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亏大了!

  也难怪张悬不高兴,他说珍贵药材,只是借口,有精纯真气疏通经脉,哪需要什么药物?

  可要是对方去买,怎么赚钱?

  正想着如何解释才能让对方乖乖拿钱,不再纠结这些,就见凌天宇一拍额头,笑着说道:“杨师,你看,我对药物也不太懂,就恐怕有劳你帮忙购买了!”

  说着取出一叠金票递了过来。

  倒不是他领悟了张悬的意思,而是在他看来,武者都会藏私,眼前这位名师,能够救治原语大师都无法救治的妻子,肯定用了独家秘方。

  自己真要去购买药材,这不等于要揭穿对方的秘方吗?

  这种情况能高兴才怪!

  所以立刻改变了话语。

  “嗯!”稍微一想,张悬也明白过来,并不解释,一招手让孙强接过金票。

  堂堂名师,亲手去接钱,岂不掉价?

  “好了,我现在给她治疗!”

  成功拿到金票,张悬也不废话,重新来到玉柔跟前,再次取出银针,对着几处经脉郁结处,刺了过去。

  同一时刻,真气灌入对方体内。

  滋滋滋!

  精纯真气一扫,之前的桎梏立刻消失。

  一直昏迷的玉柔,“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

  凌天宇和房间的众人全都吓了一跳。

  你不说治疗起来很难……需要八、九天,花费无数代价吗?

  这才几个呼吸功夫,人就醒了,而且,貌似就扎了几针……

  “尼玛,失手了……”

  显然也没想到对方醒的这么快,张悬差点吐血。

  一下就醒,还怎么细水长流的赚钱?

  天道图书馆只说缺点,并不说解决缺点后的效果,也不知道贯通哪几处能让人苏醒,本来他想着一天解决几处,九天全部解决完,正好时间拖了,钱也能赚到,做梦都没想到,只扎了几个地方,人就醒了。

  咳咳。

  这醒的太快了……让人感觉丝毫难度都没有,还怎么骗钱?

  张悬一阵郁闷。

  “杨师厉害!”

  震惊过后,凌天宇彻底拜服。

  虽然看起来是简单的几针,实际上却暗藏玄机,给人一种难以了解的深奥,不然,为何原语大师都做不到?而这位杨师,一下就解决了?

  很明显,这是能力!

  “呃?”

  以为对方会觉得钱花亏了,却见他更加崇拜,张悬这才松了口气,大手一挥,淡淡道:“第一天治疗,也只能让她苏醒,我今天会准备一些独门的药材,帮她恢复元气,弄好了,我会派人送过去。”

  “是!”

  凌天宇连忙点头。

  “嗯!”张悬不再说话。

  “那我们就不打扰杨师了……”

  说着他就示意属下重新抬起妻子,打算离开。

  “天宇……”

  两个属下还没来到跟前,担架上的女子就说出声来,身体一晃,缓缓站了起来。

  “你身体还弱,快躺下……”

  见她起身,凌天宇急忙走过来。

  “不用了,躺了半年觉得身体都木了,我想要起来走走……”

  玉柔在对方的搀扶下,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走路却已经不成问题。

  “就是这位杨师,出手救了你。”

  凌天宇连忙介绍。

  “杨师?名师?”

  玉柔瞳孔一缩,急忙拜倒:“玉柔多谢杨师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

  张悬暗自心伤,脸上却不以为意。

  看到他这副态度,凌天宇等人更加佩服。

  这才是名师!

  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却不自夸功劳,让人佩服。

  可笑刚才还误会他,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很快,解决了问题的凌天宇带着妻子离开了院落,孙强也识趣,急忙将手中的金票递了上来。

  张悬随便看了一下,暗自惊叹。

  十张十万面值的,加起来居然整整一百万。

  阳墨不知骗了多久才骗来这么多钱,名师只看一个病就这么多……想想真够恐怖的。

  不过……震惊过后,张悬依旧头疼。

  一百万看起来很多,实际上对他目前状况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

  本来,还想多拖几天,多弄些钱,结果……人家不光清醒,还站起来走了出去,再拼命拖着,也不太好啊。

  “凌大人妻子,可是疑难整个天玄城的病例,老爷一下不但让其清醒,还直接能够走路,简直太厉害了……”

  孙强兴奋的念叨,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不听这话还好,一听张悬更加郁闷。

  好不容易抓住一个亿万富豪,结果却因为不知道治疗后的效果,没狠狠宰一笔,想想也够悲伤的。

  “算了,弄多少算多少吧!”

  既然不能拖,那就赶快治好,张悬递给孙强一张金票,给了一个单子,让他去买了一些药材。

  虽然是正式炼丹师,但是是通过辩丹得来的,炼制丹药做不到,配置一些固本培元的药粉,还是很简单的。

  这些药粉就当高价“珍贵药材”吧!

  反正对方生怕自己生气,也不会找人检验。

  ……………………………………

  “老板来一壶茶水!”

  站在茶摊跟前,杜远找个个桌子坐下,随手扔出一枚金币。

  “来了!”

  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笑盈盈的端了一壶茶,拿到跟前。

  “老板,我问你件事……”

  见摊位正好斜对府邸,杜远忍不住开口。

  “客官想要问什么尽管说……”

  看到金币,老板顿时眼睛亮了。

  “我想问一下对面……”

  杜远指向对面的院落,正想继续说话,突然就看到对面的院落再次缓慢打开。

  “怎么?孙强又出来了?”

  还以为是孙强出来办事,紧接着就看到之前走进去的凌天宇扶着一个人影缓步走了出来。

  “这是……凌天宇的妻子?”

  杜远全身一震,差点没吓死。

  凌天宇妻子,他曾见过两面的,刚才病重的担架抬进去,这才多长时间?

  走着出来了?

  要不要这么夸张?

  我不会看错了吧……

  要不是早就知道凌天宇的妻子病重,他都以为对方是不是在做戏……

  尼玛,这可是原语大师都解决不了的病症,躺着进去不到十分钟……走着出来……

  杜远觉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上一章 下一章