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崩溃的白明丹师(下)【为盟主小呆瓜的日常加更2】

  心中郁闷,白明却也知道,无法回答。

  炼丹之前,检查炉鼎、炉火,这是最最基本的事,就算一个学徒都能倒背如流,自己一出手就炼丹,很明显就是一大错误。

  用张悬前世的话说,开车之前不系安全带,不看看轮胎、车身周围环境,直接挂挡,就算出现事故,也没理由辩驳。

  现在的白明就是这种状态,被一个学徒当众教训,明明下不了台,却反驳不了,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说过炉鼎、炉火,咱们看看融合药材!”

  知道对方没办法回答,张悬懒得继续追问,来到盛放药材的架子:“润穴丹,一共需要四十七种药物,这么多药物中,药性有的相合,有的相冲,不控制好之前的冲突,很容易让丹药报废!”

  “我先说说白明丹师的顺序!”

  “他第一个放入了通心草!通心草通心顺气,耐高温,药力需要大火淬炼方可提炼出来,第一个放入炉鼎,能更早的接触热量,激发药性,这是对的。不过……错就错在,他放入通心草,七个呼吸后,放入了第二样药材,掌裂花!”

  “他拿的那株通心草,如果我没看错,应该只有半年药龄,药力不算浑厚,基本都集中在叶子上,没有渗入经脉,这种药物,一遇到热火,药力就会散发出来,正常情况下,四个呼吸就应该放入掌裂花,而他却整整推迟到第七个,让药效白白损失了百分之十三,失败!”

  “掌裂花为五年份,药力较为浑厚,炼制时,应给贴着炉鼎左侧缓缓放下,下落过程大概一个半呼吸,这段时间,炙热的炉鼎就能让药效发挥出来,更好的与通心草融合。而白明丹师,直接将药材扔进去,让其失去了提前接触炉鼎的时机,药效没有彻底发挥,损失了百分之十四,失败!”

  “这两样药材,药性略微相冲,紧接着应该把中和的蓬花草放进去,他却放了狂暴属性的独yang根让两者的药性因为相冲,再次损失百分之十一,失败!”

  “独yang根带有阳属性,天生燥热,进入炙热的炉鼎后,立刻放入清凉草中和才是正道,白明丹师却放了知母草,知母草的药性和任何药物都相容,是中和所有药物的不二之选,可也正因为这样,彻底化解了独yang根的阳属性,导致润穴丹的效果大减,失败!”

  “……失败!”

  “……失败!”

  “……失败!”

  ……

  张悬越说越快,机关枪一般,每一句话都有理有据,有根可寻,每一个失败,都想巨锤砸在白明丹师的脸上,让他脸色越来越白,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

  炼丹,不是儿戏,同样的药材,年份不同,药效也不一样,其中牵扯各种搭配和炉鼎的融合等等,繁琐复杂,就一个润穴丹,想要细说,没有三天时间都说不完!

  正因为如此,炼丹师这个职业才能在上九流职业中都排名靠前。

  “他……说的都对!”

  “只看了一眼炼丹,能记住白明丹师四十七位药材的投放顺序,说的分毫不差?这是什么记忆力?”

  “记住顺序不算什么,关键是……一眼就看出了每一株药材的年份,如何搭配才能更好的发挥药效……还是不是人?”

  “听他这样一说,炼丹要结合的事情太多了,难怪我的丹药始终达不到完美甚至丹纹,原来如此……”

  ……

  听到张悬的话,所有人都哑然,一个个像是被当头砸了一棒,目瞪口呆。

  尼玛!

  这才叫炼丹!

  我们之前根本就是在浪费药材,侮辱炼丹师这个职业!

  可以预见,如果真用他这种方法炼丹,丹药必然会提升一个档次,完美、丹纹都不是梦想!

  这已经不是一品炼丹师能接触的理论,而是更高丹师才能掌握的东西了。

  众人惊讶,一侧的白明丹师,则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听对方这么一说,他全都是失败,哪里是在炼丹,简直是在炼屎!

  关键是……炼屎至少不浪费,而他练完丹药,等于把所有药材都浪费光了……

  噗!

  胸口越来越郁闷,一口鲜血喷出。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炼丹很有天赋,是个名副其实的高明炼丹师,听到对方的话,才知道这种水平连孩童都不如!

  之前还有很有信心,听对方连续说下去,自信心丧失,现在的他,恐怕连丹炉都不敢继续靠近了。

  身体颤抖,刚才还意气风发,要找张悬麻烦的白明丹师,脸色越来越难看,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

  片刻后,一咬牙。

  “是啊,我这种水平,还炼什么丹?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浪费药材!从今天开始,我白明,再不炼制一颗丹药,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一个誓言响起。

  “什么?”

  “再不炼丹?”

  “白明丹师……”

  ……

  听到他发下的誓言,众人全都一呆,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心中冒出兔死狐悲的感觉。

  堂堂炼丹师,发誓再不炼丹就等于彻底告别了丹药界,一辈子的辛苦努力,都付之流水了。

  而出现这种事的原因,竟然只是一个炼丹学徒,指出他炼丹的缺点!

  “他是不是太鲁莽了……”

  一个炼丹师忍不住道。

  “如果换做你被指责,首当其冲,会怎么样?”另外一个炼丹师忍不住道。

  “我……”第一个炼丹师停顿下来,说不出半句。

  对方说的不错,如果刚才不是白明丹师,而是他,炼制出丹药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法、举动一无是处,所有努力都狗屁不通,恐怕坚持了多年的信心也会瞬间崩塌!

  这种信心一旦失去,就算以后想炼丹也没办法了,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发誓不再炼丹!

  炼丹不是炒豆,不是儿戏,心境、手法、自信……缺一不可,自信心失去,还叫什么炼丹师?

  “单凭指出缺点就让一位老牌炼丹师丧失信心,再也不敢炼丹……”

  众人脑中同时冒出这个想法,再次看向张悬,心脏全都不停抽搐。

  难怪他一开始就表明态度,不想说炼丹上的缺陷,本来还以为是他看不出来,故意扬长补短,现在才知道……人家哪里是不知道,而是知道的太多了,怕说出来打击的你无地自容!

  大哥,我们就想问一下,到底你是炼丹学徒,还是我们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