圆圈,正后方是个巨大的丹炉,炉火熊熊燃烧,给人炙热之感。

  辩丹,想要知道正确与否,需要当场检验,丹炉正是这个作用。

  “张悬,你来了,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你放心,凭借你的天赋,跟我学习,我可以让你半年之内,就能炼制出丹药,考核炼丹师成功!”

  房门“吱呀!”,欧阳成走了进来,言语中带着劝慰。

  他依旧不看好这个年轻人能够通过辩丹。

  “半年时间太长了!”张悬摇头。

  开玩笑,要是有半年时间,也不这么麻烦,跑到炼丹师公会找书。

  “好吧!”

  见他坚持知道没办法劝阻,欧阳成忍不住摇头。

  在他看来张悬就是年轻气盛,一旦栽了跟斗,肯定就知道辩丹的难度了。

  “诸位,都进来吧!”

  一声呼喊,人影鱼贯而入,不多不少,刚好十位,有中年人,也有老者,年纪最小的恐怕都要四十多了。

  之前的那个杜满炼丹师也赫然在列。

  这些人胸前都身穿炼丹师特制的长袍,胸前挂着一枚特殊的徽章,上面一颗星星分外耀眼。

  一星炼丹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