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个东西

  “既然第二个我也回答正确了,第三个问题是什么,一块说出来吧!”

  见对方承认,张悬懒得继续墨迹。

  “我认输!这已经是我能想出最难的两个问题,再问,也只会多增加笑料罢了!”

  金辰丹师摇了摇头。

  对方一口气说出这么多书名,彻底打击了他的信心,知道继续问下去,丢人的只是自己,还不如偃旗息鼓,至少还能留个脸面。

  “不问了?”

  张悬一愣,随即恍然。

  连能想到最难的,自己都轻易回答,问多了,只会更丢人!

  不得不说,这位金辰丹师,还是挺有决断的。

  “轮你了!”

  转头看向林墓。

  见他看来,林墓丹师一咬牙,道:“我这个问题,说实话,我自己都没有结论,如果你回答不出来,不算输!当然,如果能回答出来,剩下两个问题,也不用问了,因为我知道,问的再多,也没任何用处!”

  进行辩丹,提问者问出的问题,必须是自己知道答案的,否则,你自己都不懂,又如何判定对方是不是正确?

  林墓丹师直接说,这个问题他都回答不出来,按照道理,已经超出了辩丹的范畴,张悬可以选择拒绝回答。

  这样做,也不会判输。

  “说吧!”

  张悬随意道。

  拒绝?开玩笑,能少回答两个问题,当然要答应了。

  “我最近一直在研究【扩脉丹】,无论手法、材料、炉鼎,都准备充足,没有丝毫问题,可却不知始终无法成丹,希望你能告诉我到底错在哪里!”

  踟蹰片刻,林墓丹师缓缓道。

  “这是什么问题?”

  “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是啊,你自己无法成丹,应该自己找原因,这个时候提出来,让人怎么回答?”

  ……

  听到林墓的话,众人全都一愣,随即一个个脸色古怪。

  辩丹询问,要问出对方能够回答的,你跑过去问人家,我身上有几颗痣,昨天吃了几顿饭,和几个女人有过关系……神仙也回答不出来啊!

  现在这个林墓,就是这种意思,直接说你扩脉丹炼制不出来,让别人怎么回答?

  “咳咳,林墓丹师,问问题要有根有据,这个问题不合适,你还是换一个吧……”

  一侧的主持辩丹的欧阳成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

  “是我鲁莽了……”

  听到众人这样说,林墓也发现自己有些鲁莽,摇摇头,正想说话,就听对面的张悬开口:“也不算鲁莽,这样吧,你现在炼制扩脉丹给我看看,不炼丹,单凭复述,我也没办法!”

  “好!”

  没想到对方答应,林墓点点头,走向丹炉。

  实际上提出这个问题,也是临时起意的。

  最近他一直想要炼制扩脉丹,可惜始终无法成功,研究各类书籍,各种手法,用尽了所有办法都不行!刚才见张悬随口能说出众人炼丹的缺陷,这才忍不住开口。

  只要能找到缺点,他相信凭借炼丹术,肯定能够炼制成功。

  本来想着这个理由的确很无礼,对方会拒绝,没想到竟然答应了。

  熊熊!

  炉火燃烧,各种药材翻滚纷飞。

  林墓十指宛如拨动的琴弦,不停挥舞,远远看去,不像是在炼丹,而是在演奏无比动人的乐曲。

  只看了一眼,张悬就知道,眼前这位,在炼丹上沉浸多年,手法已然炉火纯青。

  如此手法,配合毫无错误的步骤顺序,结果却始终无法成丹,也的确让他迷茫,不知所措。

  “是没有丝毫错误!”

  “他这个手法,炼制增力丹都能成功,怎么可能扩脉丹失败?”

  “是啊,好奇怪……”

  林墓丹师开始炼丹,众人都将目光集中过来,越看越觉得疑惑。

  和他说的一样,无论药材、手法还是其他手段,都没有丝毫错误,按照正常情况,至少都是成丹,甚至饱满都有可能!

  无法成丹……不可能吧!

  可惜,事实就在眼前,很快炉火停息,鼎盖打开,一堆漆黑的药渣出现在众人面前。

  失败!

  “没道理啊!”

  一侧的欧阳成也眉头皱成疙瘩。

  他身为公会会长,又是实力最高的一星中品丹师,眼光也最高,看了半天,和众人的想法一样,肯定会成丹,结果却是这样,也满一脸古怪,百思不得其解。

  “哎!”

  看着丹炉中漆黑无比的药渣,林墓丹师叹息着摇摇头,抬头看向眼前的青年:“这就是我的问题,如果你能回答出来,我直接认输!回答不出来,我就换其他问题,不影响辩丹!”

  “回答不出来?”

  张悬笑了一声,来到炉鼎跟前,转了一圈,仔细看了看其中的药渣,抬头看向眼前的林墓丹师,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林丹师老当益壮,这点让我没想到!”

  “老当益壮?”

  林墓一愣。

  我炼丹炼不成功,你说我老当益壮干什么?

  和老当益壮有个毛线关系?

  其他炼丹师也都疑惑的看过来。

  换做之前,他们肯定开始质疑、谩骂了,不过之前见到了对方的博学和能力,知道这样说,必有深意。

  “是啊,我刚才走过来,闻到林丹师身上有女子身上才特有的香味,而且,气息清新纯正,生机勃勃,如果我没猜错,应该不到十八岁吧!”

  张悬道。

  “是,我刚纳了个小妾,今年还不到十八!”

  林墓丹师脸色一红。

  他都六、七十快入土了,却纳了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妾,虽然在这个世界不算什么,被当着这么多炼丹师的面说出来,还是不太好意思。

  “难道……我炼制不成扩脉丹和我娶了小妾有关?”

  很快,林墓疑惑的看过来。

  如果没有关系,按照这位张悬刚才的举动,应该不会多言。

  只是……娶妾和炼丹有什么干系?

  风马牛不相及啊!

  “不错……如果我没看错,你这个小妾……不是个东西!”

  张悬想了一下,淡淡道。

  “不是个东西?”

  林墓先是一愣,随即眉头皱起,略微有些生气,满脸不悦:“你怎么骂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