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手法

  从已经创出的炼丹手法中,看出借鉴,这就好像从一锅水中看出属于哪几处井水混合的一样,属于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

  除非亲眼见证他一步步创出手法,否则,绝无可能找出三样,程江的这个难度,比之前单纯看出缺陷,要大了至少五倍以上!

  张悬眼睛一眯。

  不愧是炼丹师,并没想象的那么好对付。

  这家伙看起来满脸微笑,心怀坦荡,实际上却是最无耻的一个。

  答应……从炼丹手法中看出借鉴,几乎是不可能的!不答应,刚开始的难度是自己加的,对方凭什么不能加?真不答应,就算辩丹获胜,恐怕也会遭人诟病,没那么光明。

  “怎么?我也知道这个很难,你不答应也算正常,不过……不答应的话,我的问题可否算你失败?”程江笑盈盈道。

  “失败?”张悬摇摇头:“我刚好想见识一下程丹师的新手法,开始吧!”

  他这招对付别人的确有用,会让其手忙脚乱,但对付张悬,没有任何用处。

  从炼丹中找出缺陷,并不是张悬眼力超群,而是天道图书馆,只要图书馆在,管你什么手法,管你是刚创出还是没创出,都可以清晰显示内容,没有任何问题。

  “好!”见他答应,程江丹师目光一闪,嘴角轻轻扬起,取来药材,几步来到丹炉跟前。

  哗啦啦!

  药材翻飞,他的所有动作,行云流水,远远看去,透露出一种特殊的美感。

  “的确是新的手法,我从未见过!”

  “他这是在炼制【聚息丹】吧!”

  “嗯,聚息丹,对武者七重以下都有效果,尤其对聚息境有很大作用,在正式丹药中,不算贵重,却是武者用处最大的。一般正式炼丹师考核炼丹,通常都以这种丹药为基础,正因为如此,才能更好发挥手法的特性,看起来更加流畅,让人无法辨识!”

  “反正我看不出来借鉴了什么手法……”

  “我也看不出……”

  ……

  诸多炼丹师看了一会,同时摇头。

  “程丹师真够狠的!”

  一侧的欧阳成看了一眼,也忍不住摇头:“凭借他一星炼丹师的水平,炼制最基础的聚息丹,不光动作流畅,让人难以辨认,更重要的是,时间短,就算想分析,也分析不出来,这次张悬恐怕很难过关了……”

  程江丹师虽然能够炼制更高级别的一品丹药,却肯定很麻烦,不能游刃有余,这就好像杨过能够使用玄铁重剑,却无法抖出剑花,挥洒自如。

  换成最基础的聚息丹,效果就不同了,和杨过换上了普通长剑一样,轻松至极,别说一个剑花,十个都不在话下。

  这位程丹师脸上笑盈盈的,却是最狠的,炼制聚息丹,不但手法更快,炼制时间也会变得短了不少,正常一品丹药,需要半个小时,他这个,连十五分钟都不用就能成功!

  这么短时间,看出借鉴三样?

  怎么可能?

  很明显,张悬被坑了!

  “难道……他要失败?”

  听到欧阳成的论断,文雪粉拳轻轻捏紧。

  “应该很难通过了……”

  欧阳成叹息。

  “有意思!”

  本来对这位程江没有任何恶意,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卑鄙,用出这招,张悬眼神变冷。

  做为一个有文化、有知识、有梦想、有见识的新一代穿越者,他又怎么可能任由欺负而不还手。

  呼!

  聚息丹炼制成功,足有七八枚之多,从丹炉中滚了出来。

  “我炼制完了,张悬,请吧!”

  程江丹师看过来,轻轻一笑,满是自信。

  他的手法的确借鉴了不止三种炼丹方法,但刚才他炼制的速度快,动作流畅,对方想要看出,几乎门都没有!

  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对方说对,也可以否认啊!

  炼丹手法这么多,到底借鉴了哪几样,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的?

  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家伙,也想踩着我的肩膀走过去,辩丹获胜……做梦!

  “我如果说出你借鉴的三种手法,你会认输?”

  张悬眼中带着玩味的看过来。

  “当然,我是正式炼丹师,地位尊崇,身份高贵,还不至于跟你一个学徒赖账!”程江丹师一甩衣袖,语气中带着自傲。

  “那好,既然你这样说,就简单了!”

  张悬点点头,向前一步,沿着丹炉转了一圈,又低头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聚息丹。

  手指轻轻一捏,取出一枚,放在鼻尖,嗅了一口。

  “这枚聚息丹,颜色饱满,色泽光亮,如果按照丹药的标准来说,恐怕已经达到完美!”张悬赞叹了一句,话锋一转:“不过……”

  “受限于程丹师的炼丹手法,达到完美已然是极限,想要衍生丹纹,几乎不可能了!”

  “一个聚息丹而已,就算有丹纹又有何用?”

  程江丹师嗤笑。

  这种聚息丹只是最基础的丹药,帮武者提高汇聚灵气的速度,就算能炼制出丹纹,也是浪费啊!

  “也是!”

  张悬点点头,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轻轻一笑:“要回答手法啊,纠结这个的确没意思,好吧,既然你要求,那我就回答,先不说你刚才那套手法借鉴了哪几样,先说一下你一共会多少种,知道这个,就很可能找出端倪!”

  “三年前,程丹师以【万流化雨】的手法,炼制一品【回力丹】考核炼丹师成功,同年,学习了【北江汇流】手法,炼制成【安神丹】!”

  “第二年春天,给白明丹师贺寿,悄悄潜入书房,抄录了他的【千丝幻手】,并以此手法,炼制出一品【淬体丹】,从而名声大噪!”

  “冬天,与林墓丹师探讨技艺,偷学了他的【冰丝凝手】!”

  “前年夏天,花费五万金币买通金辰丹师的管家金路,成功复制了一份【金泉流云手】!”

  ……

  “去年三月,利用诓骗的手段蛊惑杜满手下的学徒朱花华,从他手中学会了杜丹师的独门手法【百缠手】……”

  ……

  “现在我来算算,万流化雨、北江汇流……这些手法加起来,一共十二样!”

  张悬如数家珍一般娓娓道来,说完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丹师:“程江丹师,我没说少或者说多吧!”

  “你……你……”

  程江脸色变得煞白,连连后退,像是见到了怪物一样,瞳孔不停收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