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崩溃的白明丹师(上)

  “厉害!”

  “也就白明丹师才有这种实力,如此环境下都能炼制润穴丹成功!”

  “润穴丹很难炼制,白明丹师的手法更是复杂,我都没见过,倒要看看,这个张悬能说出什么缺点来!”

  “嘿嘿,等好戏看吧!”

  看到白明丹师炼制出润穴丹,诸多炼丹师全都笑了起来。

  丹药越高级,炼丹手法也就越复杂,润穴丹在一品丹药中都算得上不弱,炼制手法更是繁琐无比,就连他们这些人,都无法确认手法中的错误,一个学徒怎么可能看的出来?

  “好了,丹药炼成,你说说手法名称和缺点!”

  冷冷一笑,白明丹师平稳了一下呼吸,大手一摆。

  仗着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把柄和消息,就想辩丹成功,做梦吧!

  没有真才实学,正确指出炼丹的错误,想要让自己佩服,门都没有!

  “你确定让我说?”张悬再次神色古怪。

  “别在这里装神弄鬼,说不出来,就认输!”白明丹师冷哼。

  “那好吧!”

  张悬摇摇头,双手背在身后,缓步走在房间中间。

  “你用的炼丹手法叫【千峰手】,传说是一位叫冯宣的二星炼丹师创出来的,投放药材,按照特殊顺序,山峰一样,一层接连一层,一波连接一波,控制火焰也同样依照这个顺序,威力忽大忽小,这样炼丹,可以让药效充分融合,很容易成丹!但缺陷也非常明显,那就是想要让丹药的品级提升,十分困难!”

  “所以,你这三枚润穴丹尽管成功,也只是最低级的成丹,想成就饱满,几乎不可能。这种炼丹手法,只适合水平低的炼丹师批量生产。说实话,稍微好一点的炼丹师,都不会学习,因为等于桎梏了前进道路,无论练习多少次,都不可能将丹药品质提升一分一毫,学来何用?”

  “除非……自己觉得自身没什么潜力可挖掘了,这才自暴自弃!”张悬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看过来:“白明丹师,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哼!”

  听到对方这话,白明咬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身为白家掌舵者,又是一星炼丹师,地位尊崇,到了对方口中,居然成了……低水平的炼丹师……没有潜力挖了……

  不过,他没办法反驳。

  千峰手的缺点和对方说的一模一样,虽然炼制润穴丹容易,却再无法进步。

  “你也不要得意,说出这些没用,还要说出我刚才炼丹中的错误才算赢!”吐出一口气,白明强忍住怒火。

  “好吧!”

  张悬也不废话,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丹炉跟前:“那我就先从最基础的开始!”

  “只要是炼丹师,都知道想要炼制出好丹药,必须对火焰、丹炉有极强的掌控才行,刚才白明丹师,拿起药材就开始炼制,对这个炉鼎知道多少?炉火呢?”

  “你们不用反驳我说,这些丹炉的规制都差不多,不用计较太多。我可以清晰告诉你们,同样药材,同样的炉火,同样的丹炉,练出的丹药却不相同,就因为有这一点点的差别,甚至稍有不慎,就可能让炼制出来的丹药降低一个等级!”

  手指轻轻滑过丹炉,张悬继续道:“不相信,我现在就告诉你们。”

  “这个丹炉高七尺三寸,宽三尺两寸,为石井坊三抹匠人于七年三个月前炼制,一共炼过一百四十七次丹药,其中一品丹药八十八次,低于一品的丹丸五十九次!搬运过程中,承受过三次撞击,全鼎上下共十三处细痕,炼制普通丹药的时候,无伤大雅,不过,却会让药力散佚,元气溃散,从而导致成丹的时候,药力不足,等级降低!”

  “此鼎厚度一寸有余,热量想要完全渗透,需要一炷香零三十四个呼吸。左右两侧鼎壁厚度略有不同,相差了三根头发丝,别小看这点厚度,同样火焰的情况下,两侧的热量会有百分之五的差距,因此,左右位置放入药材,会让润穴丹中的蓬花草、独***药效完全不同!”

  “真的假的?”

  “一个炉鼎都有这么多说法?”

  ……

  听到中间的张悬侃侃而谈,下面的诸多炼丹师都嘴巴张开,快要疯了。

  他们虽然也知道丹炉不同,炼制出的丹药级别也不一样,可做梦都没想到,一个丹炉,有这么多说法。

  而且……

  这是炼丹师公会为了这次辩丹刚搬进来的炉鼎,他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甚至在哪里炼制,炉鼎厚度、大小,炼过多少次丹……都一清二楚?

  尼玛,这也太逆天了吧!

  一眼就看出这些,你……是怪物吗?

  “说完炉鼎,我再说说炉火!”

  不理会众人的惊讶,张悬一指炉鼎下面的火焰:“这是【天都煤】燃烧而出,最热的地方,可以将钢铁都融化成汁,配合上武者的真气,可以轻松控制火势大小,从而掌控温度高低。”

  “不过……火焰和药材并非直接接触,咱们炼制的药物,是在炉鼎内部成丹,外面的火焰透过鼎壁,还有多少留存在炉鼎内,才是我们必须掌握的。”

  “天都煤,是炼丹最好的煤炭,火焰温度高不说,穿透力也强,普通的煤,透过一寸左右的鼎壁,只留有百分之三十七的热量,而这种煤,能保留百分之四十六!只有知道这个规律,才能确认里面的药材,承受多高的温度,多久才能药效最好的融合,成就最高品质的丹药!”

  “当然,这些只是炼丹师最基本的东西,算不上缺点,我只是随口介绍一下!”

  张悬笑了一下,看向一侧:“不过,我还是想问问白明丹师,炼制丹药前,这些……你注意了吗?”

  白明丹师只觉得头皮发麻,差点没晕过去。

  注意,注意你妹啊!

  我就随便炼个丹,这些东西这么复杂,我……怎么知道?

  而且,就算想注意,也没办法啊,难不成先找尺子把炉鼎量一遍,然后再把炉火的温度一点点测试?

  真要这样,两三天下去了,还炼个毛线的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