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程江

  “难道……我真的要死了?”

  陈霄丹师嘴唇哆嗦,身体微微颤抖。

  之前张悬第一遍说这话,他以为对方在咒他,骂他,毫不在意,此刻亲眼看到试丹兽吃了自己炼制的丹药,当场死亡,心中已经完全震撼,甚至感到恐慌了。

  “这……”

  看到他的样子,众人全都一酸,想要安慰,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如果不是真的要死了,怎么可能炼制的丹药试丹兽一吃就死?很明显对方说的是真的!

  “该解释的我也解释了,下一个谁想挑战!”

  张悬环顾一周。

  “不……张悬小友,别忙!”陈霄丹师再也忍不住,急忙看过来。

  之前称呼小子,现在已经变成小友。

  “怎么了?陈霄丹师难道还不服气,想要再试验一次?”张悬看过来。

  “不是,我……是想让小友告知,我为何要死?如果能够据实已告,陈某粉身碎骨报答恩情!”陈霄丹师忍不住道。

  他身体没有丝毫问题,就算吃的少点,睡得不好,可也不至于影响生命啊!

  为何都快死了,做为当事者,却一点都不知情?

  “告诉你也无妨,你刚才炼丹的时候,手法、动作虽然没有丝毫错误,身体却略显僵硬,明显力不从心,有种心力衰竭之感,最重要的是,你皮肤开始发灰,和死人身上的尸斑有些相似!要是我没看错,你裸露在外的皮肤,是专门涂抹了一种药材,掩人耳目,让人看不出来,其实全身已经满是青斑!”

  张悬目光炯炯的看过来。

  瞳孔一缩,陈霄丹师如遭雷击,连连后退。

  和对方说的一样,他身上的确长了一些斑纹,本来还以为是一种难看的疾病,正打算找时间去原语大师哪里看看,毕竟不疼不痒,没怎么当回事,没想到居然是死人斑!

  “还求先生救我!”

  强忍住呼吸,陈霄丹师再无任何怀疑,忍不住抱拳。

  称呼从“小友”改成“先生”。

  无论是谁,无论活了多大年纪,都不想死,尤其是明知道马上就死的情况。

  都想能不能继续活下去!

  “你最近是不是得到了什么宝物?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从死人身上得到的,用之不详,如果还想多活一些时间,最好不要继续触碰!”张悬摆摆手,不再多说:“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吧!”

  “你……你……”

  听到他的话,陈霄丹师身体再次一僵。

  对方说的不错,他最近是得到了一个丹炉,比他之前使用的好的太多了,一直视若珍宝,每日抚摸,恨不得天天睡在一起。

  这东西,的确是从一个死人手中得到的,而且还是刚死不久。

  这人赠送自己丹炉,是想让自己帮他报仇,不过,仇家很厉害,当时只是随口答应,并没打算去做。

  事后此人死掉,也就不在理会,难不成……他说的就是这个丹炉?

  这件东西,得到的很隐秘,就连后辈子孙都不太清楚,他……怎么知道的?

  陈霄丹师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宛如看到了鬼魅。

  “好了,下一个是谁?”

  不再理会眼前这位老者,张悬看向剩下八人。

  其实陈霄得的不是病,而是一种诅咒。

  他答应了别人报仇,对方才将最珍贵的东西赠予,得到东西却反悔了,对方料到如此,将诅咒印在了丹炉上,只要靠近,就会被侵蚀,虽然没病没灾,却也活不了多久了!

  除非,他能真正下定决心帮对方报仇!

  当然,这些话,张悬并不会说出来。

  先不说这个陈霄丹师与他萍水之交,没有任何恩情,更重要的是,对方忘恩负义,答应承诺却又不遵守,让他十分瞧不起。

  张悬连续让两位炼丹师主动认输,哑口无言,剩下八人再傻也知道他是有真本事的人了,一时间全都哑然,竟没一个上前。

  “诸位如果不想继续,那就代表认输,我辩丹获胜!”

  张悬笑了笑。

  “静心丹,心静才能炼制,正常情况都需要调整三天,斋戒沐浴,孟岩、陈霄两位丹师,没有调整就仓促炼制,自然会受自身情绪影响,只要不炼制这种丹药,他应该也没办法!”

  “不错,只有静心丹才会受自身情绪、心境影响,其他丹药影响微乎其微,只要不炼制静心丹就行了!”

  人群中响起一阵嘀咕,紧接着一个话语响起。

  “我来!”

  一个炼丹师站起身来。

  是个和杜满差不多年纪的中年人,国字脸,目光带着沉稳和坚毅。

  “是程江丹师!”

  “程丹师是我们之中潜力最大的,成为炼丹师三年,就已经能够炼制十几种丹药,假以时日,超越欧阳会长也不无可能!”

  “他出手,我放心!”

  ……

  众人眼睛同时一亮。

  本来众人信誓旦旦,想要给这个叫张悬的小子下马威的,结果孟岩、陈霄两位丹师折戟,让他们的信心大为受挫,急需有人鼓舞士气。

  “张悬,你前面两次观察入微,连炼丹师的精、气、神都能看出来,在下佩服万分!”

  走出人群,程江丹师笑着点头。

  “程丹师过奖了!”张悬回应。

  “你连孟岩丹师身有杀气都能看出来,我如果继续炼制静心丹,肯定也无法逃过你的眼睛,所以,我冒昧有了个办法,想给你增加更大的难度,不知你敢不敢接!”

  程江丹师道。

  “愿闻其详!”

  听到对方又增加难度,张悬看过来。

  “我刚创了一套炼丹手法,前几日才取好名字,从未演示给别人看过,如果用这个发难,即便你博古通今,肯定难以回答!”程江丹师笑了笑:“所以,我想了一下,不让你回答名字,只希望我炼丹过后,能从中看出借鉴了哪几种炼丹方法,能说出三个,我就甘愿拜服!”

  “创出了新的炼丹手法?厉害!”

  炼丹手法和武者的武技一样,能创出一套,绝对是天资绝顶之辈,以后注定青史留名。

  这种人只要不陨落,早晚都会名动一方。

  听到他的话,诸多丹师全都露出崇拜的目光,满是尊敬。

  “程丹师厉害,这个题目实在太难了!”

  “是啊,既然是创出的炼丹方法,肯定和原来完全不同了,从中看出,还要说出三个,难度比之前只指出缺点,大的太多了!”

  “这下这个张悬估计要认栽!”

  “是啊,这么难,别说一个学徒,就算达到三星级别的丹师过来,恐怕也无能为力!”

  崇拜过后,众人同时感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