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非典型战术
    ♂』    战斗最后一刻,云阳决定孤注一掷!

    火系!

    就在云阳和于劲风身形交错的一瞬间,云阳忽然手臂一扬,将一团烈火扔了出来!

    火系以及云阳掌握的其他元素系超能力,攻击速度都太慢了,击中高速型战士劲风是没有可能的,这一点云阳早就知道,所以他才迟迟没有发动反击。

    但云阳用火系并不是为了击中于劲风,而是出于一种独特的非典型战术思维,纵观这场战斗,云阳一直被于劲风追着打,速度被压制的感觉让云阳无比憋屈,所以临到结束的时候,云阳就算无法战胜于劲风,也要恶心恶心他!

    轰~

    瞬间爆发出的烈火,就像大功率闪光灯,强烈的光芒好悬没把于劲风的眼睛晃瞎掉!

    激战中,特别是高速激战中,就怕出意外。

    于劲风根本不知道云阳是多重超能力者,他正瞪着眼睛死命想抓住云阳呢,结果突如其来的火光令他眼前一片惨白,然后他就悲剧了,心里一慌,整个人失去控制,脚步变的凌乱,直接冲出擂台,一脑袋撞在四周的缓冲垫上,发出一声闷响。

    砰!

    现场雅雀无声,所有人都傻了!

    谁能想象,于劲风竟然在最后时刻,输掉了比赛!

    至于云阳,他也觉得挺不好意思,因为最后晃于劲风眼睛那招,实在有点坏。

    不得不说,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熟悉云阳的人都认为,云阳是个性格开朗,有着一脸阳光灿烂笑容的大男孩,他无微不至照顾家人,对朋友很讲义气,这都是他的优点。

    可要让云阳的敌人去评价,他们一定不觉得云阳性格阳光,相反,他们会觉得云阳很坏。

    当初云阳在流星杯一战成名,靠的就是够坏够狠。

    大名鼎鼎的钻石花家族年青一代花北,怎么被淘汰的?还不是被云阳用坏点子给坑死的。

    真正要打的话,云**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而云阳设计了一个空中飞人战术,利用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佯攻,趁花北不注意把他扔出赛场,利用赛会规则,硬生生把花北给淘汰了。

    反正你不让我好过,那咱们俩就谁都别想好过,云阳从战术意图上就没安什么好心,宁可拼着和花北一起被淘汰,也要给他一个大大的难看。

    至于他擅长的锤子战术,说穿了也是个欺负人的战术,仗着自己超能力多,身体素质好,和敌人一点点磨。

    乱七八糟十几种超能力不断朝敌人身上砸,直到把敌人砸死为止,这样干毫无大师风范,更像是街头流氓打架的招数。

    今天还是如此,眼看无法战胜于劲风,云阳一急,又憋了个坏点子出来,拿烈火晃人家眼睛。

    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云阳被逼急了,各种乱七八糟的鬼点子就会不由自主的爆发。

    “对不起于哥,你没事吧?”云阳觉得自己胜之不武,连忙跑过去把于劲风扶起来,向他道歉。

    云阳本以于劲风会和自己急,谁承想于劲风抹了抹眼睛,哈哈大笑起来,一把将云阳的手臂高高举起,大声喊道:“算你小子黑,居然用这招,今天你赢了!”

    乌拉拉~

    围观的超能力者蜂拥而至,仿佛是军队的一种习惯,在于劲风宣布云阳赢了之后,每个人都照云阳的肩膀捶一拳,口中说着祝贺的话。

    云阳有点不敢相信,这些军人竟然不打算和自己算账?

    啪啪啪~

    余长林面带微笑,一边鼓掌一边走到云阳身边说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比我上次见的时候厉害多了,不仅等级提升,武技也渐入佳境。”

    云阳连忙摆手道:“没,没那么回事,刚才我那招其实挺阴的,害于劲风大哥晃了眼睛,要不然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余长林摇了摇头,“你不懂,按照我们军队的规矩,比赛就是比赛,哪怕在比赛中被打断了胳膊,也绝不能和自己的兄弟结仇!”

    “是这样!”于劲风又把黑色烟斗从腰间掏出来说道:“我当时只想着赢你,防御心大大降低,如果不是你而是敌人的话,今天我可就不是脑袋撞了个包那样简单,恐怕连脑袋都保不住!”

    “今天被你黑了这一下,今后在和敌人战斗的时候,我就会多一个心眼,再有人对我用这招可就不好使了,从这点来说,我不仅不会怪你,还要感激你呢!”

    “大烟枪说的对!咱们军队在练习赛的时候,向来是怎么狠怎么来,怎么黑怎么来,毕竟被自己兄弟黑一下又不会死人,还能接受点教训,可万一要是被敌人黑了,那可就完了。”

    “在军队里是鼓励相互下黑手的,只要不伤到性命就行,毕竟这和平年代,想找个真正的敌人都不容易,提高警惕,磨炼武技,全靠兄弟们平时训练!”

    其他战士也纷纷插嘴,云阳发现,军队的气质的确和民间不太一样,他们更坦荡,战友之间的兄弟情义更浓,也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

    “真没想到,你小子年纪轻轻,居然是双系超能力者!把老烟枪坑的好苦啊!”

    余长林撇了一眼远处的金宵,故意大声说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云阳何止有双系超能力,他是当世罕见的六系超能力者!”

    “刚才那一战,云阳其实也留手了,如果他把自己的所有超能力全部用上的话,战斗力还能再翻一倍!”

    呃

    云阳真是无语,余长林今天明显不对劲,怎么又开始捧杀自己?

    军队这帮家伙极其好斗,余长林把自己故意说的那么厉害,只怕今后会不得安生,被这帮家伙不停挑战的。

    云阳哪里知道,余长林是一片热心,这些话都是说给金宵听的,希望金宵能够看中云阳的潜力。

    远处,严冬已经看得热血沸腾,刚才云阳一连串的表演实在精彩,不愧是被余长林鼎力推荐的天才。

    他小声问道:“师父,我看云阳还不错,您觉得呢?”

    金宵摇了摇头道:“坏点子倒是够多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有一个很厉害的师父,刚才他用的那套武技之强悍,当世罕见。”

    严冬微微一怔,他发现师父波澜不惊的脸上似乎有一丝笑容!

    严冬急忙趁热打铁道:“不错,云阳已经有一个很厉害的师父,但他的师父是一名炼药师。”

    “炼药师的徒弟?”金宵吃了一惊,皱眉道:“这么说云阳并没有经过任何打磨?怪不得,他虽然武技和天赋惊人,身上却明显缺了一件对于战士最重要的东西。”

    严冬道:“云阳还没有经过磨练,就已经有如此水准,这是多么难得的天才!”

    “天赋,武技,云阳全都已经具备了,就差您在背后推他一把!如果师父您肯出马的话,云阳今后的成就绝对无可限量!”

    金宵遥遥看了一眼云阳,这的确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成为顶级超能力者有三大关键元素,云阳已经有了罗兰共和国的基因技术,奥萨帝国的武技,所缺的,就是最后一个关键元素而已。

    而这个关键元素,刚好是金宵最擅长的!

    闭目思考了片刻,金宵忽然轻叹一口气,淡淡说道:“再让他打一场。”

    “和谁?”

    “钢镚。”

    严冬听了这话,脸色当即大变。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