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争先恐后

  我让你回答问题,找出我炼制扩脉丹的缺陷,你却骂我小妾不是人,什么意思?

  饶是林墓涵养好,也有些不高兴。

  不光他脸沉下来,其他人也都是一脸古怪。

  这是怎么了?

  怎么说着说着就骂人了?

  “林丹师不用着急!”

  张悬似乎猜出了对方的反应,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看过来:“最近丹师是不是每日都辛苦耕耘,甚至白天都日耕不辍?”

  “呃……”

  听到对方这样问,林墓脸色一红,略显尴尬:“刚娶的小妾,可能……可能……是辛苦了些!”

  老夫少妻,而且还娶了个不足十八的美少女,林墓自然宠爱有嘉,恨不得天天赖在床上。

  “哈哈!”

  “林丹师,没想到你好这口!”

  “果然是老当益壮,老夫聊发少年狂啊!”

  “厉害,让我佩服!”

  ……

  其他炼丹师听到二人的对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娶妻纳妾,只要是男人,都会去干的事,纳了个不足十八的小妾,日日耕耘,昼夜不息……这位林丹师也算太有“兴趣”了。

  听到诸多老友的笑声,林墓丹师满是尴尬,看向张悬:“这……应该没什么不妥吧!”

  男女欢爱,巫山云雨,只是阴阳调和,再加上他修为达到了辟穴境,就算一天几次,也影响不大吧!

  不说他,普通人每天几次也算不上什么。

  “单纯这个的确没什么不妥,但……为了某些地方凶猛一些,林丹师是不是服用了一些不该服用的药物?”

  张悬道。

  “这……”

  林墓心中“咯噔!”一下。

  对方说的没错,虽然他实力不弱,但毕竟年纪在哪里摆着,生理机能都大不如前了,为了能更好的照顾这位小妾,最近一段时间,是服用了一些虎狼之药。

  “这些药物应该是你哪位小妾劝你吃的吧!”张悬继续道。

  “呃……是!”林墓点头。

  做为炼丹师,自然知道是药三分毒,轻易不想吃的,但架不住这位小妾的缠绵,只好服用,药物也由对方提供,服用后果然如狼似虎,威力无双,让他还兴奋了好久。

  “你炼丹的手法、顺序,各个方面都没错,却练不出扩脉丹!”

  张悬背着双手,沿着林墓丹师转了一圈,不在继续追究小妾的话题,而是继续说到了炼丹:“我看了一会,刚开始也没找到原因,正在疑惑,是不是丹炉或者哪里的问题,突然想到了一本书上的记载!”

  “这本书叫《成丹小析》是三品炼丹师沐阳前辈留下的,就在初等藏书库内,上面写了数百种无法成丹的缘由,其中有一条,原话是这样说的‘自身亏气,精不够圆,纵手法无缺,亦丹药难成’!意思很简单,是说自身精气亏损,很难圆满,这时候哪怕手法是对的,也很难成丹,这个所谓的成丹,就是扩脉丹!”

  “想到这些,我就来到你跟前,果然在身上嗅到了一些年轻女子特有的体香和胭脂味道,故而询问小妾的事!其实光娶了个小妾,日夜操劳,也不至于精气亏损,丹药难成,关键是……你亏了根本!”

  “亏了根本?”

  林墓一愣。

  “不错,人有根本,亏之不祥,只要是炼丹师,应该都听说过,你单纯日夜耕耘,凭借武者六重辟穴境实力,的确不算什么,调息半日就能完全恢复,可关键你不应该吃她给你的大补之药。这些药物,其实是一种刺激精神,让你产生迷幻的毒物,短时间服用,的确能让你龙精虎猛,战力无穷,可毒性也就随之流走全身,伤害根本!”

  “伴随时间推移,身体会越来越弱,直至死亡!而从外表看,和正常衰老没任何区别,就算再高明的炼丹师也看不出来!如果我没看错,你继续这样服用,半年后就会老上一圈,一年内必死无疑,神仙难救!”

  “扩脉丹,能够开阔修炼者的经脉,是一种大补的丹药,你根本亏损,精、气、神都无法集中,炼制这种丹药,自然难以为继,不成功是很正常的!”

  张悬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这种药物,连你一个炼丹师都能瞒过,肯定珍贵无比,如果说你这位小妾不知情……我都觉得难以自圆其说,所以,这才说她不是个东西,如有冒犯,还望见谅!”

  “这……这……”

  林墓身体一震,连续后退了几步。

  对方一番言论,合情合理,入木三分,似乎亲眼所见一般。

  服用小妾给的药物,的确战力越来越强,以前,一次过后就腰酸背疼,而现在连续三、五次都不在话下。

  本以为是自己越老越厉害,没想到,居然被人下了药!

  可恶!可恶!

  “这个贱人,亏我对他宠爱有嘉,竟然背地里想要害我……”

  拳头捏紧,林墓整个人眼睛发红。

  “好了,林丹师如果觉得我说的不对,应该有办法证明!这个问题,算是我回答完了!”

  张悬摆摆手。

  “你说的完全正确,林某受教了,这一场辩丹,我林某认输!”林墓丹师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认输。

  对方说的鞭辟入里,分析的头头是道,没有丝毫错误,不服不行。

  关键,他最近也发现身体逐渐衰退了,本以为是年龄的缘故,没想到是哪位小妾捣的鬼。

  张悬轻轻一笑,不在理会。

  这是对方的家事,他懒得掺和。

  随即,看向剩下的三位炼丹师:“就剩你们了,有什么问题一块问出来吧!”

  十位炼丹师,已经七位认输,只要这三个再认输,他就等于通过了辩丹,成为一位正式炼丹师。

  “张悬兄弟大才,这样,我刚好有个问题,需要询问!”

  一个炼丹师站起身来。

  “鹿兄别着急,按照年龄排也该轮我了,我刚好也想到一个问题!”又一个炼丹师站起来。

  “你们不要争抢,要问,也应为我先来吧,不管怎么说,我都比你们更早成为炼丹师……”

  最后一个老者也急忙起身。

  “呃?”

  看到刚才还畏之蛇蝎,自己连问好多遍,都不敢提问众人,此时争先恐红的要问问题,张悬满脸古怪。

  这是……一个个吃错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