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失去恐惧感的云阳
  “你们觉得呢?”金宵淡淡的语气反问道。

  余长林和严冬猛地一怔,同时摇头,“军神大人是军部最强的超能力者战士,我们这些凡人,怎么能猜透军神的实力?”

  金宵玩弄起手里的刻刀,说起军神逐月家族,他仿佛回到了自己在中央星区生活的年代,身为军神一族的老师,那段日子是是金宵生命中最辉煌的高光时刻。

  只可惜...

  金宵沉声道:“云阳通过十九层伏魔塔的速度,在当代军神费蓝.逐月和老一代军神迪克.逐月之间。”

  轰~

  余长林和严冬如遭雷击,当场就傻掉了!

  云阳的通关速度竟然在新老两代战神之间,那也就是说,他的速度比当代战神费蓝.逐月更快!仅仅落后于传说级的人物,老一代战神迪克.逐月!

  这真是太震撼了!

  云阳的潜在意志力,比当代军神还强!

  金宵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淡淡说道:“对了,迪克逐月虽然速度上领先云阳十五分钟,但当年他进入十九层伏魔塔的时候,年龄是二十一岁,而云阳现在才十七岁,所以公平来讲,云阳和迪克.逐月的潜在意志力,应该是不相上下的。”

  轰~

  余长林和严冬差点给云阳跪了,堪比老一代军神?云阳的潜在意志力还真是强大的令人吐血啊!

  当他们再看昏睡在和金地板上的云阳的时候,眼神里充满敬意,云阳在十九层伏魔塔里拼尽所有力量,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所以他才这样疲惫。

  金宵显得有些激动,老脸上的褶子渐渐舒展开了,目光精湛说道:“这些年来,我们军部被超能力联合会死死压制,连我们一直坚持的人工智能禁令,也被超能力联合会轻松化解,再加上联合会正在组建的舰队,看样子他们不仅要在超能力战士的数量和质量上压我们一头,连咱们军部最后的底牌,星际舰队,也要被他们比下去。”

  “这口气,老夫绝对咽不下。”

  余长林叹一口气道:“谁说不是呢,这些年我们边防舰队在外缘拼死保卫银河,结果却是我们日渐衰落,超能力联合会趁机做大了,有时候我真想撂了挑子,让那帮不可一世的家伙到边境来吃吃苦,看没有我们军部的情况下,谁等扛得住鬼族进攻!”

  严冬摇了摇头道:“没办法,当初我们早有承诺,军部负责银河外缘,联合会负责中央星区,当局负责协调以及外援和中央星区之间的广大星域。”

  “谁知道这些年下来,军部的兄弟越打越少,联合会却变的越来越强,我们长期驻扎边境,已经算好了,你看当局,他们和联合会共处中央星区,已经有渐渐被联合会吞并的趋势。”

  金宵仰起头来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争这口气!”

  “云阳的表现令我非常吃惊,他有天赋,有强大的炼药系师父,还懂那些奇怪却无比精妙的武技,如今他又证明,连意志力他也是超凡的。”

  “如果云阳能顺利走出十九层伏魔塔,敲响那口金钟的话,我看就让云阳代表我们第七舰队参加对抗赛吧,狠狠杀一杀联合会的威风!让银河系知道,我们军部依然是有实力的!”

  银河系四大杯赛全部由超能力联合会主办,军部作为银河系比较特殊的势力,也会派人参加。

  有史以来,军部和联合会就不怎么对付,所以在军人眼里,杯赛根本不是什么友好比赛,而是两大巨无霸级战斗组织之间的强强对话。

  在最开始的时期,军方还是有能力和超能力联合会掰手腕的。

  可是随着后来,银河系外缘出现鬼族,越来越多隶属于军方的顶级超能力者战死沙场,导致军方的实力严重受创,无论是超能力者的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无法和联合会相比较了。

  到了近代,更是出现联合会每逢大赛,就要吊打军方的惨况。

  每当想起军方年年受到的侮辱,余长林他们就气的浑身哆嗦。

  军方为什么不行了?还不是保卫银河,导致大批强者都死掉的原因?

  联合会的责任是守卫中央星区,相比银河外缘的战斗,中央星区的暗战虽然也会有死伤,却远比不上军方惨烈。

  每到杯赛,军方就头痛,因为拿不出像样的高手,军神为什么是军神?就是因为每逢有逐月家族的战士参加杯赛,一定是冠军!从没有例外!为军方大大争了一口气!

  可逐月家族再强,人数也总是有限的,每隔十几二十年,逐月家族就会诞生一代高手,可在这中间的时间,军方还是要被联合会吊打。

  最惨的一次,甚至没有军方的战士,打进百强!

  这是什么概念?银河系最好的一百名高手中,军方一个都没有!

  由此可见联合会已经在人才方面,把军方压制到了何种凄惨的地步。

  余长林微微摇头道:“你们说的我都懂,但别忘了,云阳并不是军人。”

  金宵道:“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们也不用着急,先让他专心冲击十九层伏魔塔,看看他这种超级状态,能不能持续下去吧。”

  ......

  自此以后,云阳的生活就变了一番模样,痛并快乐着,他每天依然努力工作学习,配比基因药剂,但相比过去,云阳又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冲击十九层妖塔。

  精神力量修炼是痛苦的,但修炼结束之后,云阳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气质的变化,相比过去,他正在变的更加阳刚,这或许就是传说中从一个大男孩到男人的转变吧。

  基因力量是小雨从遥远时空的罗兰共和国带来,武技步飞烟来自不朽天王创立的神秘之国奥萨,只有意志力,是真正属于云阳自己的东西,本来就存在于云阳骨子里,只不过被传奇精神幻师金宵,深度挖掘了出来而已。

  十九层伏魔塔制造了无尽的压力和恐惧,云阳必须顶住压力,克服恐惧,才能继续前行。

  由于不断的意志力修炼,云阳身上开始出现一个怪异的现象,他失去了恐惧感。

  第一次发现这种奇怪的现象,是因为于劲风和云阳开的一个玩笑。

  别看于劲风已经是个中年人,骨子里却像孩子一样调皮,挺大一个人,居然躲在角落里,弄了一张黑熊皮披在身上,趁云阳经过的时候跳出来,嗷嗷大叫。

  结果于劲风不仅没有成功吓到云阳,还很悲剧的被云阳一脚给踢飞了,至于于劲风想要的恐惧感,云阳完全没有感觉,反而觉得于劲风做这种事情挺无聊的。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第七舰队的超能力者中间传开了,战士们不信,每个人都会恐惧,别看这些超能力战士们在战场上很勇敢,但背后也有恐惧,只不过他们习惯不让自己的恐惧表现出来而已。

  于是,惊吓云阳成了第七舰队超能力者们业余生活的一部分,各种乱七八糟的招数纷纷登场,每隔两天,云阳会到基地里来找金宵,冲击十九层伏魔塔,战士们就踩着云阳的时间点,精心准备,把通道四周抹上血迹,弄些动物内脏仍在地上,又或者组队装扮成各种怪物,趁云阳不注意跳出来。

  全都没用,云阳仿佛已经丧失了恐惧感一样,对这些惊吓毫无感觉。

  云阳越是表现的淡定,战士们就越发不服气,拼命想把云阳惊吓的半死,更多和云阳并不熟的战士也参与进来,可结果是云阳没有受到惊吓,倒是有不少偶然进入惊吓陷阱的无辜路人,被这些恶作剧的家伙吓出心脏病。

  转眼便是三周之后,云阳冲击十九层伏魔塔进入最后阶段,当他推开门,走进那间底层仓库的时候,身上满是粘稠难闻的绿色汁液,无奈的摇了摇头。

  金宵皱了皱眉道:“那帮家伙还是不肯放弃?今天他们又出了什么招?”

  云阳耸了耸肩膀道:“他们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堆大虫子,趁我经过时候仍在我身上,您瞧,这虫子的的体液多难闻啊。”

  金宵不以为然道:“军队这个地方,在外人看来很严肃,其实等你真的了解之后就会发现,战士这个群体其实蛮简单的,平时生活也绝不像传说中那样无趣。”

  “我听说战士们拿你打了一个赌,谁能成功把你惊吓到,就可以拿走所有赌注,所以他们才这样乐此不疲的每天吓唬你,只可惜到目前为止,赌注越来越大,却没有人能成功把你惊吓到。”

  “千万别小看这些家伙的决心,只要你一天没有被吓到,这个赌局就一天不会结束。”

  云阳无语了,这帮家伙还真是执着,和军队的人接触越多,云阳就越喜欢这种简单轻松的氛围,对战士们来说,任务是任务,生活是生活,平时再严肃的家伙,一旦到了生活之中,就会变的有趣起来,外人往往只能看到军队严肃那一面,并不了解这帮家伙的生活有多么搞笑,简直就是一群怪物的集合体。

  云阳打起精神道:“我准备好了,咱们开始今天的修炼吧!”

  金宵却慢慢摇头,意味深长道:“不忙,今天还有一件比修炼更重要的事情,你跟我来。”mz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