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辩丹开始

  按照正常流程,想要考核一星,需要有二星炼丹师坐镇。

  张悬考的不是炼丹,而是辩丹,十位同级别的即可,不过,考核全程需要用记录玉晶记录下来,以待总部随时检查,甚至一些炼丹学徒,都有资格查看,一旦发现故意放水作弊,参与考核的所有炼丹师都将被开除资质。

  正因为如此,辩丹没人敢放水,再大的势力,再强的关系,都不行。

  “欧阳会长,你说有人辩丹?不会是这个黄口小儿吧!”

  众人坐定,看了张悬一眼,全都一脸古怪,一个炼丹师当先开口道。

  能来辩丹,不是名师就是对丹药了解极深的饱学之士,众人接到消息,都以为会是个老头,做梦都没想到,只是个连二十岁都没到的青年。

  欧阳会长你确定不是开玩笑,耍我们玩的?

  炼丹和白酒一样,越陈越香,年龄虽然不代表什么,但多年研究,肯定比刚刚学习要好的多。

  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家伙,要考核辩丹……

  这种年纪就算从娘胎里学习,又能学到多少知识?

  “张悬虽然年轻,却对药物有着极深的了解,学徒试卷考核甚至得了满分!”见众人质疑,欧阳成解释。

  “满分?”

  “这也不算什么吧!”

  “学徒试卷只是考核药物的药性,药材的种类、特征,能回答满分,只能说明他基础扎实,单凭这点,就要进行辩丹把我们招过来,是不是有些太武断了?”

  “炼丹不光是搞懂药材药性、种类这么简单,还需要对丹道的理解和感悟,如果单凭知道一些基础就想成为炼丹师,是不是有些太异想天开了?”

  众人撇嘴,满是不屑。

  试卷,是成为学徒进行的考试,正式炼丹师,常年和药物打交道,基本都能考满分,算不了什么。

  “呃……”

  见自己还没开口,就被这么多人鄙视,张悬有些无奈。

  炼丹师要真是越老越好,你杂不从地里挖几个看看?

  还炼丹,不给你炼灰就不错了。

  “咳咳!”咳嗽一声,打断众人的议论,张悬开口:“欧阳会长将诸位找来,不是来讨论年龄的,我虽然年轻,却不代表在炼丹上赶不上各位!”

  “赶上我们?连炼丹师都不是,就自傲的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了?”

  “年轻人应该谦虚一点,对丹药了解不多,就敢辩丹,胆子可真够大的!”

  “嚣张的家伙,过一会辩丹开始,希望你的嘴巴也能和现在一样,侃侃而谈!”

  ……

  不说话还好,一开口再次成了众矢之的。

  众人一个个眉毛扬起,恨不得将他口诛舌伐。

  辩丹,实际上相当于一个人挑战十位炼丹师。

  被欧阳成找来的这些炼丹师,每个在天玄王国都有很大名气,很高地位,如果输给一位名师、一位老者,倒也罢了,一个黄口小儿,不足二十的家伙,真要赢了,他们的脸往哪里搁?

  所以,众人一来到,就没打算给他好脸色看,来个下马威。

  也就是信心上的摧毁。

  前世做为单身狗,天天被人各种秀恩爱的虐,不也坚强的活下来了?

  这种级别的摧毁,已经对张悬起不到任何作用。

  “好了!”见众人越吵越烈,还没开始辩丹,火药味已经出来了,欧阳成一头黑线,连忙打断众人:“说其他的都没用,一切都要以实力说话,有实力,不管年轻不年轻,既然召集大家过来辩丹,那就别说没用的,直接开始吧!”

  “现在我先说说辩丹的规矩!”

  生怕众人继续说出更难听的话,欧阳成双手一挥,开始解释:“辩丹,并不是辩论,而是由十位炼丹师提问,参加辩丹的人回答,只要有一个问题回答不了或者回答错误,就代表失败!提出的问题,双方都不确定答案,可以当场进行实践,也就是炼丹,谁的理论炼出的丹药品质高,谁就获胜。”

  “当然,炼丹师提问的问题,只能在一品炼丹师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不得逾越;也不得故意提一些无人知晓的秘辛之类。”

  说到这欧阳成环顾一周:“诸位还有什么疑问吗?”

  规则很简单,解释起来也很容易。

  “没有!”

  众人同时点头。

  做为炼丹师,就算没听过辩丹,被邀请过来前,也肯定提前做了功课,知道的很清楚。

  就算可以提问,也是有限度的,不然,你直接问三品丹药怎么炼制、问一些高深的炼丹手法,一个炼丹学徒打死也无法回答啊。

  “既然没有疑问,那就……”欧阳成大手一挥,正想宣布开始,就见张悬站了起来,双眉扬起,一脸正气:“先别忙!”

  “怎么了?现在害怕?恐怕已经晚了吧!”

  “就算你想反悔,也来不及了,要么开始辩丹,要么直接认输!”

  众人见他喊停,还以为想要放弃,全都冷笑着看过来。

  “反悔?就你们这种水平也想让我反悔?”张悬撇了撇嘴,直接开启了拉仇恨光芒。

  “你说什么?”

  果然,此话一出,诸多炼丹师顿时炸锅,一个个怒目而视,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

  一个老者放声大喝!

  “不好意思,我不是说你水平不行,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不行!”

  张悬双手背在身后,带着一股傲慢之态。

  怎么?

  跟我比斗嘴,信不信一句话噎死你们?

  “你……”

  “狂妄!”

  “无知小儿!”

  果然,众人瞬间爆炸,一个个打了鸡血一样,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

  见气氛烘托起来,自己成了众矢之的,张悬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微微一笑,看向中间:“欧阳会长,他们觉得我年轻,有些瞧不起,说实话,我也瞧不起他们。这样吧,只辩论多没意思,不如加大难度。”

  “加大难度?”

  欧阳成眉头一皱。

  辩丹就很难了,还要加大难度?怎么加?

  其他人也满是疑惑。

  小子,你难道觉得死的还不够惨,还想再找更厉害的刺激?

  “很简单,辩丹只是理论,说得再多也都是空话!”

  不理会众人怪异的眼神,张悬大手一摆,带着天下舍我其谁的模样:“不如这样,在场的任何一个炼丹师,只要敢在我面前炼丹,无论他使用什么手法,我都能指出手法的名称、炼丹中的错误,只要在场的任何一人觉得提出的错误不对,我可以立刻认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