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重压之下
  “钢镚,下一场你上。”严冬走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这个消息。

  忽然间,现场安静了下来,战士们似乎有些不理解,为何要让钢镚和云阳打一场?

  余长林和严冬暗地里对了一下眼神,当即就明白了原因,他皱了皱眉对云阳说道:“按照第七舰队的规矩,你既然赢了第一场,下一场就要给你换一个更强的对手,还很少有人能在我们这里打满三场不败呢。”

  云阳微微点头,看向那个被指定和自己对战的战士,他是个矮个子,皮肤黝黑,满身腱子肉横着生长,像一根树墩那样结实。

  在修炼中心里,几乎所有人都会穿上能够起到保护作用的战斗服或者训练服,钢镚却只穿一条紧身短裤,赤着上身和双腿,脚下是一双半新复合纤维材料的战靴。

  钢镚很沉默,一直在角落里玩着手里一枚硬币,其他人欢呼兴奋的时候,钢镚也显得格格不入,把手里那枚硬币玩的飞快,眼神异常冰冷,云阳远远看他,冲他轻轻点头,钢镚也没有任何表示,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小心点。”于劲风皱眉道:“钢镚和我不一样,他是个真正的战士。”

  云阳不了解真正的战士是什么意思,但从现场的气氛可以明显感觉到,似乎他们都很替云阳担忧。

  而钢镚,还在玩着手里那枚早已被磨到光滑的硬币,小小一枚硬币在他手中飞快舞动着,熟练穿梭在手指间。

  “走,带你去休息一下。”

  余长林把云阳带进休息室,给他倒了一杯水,而云阳让米健把自己的外套拿过来,从外套内袋里拿出装在试管中的蓝色药剂,一口喝了下去。

  这是一瓶纯度百分之十的原能补充药剂,可以在原能消耗殆尽的时候迅速补充体能,恢复战斗状态,属于云阳随身常备的药物。

  余长林沉声道:“钢镚是舰队兄弟在荒野地区执行任务时候捡来的孤儿,同时具备人类和异族的血统。”

  “当他被捡回来的时候,手里紧紧攥着一枚年代很古老的硬币,那是他父母的遗物,所以大家就叫他钢镚,时间久了,钢镚就成了他的名字,至于他真正的名字,大家反而忘记了。”

  “或许是他幼年亲眼目睹父母被海盗杀死的缘故,钢镚性格很孤僻,不爱说话,除了修炼,战斗,吃饭,睡觉,他唯一的娱乐就是玩弄手里的钢镚。”

  “对他来说,活着就是为了战斗,哪怕和舰队兄弟的比赛,他也会全力以赴,曾经不止一个兄弟在和他比赛的时候被打伤,钢镚只要出手,一定全力以赴,根本不懂什么叫留有余地。”

  “甚至还有几次,战斗比较激烈的情况下,钢镚彻底失去控制,简直像一只野兽一样,一味疯狂进攻,不顾自己死活,也不顾对手的死活。”

  “下一场你要全力以赴,但同时也要多加小心,毕竟钢镚可不是于劲风那样的好脾气,他是第七舰队赫赫有名的疯子。”

  性格内向而疯狂,果然是个难缠的对手,云阳想了想,好奇问道:“那钢镚的超能力是什么?”

  “附神系,金刚!”

  附神系?

  云阳皱起眉来,这可不是容易对付的超能力,会让战士在战斗的时候全身金属化,皮肤,器官,肌肉,全部呈现出合金状态。

  在所有超能力中,附神系是绝对的高级超能力,战斗起来仿佛半神附体,而钢镚的金刚超能力会导致他全身如合金般坚固的同时,力量也得到加强。

  总的来说,就是你打不疼他,他却能严重伤害到你的意思,比起花北大名鼎鼎的钻石守护超能力,一点也不差。

  余长林说了很多鼓励云阳的话,大致意思就是和高级超能力者战斗的机会不可多得,对云阳积攒实战经验很有好处。

  道理云阳是明白的,可他总觉得余长林今天很不对劲,似乎有事情瞒着自己。

  休息结束,云阳走出休息室,站在重新站在擂台上。

  钢镚早已等待他多时,他依然没穿战斗服,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当他使用附神系金刚超能力的时候,身体会变成合金,比什么战斗服都来的更强。

  云阳冲钢镚点了点头,意思是自己已经准备好了,钢镚很机械的回应,面无表情。

  砰~

  钢镚身躯猛地向前一挺,从他体内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再看时候,他已经完成了变身,每一寸肌肤都变成了银色合金,连他的头发和眉毛,也变成了一根根刚刺,真的好像半神附体一般!

  钢镚将手里的硬币熟练抛起,然后用手接住,硬币就像是融入水中一样,进入他的身体,当钢镚开启自己的附神金刚体,整个人会变成金属,自然也就拥有金属的特性,可以是液态的,也可以坚硬无比。

  “你觉得云阳能顶多久?”

  “应该不会太久,对钢镚来说,一切战斗都是要豁出性命的,哪怕仅仅是练习赛。”

  “可云阳有六种超能力。”

  “没用的,云阳的六种超能力没有一种能破钢镚的防御。”

  “我倒不关心输赢的问题,更担心的是钢镚会失去控制,那样他会陷入疯狂的境地,如果钢镚失控,我们一定要第一时间把他按住。”

  “明白,这么多高手都在呢,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战士们在底下议论纷纷,他们都知道钢镚可怕,哪怕练习赛也要豁出性命去拼的钢镚,从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而他失控的时候,往往会带来巨大伤害,所以大伙都有点紧张。

  这时候,钢镚忽然闭上了眼睛。

  唰~

  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钢铁一样的眸子里爆发出浓浓的杀意!

  果然是疯狂的战士,钢镚对战斗的认真和执着无人能敌,他把任何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都当做杀死自己父母的仇人!

  从一开始,就拿命去拼!

  脚步如飞,步步飞烟!

  是为步飞烟!

  唰~

  云阳突然加速,身躯奇妙的半途中猛然逆转,避开了钢镚生猛的攻击。

  而钢镚一扑落空,迅速以一个精彩的翻身式调转攻击方向,继续冲击云阳,逼着云阳和自己正面交战。

  这种气势实在太恐怖了,从第一秒钟,钢镚就进入了全力以赴的疯魔状态,要和云阳拼死一战的状态!

  闪躲!

  闪躲!

  再闪躲!

  哪怕是刚才面对速度系高手于劲风,云阳也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威压,和于劲风战斗无论在激烈,依然属于友谊赛的范畴,而现在,是不死不休!

  云阳简直被压的喘不过气来,钢镚用自己搏命的疯狂气势,带给云阳前所未有的压力!一次次被逼到几乎绝境的程度!

  死亡之神,正在一步步向云阳靠近,而他的内心,悄然间升起一种微妙的变化。

  金宵苍老的脸上划过一抹难以名状的笑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师父效果的严冬,当即就吃了一惊,重重咽下一口吐沫。

  “看着吧,好戏就要开始了。”金宵眼睛突然变的明亮起来,用他沙哑的嗓音说道。mz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