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真正的辩丹(下)

  “显然,体质说法,不成立!”

  “因此,章建丹师也认真研究,最后将自己的结论留在了《淬丹论》中,这本书籍详尽写了他的观点,认为淬体丹的效果不同,并非体质,而是炼制丹药的时候,药力分散不均匀导致!哪怕同一炉,同样级别的药丸,也有药效不同的存在!”

  “这个理论延续了几年,直到十二年前,又被人质疑和推翻!质疑的不是炼丹师而是一位一星名师,他说,如果炼丹的时候,药力分散不均,那为何只有淬体丹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其他丹药没有?”

  “所以,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记录在《宁寒语录》中,这本书市面上销量很小,也只有公会的初等藏书库有一本,大家如果没看过,有空可以去看看,就在第十九排书架的最右面角落!”

  张悬笑了一声,继续道:“这位叫做宁寒的名师,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认为淬体丹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主药材或者炼制手法与其他不同而造成的!当然,他只是提出了理论,并没有实践!”

  “八年前,鸿轩王国的炼丹师赵乐,从这本书中得到了启发,专门做了试验,更换了足足十八种主药,和四十二种炼丹方法,最终得出了结论!他也将研究结果写了下来,并发了部著作,叫《淬体细说》,很巧,咱们公会的初等藏书库就有,在第二十七排的左上侧,和《杨真炼丹说》、《碧血丹的炼制方法》两本书在一起!你们不相信,可以找人取过来看看!”

  “我认为,这本书里的答案,是正确的,足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说到这,张悬停了下来,大手一摆,示意欧阳成派人去取书。

  “不用了……”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金辰丹师,听完这些脸色变得如同锅底,连连后退了两步,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怎么了?不把书籍取来,我怕我回答出来,金丹师不承认!”张悬道。

  “你的回答是正确的,这本书我看过,和你说的一模一样!”金辰丹师点头。

  “正确?”

  “一模一样?”

  “这不可能吧……金辰丹师随便提出的一个问题,他信口回答,还说出了这么多书籍,甚至记住了具体位置……这怎么可能?”

  “还是人吗?真的假的?”

  ……

  听他承认,房间再次炸锅。

  刚才众人自以为是的认为,张悬受限年龄,应该没看过多少书,亲耳听到这才知道,和他一比……他们才是真正没看过书!

  人家看完,不但能清晰记住其中内容和时间,更能说出书的名称,摆放在书库的位置……

  而他们……能记住里面的内容就不错了!

  看来人和人之间,真他妈是有差距的!

  “既然金丹师承认我回答正确,那请问第二个问题吧!”

  张悬笑了笑。

  比记忆?

  开玩笑,脑中拥有天道图书馆,精神一动,书籍就飞过来了,自己照着念就行,你记忆再好,难不成还能比我念的准确?

  “第二个问题炼制一品【增力丹】的时候,为何丹炉会出现裂痕,难以为继?”

  金辰丹师犹豫了片刻,这次纠结了足有十分钟,才开口。

  “厉害!”

  “这个问题好尖锐!”

  “是啊,炼制一品增力丹的时候,经常会出现炉鼎碎裂的情况,这个明面上是炼丹师的问题,实际上和炼器师也有关系!”

  “是啊,看他怎么回答!”

  ……

  听到金辰丹师的第二个问题,众人精神再次一震。

  炼丹师的丹炉由炼器师铸造,炼丹时碎裂,已经不完全属于炼丹范畴,有些过界了。

  当然要是仔细推敲,依旧属于炼丹这个行业,正因为这种模棱两可,不少炼丹师根本不会注意此类问题,更别说回答了。

  众人都听出了他的意思,张悬如何不知,嘴角扬起:“这个问题,吴晓丹师的《丹炉保养》、赵谦丹师的《炼丹注重事宜》、牛璇丹师的《杂事细说》、庞博丹师的《新炉鼎保养》……”

  没有丝毫停顿,一开口就说了十几本书籍的名称,最后才道:“……这些书籍中,都有记载,其实说白了也不是问题,你们使用的丹炉,是普通的九炼铁,这种铁虽然坚硬,却耐不住寒暑冲击,增力丹的主药材,是寒冰蛮兽的血液,带有至阴至寒之气,和热的炉鼎对碰,自然难以承受!”

  “如果想要解决,最好使用玄铁炉鼎!或者每炼制一炉增力丹,就更换一个炉鼎!”

  张悬笑盈盈的道。

  这个问题看似刁钻,实际上初等藏书库都有记载,只不过里面的藏书实在太多了,工会的所有学徒,都想着研究一些速成的炼丹方法,好考核正式炼丹师,又怎么会仔细研究,一些无用的书籍!

  再说,考核上了正式炼丹师,地位不同了,有了更多应酬和权利,看书的时间就更少了,许多知识,在藏书库就能找到,他们却从未找过,甚至都不知晓。

  因此,这些问题,其他丹师都回答不出来,对脑中复制了整个初等藏书库的张悬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不知这个回答,金辰丹师满意否?不满意,我还可以继续说……”

  “不用了,你的回答很正确!”

  金辰丹师头上冒出冷汗。

  他刚开始炼制增力丹的时候,遇到这个问题,到处找人询问,最后是在一本书籍上得到了答案,正是张悬刚才口中说的庞博丹师的《新炉鼎保养》。

  他本以为只有这一本书籍上记载了这件事,趁机好为难对方,没想到,眼前这家伙,一口气说了十几本。

  幸亏没鲁莽把书名说出来,否则,对方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自己肯定丢人现眼。

  尼玛,这家伙的脑子到底什么做的?

  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看到他的样子,欧阳成和杜满对望了一眼,同时苦笑,这才哪到哪,如果给你们知道,眼前这家伙,连那句话出自书籍里的那页,都能一清二楚,恐怕就不会自找刺激,非要进行这种辩丹了!

  说实话,人家说要炼丹指出缺陷,的确是增加了难度,跟人家比知识还想获胜……

  恐怕也只能做梦想想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