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静心丹

  “不错!”

  “孟岩的手法已达到炉火纯青!”

  “是啊,这种手法要是能看出缺点,我把头扭下来!”

  ……

  张悬观察,其他炼丹师也目光集中在炼丹的孟岩身上,一边看一边点头。

  对方的手法,他们都能看出来,也使用过,不算太生僻。

  正因为如此,缺点也更少,就算是他们,也丝毫没看出对方有哪点做得不对,一切都严格按照规则去做,行云流水,没出现一丝一毫的失误。

  “欧阳会长,他……能看出手法和缺点吗?”

  文雪将张悬带过来,并未离开,此刻站在欧阳成身后,忍不住问道。

  她连学徒都不是,看不懂炼丹的诸多诀窍,只希望眼前这位会长能看出什么。

  “缺点?”欧阳成摇头:“说实话,孟岩的这套手法,用来炼丹已经超过三百年了,无数人都使用过,就算有错误,也早被更正,反正以我的水平,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都看不出来?”

  文雪捂住嘴巴。

  欧阳成是天玄王国炼丹师公会水平最高的炼丹师,早已达到了一星中期,他都看不出来,这位刚刚成为学徒的张悬,怎么能看出来?

  呼!

  不知过了多久,丹火减弱,大手一抓,炉鼎打开,瞬间一股药香铺面而出。

  丹成!

  孟岩轻轻一捏,从炼丹炉中取出三枚丹药,龙眼大小,每一个都饱满圆润,带着特有的光泽。

  “好,好,不愧是孟岩丹师,不但成丹,还达到了饱满级别,厉害,厉害!”

  看到他掌心的丹药,众人不禁感慨。

  丹药根据练成后的药效,外观不同,分为四个级别,分别是成丹、饱满、完美、丹纹。

  一般一星初期炼丹师,炼制一品丹药,能够成丹就很不错了,达到饱满圆润的境界,已算是超常发挥了。

  “哼,小子,我丹药已经练完,你说吧,我刚才用的手法是什么,又有什么缺陷!”

  孟岩回到椅子上,冷冷看向张悬。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也将目光集中过来,想要看看这个猖狂的小子,到底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本以为这家伙会直接开口,却见他眼睛斜看四十五度,整个人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缓缓摇了摇头,一声叹息:“哎!”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见这小子居然还在装逼,孟岩气的拳头捏紧,一拳砸面前的桌子。

  嘭!

  他力量巨大,又带着暴怒,桌子立刻出现了裂痕,随时都会破开。

  “既然你不觉得丢人,那我就开始说了!”

  见火候到了,张悬低头平视过来:“如果我没看错,你炼制的是武者常用的【静心丹】吧!”

  “不错!”

  孟岩点头。

  是什么丹药,只要是炼丹师,很容易看出来,算不上什么本事。

  “手法是【静水十式】!”张悬接着道。

  “这……不错!是静水十式,这套手法炼制静心丹最好,你能看出来,也不算什么!”

  没想到对方一口说出来,孟岩微微吃惊,却并不在意。

  静水十式,是炼制静心丹的一种特殊手法,据说是一位炼丹师在山涧观看潭水的时候,创出来的,整套手法细腻恬静,没有太多剧烈波动,宛如安静的溪水,缓缓流淌,用来炼制静心丹,相得益彰,很容易成丹。

  能看出炼制的是静心丹,猜出手法是静水十式,并不稀奇。

  “是不算什么,但可惜,这套静水十式,被你用的面目全非,已经失去了本来含义!”张悬手掌一挥,声音略带严厉。

  “面目全非?放屁,如果是面目全非,我怎么能炼制出静心丹,而且还是饱满级别的?”

  孟岩哼道。

  “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说给你听!”张悬两步来到跟前,手指一捏,将丹药捏在手心,环顾一周:“谁能告诉我,这枚丹药有何功效?”

  “静心丹,是一品丹药,能帮助修炼者安静心神,不胡思乱想,这种级别的丹药,对武者八重宗师境以前的强者都有效果,是公会销量最好的丹药之一!”

  一侧的文雪道。

  她是公会服务员,出售各种各样的丹药,对这种静心丹,了解很多。

  “说的不错,这种丹药能帮助修炼者安静心神!”张悬满意的点点头:“可惜,孟岩丹师炼制的这枚,却没有这种效果!非但如此,给人吃了,弄不好还会走火入魔!”

  “你胡说……”

  孟岩脸色一沉。

  对方这是公然质疑他的丹药,相当于当面打脸了。

  “你不用着急解释,听我把话说完!”不理会对方的咆哮,张悬轻轻一笑,接着开口:“如果这枚丹药是孟岩丹师昨天炼制的,我肯定不会说这句话,可惜,时间不是昨天,而是今天,这枚丹药,注定是废品!”

  “昨天?今天?”

  “这有什么区别?”

  “小子,有话说清楚点,不要故弄玄虚!”

  ……

  听到张悬的话,众人全都不知所云,忍不住喊了出来。

  “我就解释给你们听!炼制丹药,不光是手法和技巧,更多的是心神!把自己的心神融入丹药,才能让药效更高!静心丹,需要心神安静,心平气和,才能炼制的完美无瑕!想必众人刚才也看到了,孟岩丹师,脾气焦躁,随便一句话就能点燃,心中有火,又怎么可能炼制出能让人安神的静心丹?”

  张悬说着轻轻摸了一下孟岩前面的桌子。

  这个桌子刚才被对方一拳砸的出现了裂痕,此刻再也承受不住,当场碎裂。

  看到这一幕,众人同时一凛。

  的确如此,炼丹和心境有很大关系,如此暴躁的情况下炼制静心丹,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当然,脾气暴躁,还不至于把丹药炼废,最重要的是……孟岩丹师,胸中带着杀气,如果猜的不错,应该今天早上刚刚杀过人,而且气息中带着怨念,想必是遭到了信任者的背叛,这种怨念和杀气灌输到静心丹中,虽然只有一丝一毫,但对服用的修炼者来说,就很严重了,很容易走火入魔,带来致命伤害!”

  张悬道。

  “你……你……”

  孟岩身体一晃,像是见了鬼一样,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